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构图军师

草稿纸------- 一些乱七八糟的东东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2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拒绝货币手段,由政府用财政手段解决!

拒绝货币手段,由政府用财政手段解决。财政的实质是再分配,那么,把谁的一块切掉或变小呢?
欧洲中央银行决策者们说,遏制危机,他们无法更给力

作者Jana Randow 和 Gabi Thesing





11月10日(彭博)——欧洲中央银行决策者们说,对于遏制该地区的主权债务危机,他们无法再做更多。这意味着,他们不愿意大力增加债券的购买,以降低意大利的借贷成本。



管理委员会成员Klaas Knot (荷兰中央银行负责人),今日在海牙告诉立法者们:“不要再对我们期待更多,关键取决于政府。”另外三名决策者同样公开拒绝要求欧洲中央银行做出更多干预。另有两名官员匿名说,欧洲中央银行没有打算无限制购买债券。



在意大利,这一欧元区17个国家中的第三大经济体,债券收益率已经升至7%,这一水平导致希腊、葡萄牙和爱尔兰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援助。政治家门尚未找到解决肆虐2年之久的债务危机的办法,欧洲中央银行被要求进行干预,以便保证欧洲货币联盟的团结。



欧洲中央银行上周下调利率,向银行提供它们所需的借款,并宣布第二轮资产担保债券的购买。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这一400亿欧元(55亿美元)的项目已于昨天启动。



政府债券



此外,截至目前,欧洲中央银行已经从债务缠身的国家购买1830亿欧元的政府债券。据称,该等购买旨在确保其利率传导至金融市场。为防止该等购买助涨通胀,欧洲中央银行从银行系统抽掉同等数额的货币。



Knot说,只要欧洲中央银行能够继续从该系统转移相同数额的货币,它就可以继续购买债券。他说:“该组合越大,也就越困难。”他还补充道:“干预只能临时起到非常有限的作用。”



拉博银行经济学家Elwin de Groot预计,欧洲中央银行能够承受的政府债券购买有一个3000亿欧元的“自然限度”。



在意大利债券收益率飙升至欧元时代新高——超过7%之后,一些政治家和经济学家要求欧洲中央银行承诺尽量购买债券,以便稳定市场。



爱尔兰财政部长Michael Noonan说,随着债务危机的升级,欧洲中央银行这周必须准备好提供一个“防火墙”。



货币融资



德意志联邦银行行长Jens Weidmann说,旨在援助政府的债券购买属于货币融资,并被欧元创始条约所禁止。他引用德国一战后的极度通胀为例,作为不应再考虑这种措施的理由。



Praet在今天公布于“欧洲辩论”网站上的评论中说道:“这绝对无疑地超越了欧洲中央银行的权限。”



欧洲中央银行“并非最终借款人,我也不建议各欧洲政府要求欧洲中央银行作为最终借款人,” Stark昨晚在法兰克福说,“这意味着,欧洲中央银行将立即失去其独立性。”



债务危机正在将经济推向衰退。欧洲委员会今日大幅下调其对于明年欧元区增长的预测,从1.8降至0.5%。



欧洲中央银行在11月3日将其基准利率下调0.25%,降至1.25%,以刺激增长。一些经济学家预计下个月会采取进一步的措施。



Knot 说:“目前形势下利率下调的效果很有限。”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黄金广告位招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2 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债务与福利?抱团与单飞?收缩与扩大债务?

如此强调技术性手段,为什么不问有没有实体经济支撑并参与循环?有没有资源交换呢?
克鲁格曼:失败的传奇
ringohan于2011-11-11 20:10:28翻译
一些人认为欧洲债务危机标志着福利国家的终结,又有一些人认为这场危机说明必须采取财政紧缩政策,克鲁格曼认为这两者都是错误的。请看克鲁格曼最新《纽约时报》专栏文章。

Tags:欧洲 | 债务 | 危机   
Legends of the Fail
失败的传说
By PAUL KRUGMAN
保罗·克鲁格曼

This is the way the euro ends — not with a bang but with bunga bunga. Not long ago, European leaders were insisting that Greece could and should stay on the euro while paying its debts in full. Now, with Italy falling off a cliff, it’s hard to see how the euro can survive at all.
欧元是这样终结的,它不是一场大爆炸,而英语中bunga bunga的笑话,即比死亡更糟糕的结局。不久以前,欧洲领导人还坚持说希腊可以并且应该留在欧元之内,而且能够全额支付债务。现在,意大利正从悬崖上滑落,人们很难看到欧元如何能生存下去。
But what’s the meaning of the eurodebacle? As always happens when disaster strikes, there’s a rush by ideologues to claim that the disaster vindicates their views. So it’s time to start debunking.
然而,欧元灾难的意义何在?更往常一样,一发生灾难,理论家就纷纷登场,宣称灾难证明他们的观点是正确的。因此,现在到了该揭穿其真相的时候了。
First things first: The attempt to create a common European currency was one of those ideas that cut across the usual ideological lines. It was cheered on by American right-wingers, who saw it as the next best thing to a revived gold standard, and by Britain’s left, which saw it as a big step toward a social-democratic Europe. But it was opposed by British conservatives, who also saw it as a step toward a social-democratic Europe. And it was questioned by American liberals, who worried — rightly, I’d say (but then I would, wouldn’t I?) — about what would happen if countries couldn’t use monetary and fiscal policy to fight recessions.
首先,创建欧洲共同货币就是与惯常的思相左的想法之一。美国右翼人士为此叫好,他们视之为仅次于复活金本位的最好东西,英国左派为此叫好,他们认为这个迈向社会民主式的欧洲的一大步。然而,英国保守派却反对这种想法,他们也认为这是迈向社会民主式的欧洲的一大步。美国自由主义者对此表示怀疑,他们担心——我要说的是,这种担心不无道理——如果国家无法运用货币及财政政策抗击经济衰退,到底会出现什么的结果。
So now that the euro project is on the rocks, what lessons should we draw?
因此,既然欧元项目面临破产,我们应该汲取什么样的教训?
I’ve been hearing two claims, both false: that Europe’s woes reflect the failure of welfare states in general, and that Europe’s crisis makes the case for immediate fiscal austerity in the United States.
我一直听到的有两种观点,两者都是错误的。一种观点认为,欧洲的经济困境标志着福利国家整体的失败,而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欧洲的危机说明美国有必要立即采取财政紧缩政策。
The assertion that Europe’s crisis proves that the welfare state doesn’t work comes from many Republicans. For example, Mitt Romney has accused President Obama of taking his inspiration from European “socialist democrats” and asserted that “Europe isn’t working in Europe.” The idea, presumably, is that the crisis countries are in trouble because they’re groaning under the burden of high government spending. But the facts say otherwise.
欧洲危机证明福利国家是行不通的这种论断来自许多共和党人。例如,米特·罗姆尼就指责奥巴马总统的灵感来自欧洲“社会民主党人”,并断言“欧洲模式在欧洲都不起作用。”这种看法大概是,危机国家之所以处于困境之中,原因是这些国家在高政府开支的重负之下呻吟。然而,事实却并不是这样的。
It’s true that all European countries have more generous social benefits — including universal health care — and higher government spending than America does. But the nations now in crisis don’t have bigger welfare states than the nations doing well — if anything, the correlation runs the other way. Sweden, with its famously high benefits, is a star performer, one of the few countries whose G.D.P. is now higher than it was before the crisis. Meanwhile, before the crisis, “social expenditure” — spending on welfare-state programs — was lower, as a percentage of national income, in all of the nations now in trouble than in Germany, let alone Sweden.
没错,所有的欧洲国家都有更为优厚的社会福利——包括全民医保——政府的开支也高于美国政府。然而,现在处于危机之中的并不是那些福利高于经济运行良好国家的国家——如果存在某种关联的话,那么这种关联正好相反。以福利高而称著的瑞典,有着明星般的经济表现,是目前GDP高于危机前水平的少数国家之一。与此同时,所有现在有着麻烦的国家危机之前的“社会开支”——即在福利国家项目上的花费——占国民收入的百分比均低于德国,更不用说瑞典了。
Oh, and Canada, which has universal health care and much more generous aid to the poor than the United States, has weathered the crisis better than we have.
哎呀,还有加拿大,这个拥有全民医保并且对穷人救助远高于美国的国家,在抗击危机方面的表现比我们好得多。
The euro crisis, then, says nothing about the sustainability of the welfare state. But does it make the case for belt-tightening in a depressed economy?
那么,欧洲危机并不能证明福利国家是无法持续的。然而,能证明经济衰退情况下需要勒紧裤带吗?
You hear that claim all the time. America, we’re told, had better slash spending right away or we’ll end up like Greece or Italy. Again, however, the facts tell a different story.
我们一直听到人们这样说。我们被告知,美国最好是立刻大幅削减开支,不然我们就会面临希腊或者意大利这样的下场。但是,事实又一次告诉我们一个不同的故事。
First, if you look around the world you see that the big determining factor for interest rates isn’t the level of government debt but whether a government borrows in its own currency. Japan is much more deeply in debt than Italy, but the interest rate on long-term Japanese bonds is only about 1 percent to Italy’s 7 percent. Britain’s fiscal prospects look worse than Spain’s, but Britain can borrow at just a bit over 2 percent, while Spain is paying almost 6 percent.
首先,环顾全球,你会看到,决定利率的最大因素并不是政府债务的水平,而是这个政府是否能够以本国货币筹款。日本的债务问题比意大利严重的多,而日本的长期债券利率只有1%左右,而意大利为7%。英国的财政前景看上去比西班牙糟糕得多,然而英国可以以稍微高于2%的利率获得贷款,而西班牙支付的利率却接近6%。
What has happened, it turns out, is that by going on the euro, Spain and Italy in effect reduced themselves to the status of third-world countries that have to borrow in someone else’s currency, with all the loss of flexibility that implies. In particular, since euro-area countries can’t print money even in an emergency, they’re subject to funding disruptions in a way that nations that kept their own currencies aren’t — and the result is what you see right now. America, which borrows in dollars, doesn’t have that problem.
事实证明,业已发生的事件成了这样一种情况:由于采用欧元,西班牙与意大利实际上将自己降低到第三世界国家的水平上,不得不以其它国家的货币筹款,这就意味着丧失所有的灵活性。尤其是,由于欧元区国家即使在紧急情况下也不能印发货币,它们遭受的资金供应中断是保留自己货币的国家不曾遭受的事情——结果就是大家现在所看的情况。可以用美元筹资的美国并不存在那样的问题。
The other thing you need to know is that in the face of the current crisis, austerity has been a failure everywhere it has been tried: no country with significant debts has managed to slash its way back into the good graces of the financial markets. For example, Ireland is the good boy of Europe, having responded to its debt problems with savage austerity that has driven its unemployment rate to 14 percent. Yet the interest rate on Irish bonds is still above 8 percent — worse than Italy.
你还需要知道的是,在当前的危机面前,财政紧缩政策处处失败:存在巨额债务负担的国家当中,没有一个通过削减开支重新得到金融市场的青睐。例如,爱尔兰是欧洲的好孩子,在债务问题采取了严酷的财政紧缩政策,结果导致失业率攀升至14%。然而爱尔兰债券的利率却依然高达8%,比意大利还差。
The moral of the story, then, is to beware of ideologues who are trying to hijack the European crisis on behalf of their agendas. If we listen to those ideologues, all we’ll end up doing is making our own problems — which are different from Europe’s, but arguably just as severe — even worse.
    那么,这个故事的寓意就是,要提防那些企图按照自己的方针劫持欧洲危机的空想家。如果我们听信这些空想家,最终的结果就是给自己制造问题——这些问题与欧洲的不同,但可以说一样性质一样严重,甚至更加严重。

[ 本帖最后由 构图军师 于 2011-11-12 12:34 编辑 ]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2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他妈的火电类上市公司出路何在?是否还有更离奇的版本上演?!

【经济学人】Dynegy能源的另类破产案
lindaones于2011-11-12 09:40:37翻译
11月7日,美国第三大电力生产商Dynegy正式宣告破产。到底是真的破产,还是借破产挽救公司命运,请看本文。

Tags:美国 | 经济学人 | 能源 | 电力 | 清洁能源 | 破产 | 安然   
Dynegy
美国第三大电力生产商Dynegy
Power play
电力公司上演好戏
A bankruptcy with a difference
与众不同的破产案
Nov 12th 2011 | NEW YORK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2011年11月12日,纽约,《经济学人》印刷版

WHEN a firm declares bankruptcy, shareholders are typically wiped out and creditors seize control. On November 7th Dynegy, an energy firm, announced a more unorthodox kind of bankruptcy. Its bondholders and other lenders are likely to take a 10% haircut while shareholders, including Carl Icahn, a maverick billionaire, will retain full control of the firm.
通常,当一家公司宣告破产时,往往是股东卷铺盖走人,而由债权人控制公司。11月7日,美国第三大电力生产商Dynegy正式宣告破产,然而其破产方式却十分与众不同: Dynegy的债券持有人和其他债主或将减记10%的债务,同时,包括Carl Icahn这位特立独行的亿万富翁在内的公司股东们将继续对公司全额控股。
This is the latest twist in a remarkable saga. Dynegy, a Houston-based firm, has fallen on hard times since it almost bought Enron, its local rival, in 2001. After Enron imploded, Dynegy’s shares plunged, soared and then plunged again after 2007, as the economic downturn and a boom in natural gas depressed energy prices. Facing a liquidity crisis, management sought a buyer. Late last year, a campaign by Mr Icahn blocked the sale of the company to Blackstone, a private-equity firm, which was willing to pay $5 a share. Mr Icahn, who now owns 15% of the shares, offered to pay $5.50. After this week’s strange bankruptcy announcement, Dynegy’s share price is trading around $3.40.
本次破产算是Dynegy耐人寻味的好戏中最新的狗血情节了。这家休斯顿的美国电力公司自2001年收购其本地对手安然公司(Enron)失败后,就一直处于低潮。在安然公司破产之后,Dynegy的股价先是经历了大幅跳水,随后又出现强劲反弹;随着经济衰退以及天然气产量增加导致能源价格下调,公司股价在2007年之后又再次大幅下挫。在流动性危机面前,公司管理层决定寻找新买家。去年年末,著名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黑石(Blackstone)愿以每股5美元的价格收购Dynegy,可在股东Icahn的阻挠下,该收购计划最终泡汤。Icahn先生当时报出了5.5美元每股的价格和黑石竞争;目前,他共持有公司15%的股份。在本周Dynegy离奇的宣布破产后,公司股票市价维持在3.4美元左右。
Under the deal to exit bankruptcy, which enough creditors are expected to approve (despite the risk of a legal challenge), bondholders will take a loss to reflect the firm’s current difficulties, but a smaller one than Dynegy’s management had wanted. In return, management and shareholders will get one more chance to turn things around thanks to a new (but temporary) financial structure.
在破产协议中,债券持有人将会承担一小部分损失,该损失金额小于公司管理层的预期值,以此来反映公司确实存在实际困难,(除了面对可能的法律风险外)这份协议需要足够数量的经债权人同意后方能生效。反过来,依据新的(尽管是临时的)财务构架,公司管理层和股东能再获得一次化险为夷的机会。
Whether this will work depends largely on two things, says Julien Dumoulin-Smith, an analyst at UBS, a bank. First, will capital markets recover, allowing Dynegy to refinance its debt on better terms? Second, will th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bring in tough new curbs on dirty fuels, turning Dynegy’s investment in “clean” coal into a blessing rather than a burden? If not, Dynegy may find itself filing for a more traditional sort of bankruptcy.
瑞银集团(UBS0)分析师Julien Dumoulin-Smith称,通过破产来挽救公司能否成功,取决于两个关键因素,一是资本市场是否能复苏,使Dynegy能以更好的形式进行债务再融资;二是环保局是否将出台新的得力政策抑制非清洁能源发展,从而使Dynegy在清洁“煤”方面的投资由劣势转为优势。否则,Dynegy此次的另类破产将很可能会成为名副其实的破产。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5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美也烂过很多年

欧洲的问题不在于货币2011-12-21 02:45:13



美国的根本经验在于,保持经济联盟生命力的关键,在于组成联盟的人民对结成政治联盟的渴求,财政和货币机制的形式并不是最重要的。这是欧洲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

欧洲的问题不在于货币

美国历史对今天欧洲的启示

在拯救欧元的燃眉时刻,很多欧洲人试图从美国经验中寻找启示,因为美国的货币联盟大概是历史上最成功的了。德国的经济专家委员会最近提出的“债务救赎协议”, 就是以1790年美国联邦政府承担州政府债务的行动为范本的。在欧洲的联邦主义者看来,美国历史已经证明,没有财政联盟的支持,货币联盟不可能独立存在。为了避免主权基金发生流动性危机,一些人士认为,应当有一个统一的欧洲债权人作为最终保障。他们注意到,正是由于美国存在着一个由联邦储备作后盾的丰富并流动性高的公债市场,政府才能仍以2%的低利率借贷。

但仔细考察一下就可以发现,美国的经验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财政联盟和货币联盟确实促进了美国建国初期的经济发展,但当时两者的结构仍是非常初级的,对于美国的立国过程并没有发挥太大作用。

建国初期,美国的财政状况非常困顿。为筹措资金支撑脱离英国的独立战争,联邦和州政府都承受着沉重的债务负担。联邦债券只能以面值的一半价格出售,而州政府债券只能以20%甚或更低价格出售。因此,美国第一任财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认为,重振人们对国债的信心,对美国经济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于是他在1790年提出,由联邦政府承担州政府的所有战争欠款,并安排新的还本付息计划,为全国所有未偿付债务进行再融资。政府鼓励新公债持有人到新的中央银行把手中公债兑换为现金,而中央银行将发行单一货币以统一各州的财政系统。

和今天欧洲内部纷争的状况类似,汉密尔顿的计划当时也是毁誉参半。弗吉尼亚和南方其它已付清债务的各州,都不愿再交税以帮助其它州还债。汉密尔顿曾担心,他的计划如果通不过,联邦的未来岌岌可危:“我们的债务会崩溃以至消失,各州将分道扬镳各顾各的”。

以新首都建于其边界为交换条件,弗吉尼亚州最终改变了立场。尽管汉密尔顿在建立财政联盟上取得了成功,但这并不意味着当时美国有了能从强州向弱州转移资源的财政政策。建国后第一个世纪里,美国联邦政府的作用是佷有限的。当时它的开支通常不到GDP的2%(现在高达25%),这与今天欧盟支出占GDP的比例相似,而且大部分支出都在国防上。直到20世纪30年代实施新政后,美国才真正成为能够进行转移支付的财政联盟。

1790年时,美国联邦政府只是承担了各州的战争债务,并没有许诺承担各州所有债务责任,如目前欧洲债券的提案设想承担各国债务一样。事实上,19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很多州都向海外借款,以资助运河和其它的州内建设项目。

斯坦福大学的乔纳森·罗登说,当时州政府债券的投资者显然误以为联邦政府会担保这些债券。但他们的予期在19世纪30年代晚期的萧条之后破灭,当时有九个州无力还债。后来的几十年中,大多数州建立了平衡预算的法案,以限制州债的增长。美国罗格斯大学的迈克尔·波多认为,欧洲应吸取美国的教训,禁止救援措施,严格按规则行事。

无需一步到位

说到货币联盟,美国曾在早期两度设立中央银行,又因公众反对而两次撤销。各州政府特许的私立银行发行货币,并根据其它银行用金银兑换自己货币的能力,折价与其它银行发行的货币进行交换。西部各州经济的高速增长,导致货币长期短缺,利率高扬,看来也造成与东部各州的收支平衡发生逆差。这种逆差以东部的金银流入西部银行的形式得以弥补。但西部银行仍然习惯性地、以超过增加的金银所能支持的数量发行货币,导致通货膨胀。

范德堡大学的彼得·卢梭说,美国第二银行【注】当时增持一些实力虚弱的银行发行的货币,在适当时候大量抛出要求兑现,如果银行无法兑现就只能倒闭。这会造成银行倒闭地区的强制性通货紧缩,从而有助于扭转收支失衡状况。不过,这种做法也使得银行反感。所以,安德鲁·杰克逊总统于1832年否决了第二银行营业执照的续期。

美国在之后的八十年时间里,一直没有真正的中央银行,因此不断发生银行挤兑和经济萧条。但是,如果说有什么积极的方面,那就是经济上的联盟关系却变得更为紧密(除内战前后的南方以外)。尽管美国财政和货币机制有种种缺陷,但各州之间的资本和劳动力的流动比较自由。当一个州的失业率增高,它的人口就会流向有更多就业机会的其它州。据估计,从1800年到1860年,东北地区和南大西洋地区的劳动力,从占全国劳动力的93%降至52%,而同期中西部地区却从不足1%上升至23%。

今天,尽管欧盟的劳动力市场是自由的,但欧洲人的流动性远远低于美国人。其原因可能包括语言和文化障碍以及劳动立法缺乏灵活性。所以,美国的根本经验在于,保持经济联盟生命力的关键,在于组成联盟的人民对结成政治联盟的渴求,财政和货币机制的形式并不是最重要的。这是欧洲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

【注】The Second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 was chartered in 1816, five years after the First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 lost its own charter.(这两个银行就是上文所说美国曾在早期两度设立的中央银行)。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5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软硬难下手

深度观察:中国入世十年,美国商界重思中国梦

  
     (路透社)几乎没有美国人能认出查琳.巴尔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或者记得她做了什么。然而在中国却不是这样。这位美前贸易代表说,常有普通百姓能在街上把她认出来并向她表达感谢。

  她送给中国人民的礼物就是她在2001年12月促成了美国代表团对中国入世问题的商讨。贸易壁垒的打破预示了中国经济史无前例的腾飞,中国在十年内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贫困率从2000的10.2%大幅降至2010年的2.8%。

巴尔舍夫斯基说,中国人认为入世是自1972年尼克松访华以来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大飞跃。然而在美国并不是这么回事,中国入世十年正给美国带来巨大的衍生后果。

廉价制造品的冲击给美国家庭每年额外省下了600美元,他们因此可以购买更多服饰、家庭用品、电子设备。然而“中国制造”加速了美国制造业的衰退。工业提供的岗位数比起十年前的已经缩水了25%,现在只有1150万个,并且工人的平均工资并没有随着通货膨胀而上涨。

同时,对中国商品的进口使得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大幅上涨至2730亿元,是与其他国家贸易逆差的4倍。这激起了反*华情绪,公会提起抗议,国会立法机构也尝试迫使中国加快人民币升值以减少中国的出口优势。

十年前,美国商界曾被 “中国中产阶级快速增长”的承诺吸引,然而现在他们开始调整运作方式并开始重新思考中国梦到底会带给他们什么。一些执行官提出质疑,他们认为美国可能对中国的压制还不够多,以至可能不能在这场中国加入精英交易俱乐部的交易中占据主动、保住本国的利益。

美国现任贸易代表柯尔克说:“如果你看看那些原始数据,那么不管用什么标准衡量我们都是有巨大进步的。但是,用之前衡量的那个定义来看,要不是有那么多失落,我们宁愿欺骗我们自己。”

中国正在自我审视,同时美国正在同它不断衰败的经济做斗争,这次经济衰退带来了高失业率以及人民对于国家长期财政问题的怀疑。今年是个选举年,而中国问题向来是选举竞争的时的话题,即使是在所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中呼声最高的米特.罗姆尼也对中国提出了谴责。

自中国2001年12月11号加入WTO以来快十年了,华盛顿政府越来越关注中国当年的承诺,他们认为中国在扩大自由贸易这一点上没有完成承诺,并且担心随着2012年中国换届,中国会为了国家重商主义的发展而放弃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的进程。

   “美国的经济模式和中国以及其他以国家为中心的经济模式之间存在竞争。”美国国务院负责经济事务的副国务卿罗伯特·霍马茨上个月在一次访谈中如是说。对美国来说,坚定美国对世界新兴经济体的经济立场是需要谨慎行事的,这面临着中国在北亚、非洲以及拉丁美洲不断扩大影响力的危险。罗伯特·霍马茨说:“在处理中国事务问题上,我们面临很多挑战。一方面,如果我们不能和中国有效的协商好现有的分歧,全球系统将很难良好运转。另一方面,我们确实存在很多难以解决的争端。”

  



紧张形势加剧

美国对中国的怨言是广为人知的——中国剽窃知识产权、缺乏透明的监管、在开放市场的时间上失信于WTO、人民币迟迟不升值、用低利率国家贷款扶持国企等。

中国辩驳称,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有必要保护本国新兴产业、助其成长壮大。中国还反责美国阻止了中国企业在关键领域的发展。例如,美国政府出于加强国家安全考虑,使得华为今年对三叶科技出资两百万的并购受阻;2005年,在美国的政治反对后,石油巨头中海油不得不放弃对美国尤尼科公司出价一百八十五亿美元的收购。

伴随贸易摩擦的增多,美国企业第一次公开发表声明称美国与中国的贸易往来是失衡的,并且迫使总统奥巴马坚持其立场。波音公司首席执行官吉姆·迈克纳尼在十一月谈到此话题,他说他在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曾询问奥巴马将如何在左右两派都强烈要求更强硬措施的情况下评价美中关系的。吉姆·迈克纳尼称这是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

奥巴马给出了他的标准官方回答:寻求建设性伙伴关系,加强对主要伙伴的政策影响,但是这句回答里意有所指的含蓄批判了中国。之后,在奥巴马与胡锦*涛的一次私人会面里,奥巴马呼吁中国停止“玩弄”世界贸易系统,要求中国按照规则参与国际贸易。

企业是比贸易工会更有权威的支持者,传统言论已经在抱怨中国的贸易行径了。这种舆论影响,尤其是在选举年里更可能会加深中美的对抗。

“支持美中关系平稳发展的商业力量已出现裂痕。”欧亚集团分析师NickConsonery如是说,“因为未来的商业前景瞬息万变,他们不太愿意脱离这个稳定强健的关系,但同样也不愿意出力支持。”

    十月份,美国参议院第一次通过了对中国进口采取惩罚性关税的法案,要想撤回该法案除非人民币可以更快速的升值。许多美国经济学家和法学家认为当下的人民币币值是人为贬值了大约10%-25%,这是变相补贴以扶持中国出口、削减国外竞争力的做法。尽管这种货币性手段在过去已被多次提出,但这是第一次美国参议院表示支持。众议院也有可能采取措施,但目前还未有明确表示。

  



商界怨声载道

让美国企业灰心的政策源自中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在2008年颁布的一份公告,其声明,在以下中国认定的“经济命脉”部门,中国必须掌握自主权。这份列表很长,包括了航空、航运、煤、石油、石化、电力、电信以及军工制造,而如化学、机械设备、自动化产业、电信、钢铁以及有色金属都必须是由国家在不同程度上控制。这些国有企业在中国市场享受着垄断或者寡头垄断的超凡地位——土地、水、电力享有政府补贴,而且还有低于市场利率的大笔资金。

然而近来,美国商界领袖不太愿意议论中国的行径,这是因为他们担心丢掉对他们有利可图的合约或招来损害他们在中国营运的监管审查。在过去几个月里已有好几家企业被通报批评了。

易趣首席执行官约翰.唐纳修在十月的Web 2.0峰会上说:“中国政府没打算让国外的网络公司在中国成功发展。他们认为国外网络公司在这21世纪的国家安全保卫战里对他们是不利的。”

目前,易趣在和一家中国免费网站激烈竞争之后,已经放弃了拓展中国这块人人争抢的网上销售市场的计划了。它们的新策略是把来自中国的货物卖给国际上的买家。易趣中国区的发言人丹尼尔说:“我们这样做是想找到在中国适用的运营方式。”

考虑到了中国的网络防御机制以及一连串的过度审查,谷歌公司去年将它的服务器从大陆撤到了香港。

通用电气的首席执行官杰夫瑞.伊梅尔特认为,虽然在涡轮机、铁路引擎和飞机部件与中国有数亿美元的合作,他们同样面临竞争决策的问题。他说:“应该这么说,如果想让我们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一部分,我们必须要有在竞争中有胜出的可能。”

但是寻找获胜的出路意味着公司不得不避免与中国政府的冲突,“我们并不是天真愚昧的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我们其实已经考虑良多了。”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商业竞争顾问CEO解释说,“在中国有很多方法可以取得成功”。

中国的政策已经帮助其产业跃至全球领先位置。目前,在世界五百强的名单里有61家中国公司,几乎比2005年翻了两番,而美国与其同期相比,已从176减少至133家。然而让美国企业郁闷的是,大部分上榜的中国企业都是国有的,包括前十名里的三大巨头:中石油、中石化、国家电网。

       在美国商会与服务产业联盟的一份联合报告中称,中国以及其他对国有企业大开监管便利之门、慷慨提供补贴的国家使得外国企业很难与它们的国有企业相竞争。报告里说:“现在还没有充分、有效的国际规则来解决这个问题。”

  



美国的还击

  在过去的三年中,美国已向世贸组织报告了5起中国违反国际规则的事例,这势头比起乔治.布什当政时8年7起的报告更加猛烈。到2010年3月为止,美国已经赢得了三场针对中国的控诉,有四个控诉已经在WTO采取行动前解决了,还有四个仍悬而未决。

除了向世贸组织抱怨外,美国还致力于与亚洲其他大的贸易国签订地区和双边贸易协定,意图开拓市场以作为与中国的贸易政策相抗衡的手段。美国近日通过了与韩国的自由贸易协定,并且为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吸入了新成员,即日本、加拿大和墨西哥,使其成为了一个允许九国进行自由贸易的重要协定。在十一月,日本、加拿大、墨西哥发表声明称愿与美方一道共同拟定自由贸易的新标准,使其成为日后解决国际贸易事务的范本。

华盛顿政府还不确定中国2012年的新领导班子将会进一步开放市场还是会继续政策向内倾斜。中国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准备入世时发生过巨大飞跃,不但放下了国家的官僚主义做派,还解除了对本国工农业的层层保护。中国在其工业化道路上所做的努力赢得了国内外的广泛信任与赞誉。

WTO的美国大使麦克.朋克说,在中国刚入世了五年里,其做出的让国内法律与监管与国际接轨的努力是让人印象深刻的。

一些贸易专家认为自那时起改革就疲软了,他们希望中国能提出开放市场的措施。另外一些美国专家认为,早在2003年中国就偏离了市场自由化的轨道,那时正值以改革为工作重心的国家主席江*泽*民和总理朱镕*基的领导班子退下,权力刚移交到相对更谨慎的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手上。

遗产基金会的中国贸易分析家德里克.希瑟斯说:“没有人在看到中国入世后会回首发现变化开始的那一刻,好像是一个与现今政府工作重心完全不同的国家加入了WTO。”

胡锦*涛和温家*宝将在2013年3月卸任,国家很有可能交到现任副主席习近*平的手上。下一任领导班子目前还没有发表偏离国家现有经济、贸易政策的观点,习近*平接任之后可能会行事更加周全谨慎。

在上世纪90年参与中国入世讨论的代表龙永图说,这样行事的代价是巨大的。他在近期一场研讨会上表达了他的极度担忧,他担心十年入世之后,中国可能会在本质上脱离WTO要求的发展轨道。

龙永图认为,一个无法让国内外企业公平竞争的发展模式会扼杀中国的发展。他说:“我们不可能只拥有大型的国有企业,这只是我国经济的躯干,我们还需要成千上万的小型私人企业,他们才是我国经济发展的血肉。”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5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雾里看花?局外者明?

中国经济问与答

——纽约时报



本周四,本报向读者征集了需要向大卫巴尔沃萨(自2004年开始,大卫就在上海为纽约时报进行报道工作)提出的问题。巴尔沃萨先生的文章《企业家在中国的竞争对手:国家》被刊登在了周三的头版。

以下是巴尔沃萨先生就这些问题做出的回答:



  
来自迈克尔豪格(安徽黄山)的问题

问:

根据您过去就安然等公司所做的大规模审慎调查,您觉得外国企业家在审查其潜在的在华投资对象时可能会犯的最大错误是什么?是不是真正的资产负债表?政府对工业的影响?值得信赖的高管?我想听听您的意见。

答:

迈克尔,这个问题问的好,这也的确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很少有人会说投资者应该避开中国。在过去十年中,很多抢手的首次公开发售的股票都来自中国公司。今天,中国有两个网络巨头——百度和腾讯——这两个公司的市值已高达400亿美元!但是,其中危险也十分巨大。中国的法律不是很健全,而且饱受气焰猖獗的腐败和假账所困扰。另外,政府运作以及许多企业的经营透明化也不够。我不是投资顾问,但是基于我这方面的经验,我想对那些小心谨慎的投资者说,这里的潜在危险巨大。

问:

作为中国企业并购(这里特指联想和IBM之间的并购)方面的资深作家,您觉得在中国侨民中像国泰的刘先生这样由于在中国受挫于是通过并购把生意转往国外的人会越来越多吗?在过去的数年,反向兼并十分普遍,许多在外国的中国企业都力图回到中国,而您却在最近的文章中指出,国内的情形对他们来说也不一定比国外好...…

答:

国泰的高管们告诉我,他们正准备将一些设备移到国外。我们现在已经能看到许多富有的中国企业家在外国投资。但是他们同样知道,在国外办企业有着许多巨大的挑战。比如,许多中国高管们没有外国办公司的经验,而且在国外他们还会失去一些在国内创造的劳动力和供应链优势。再者,要离开每年经济增长率高达9%的中国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所以,我感觉尽管在国内受到挫折,他们也只会小范围的涉足国外,大多数业务还是会留在国内。



  
来自乔纳森宏奈克(纽约州纽约市)的问题

问:

我在想,是否有人关注中国(或俄罗斯)的国有企业或国家支持企业?与来自美国或西方的竞争对手比起来,这些企业在第三方市场进行合同竞标时有着巨大的优势。众所周知,国有企业在其国内市场有着巨大的竞争优势。现今,中国以及其它国家的国有企业在对外投资时是否会排挤私营企业?需要制定新的法律来应对该问题吗?

答:

我已经在关注这个问题了,我想许许多多人也和我一样。但是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到过关于中国和其它国家所作努力之间的全面对比研究。我相信,美国和欧洲政府也在想办法支持它们的国有企业,然而我还不知道这些对比将会是什么样子的。很多人在讨论怎样实施这样的评估时可能会模糊其词。但是,研究该领域的时机已经成熟,而且这么多的企业也处于危险之中,据此我想来年我们将看到许多关于这方面的研究。

我的同事基思布拉德什尔(居于香港)最近写了些关于中国政府支持的太阳能产业的文章,其中提到了这些问题。

  


来自大卫吉布森(上海)的问题

问:

中国地方政府造成的不良贷款是否会在国内引发严重的经济衰退?您对此有何看法?

答:

我在七月份发表了一篇关于中国投资热潮的长篇文章。根据这篇文章以及我从诸如北京惠誉评级公司的银行业专家楚沙林等分析家处不断获悉的消息,我觉得你所提的问题是一个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专家们的一致看法是,在接下来的一到三年之内中国有能力吸收不良贷款带来的浪费和过剩,但是在这之后,中国可能会陷入五到十年的长期经济衰退。虽然我不是经济学家,但是我确信,一个鼓励过热投资和过热建设的制度必然会引起许多不良后果。

问:

您认为东部工业化城市是否真的有房地产泡沫?如果是的话,您认为这会对北京和其它地方的政策制定者产生什么影响?

答:

该问题一直是政策制定者极其关注的问题。我在六年前初到上海时就怀有这些忧虑,因此我当时不愿意买房,于是就眼睁睁的看着我所住区域的房价涨了四倍!或许“中国是一个房产泡沫”的说法过于简单化了,然而在东部城市,包括我所在的上海,的确存在着许多泡沫。

彼得森研究所的经济学家尼古拉斯拉迪——中国经济方面的前沿权威,将这些问题中的一部分归因于中国的金融压制体系——在该体系中,国家通过支付家庭储户低利息来向他们施压,同时又通过补助来支持房地产公司。既然储户不能从银行储蓄中获得可观的利息,他们就做出了最自然的反应:把钱投入房地产。“如果说我想创造房地产泡沫的话,”拉迪教授告诉我“那么我就会去做中国一直在做的事。你把钱放在银行里,它只会不断蒸发。”

问:

依您看来,西方公司能在中国成功的竞争吗?中国是一个公平竞争的场所吗?

答:

近段时间,美国公司总是在抱怨中国政府是怎样压制他们与中国公司竞争的。但是,这要在具体的经济部类或产业下来看。在有些产业中,如电信业,中国国有公司的确有着巨大的优势,甚至可以说是处在绝对垄断的地位。但是在另外一些产业中,如零售业,还是存在着许多巨大的机会。美国和欧洲的公司在这些产业中发展的十分繁荣,他们大量出售着可口可乐、耐克、古驰、奔驰以及其它许多品牌的商品。富裕的中国人想要最好的,但是现在中国还没有许多可靠的品牌。苹果公司明年在更加广阔的中国市场的营业额很可能要超过150亿美元。在那些最好的品牌中,零售收入超过10亿美元的都算是幸运的,而与他们比起来,“150亿美元”可谓是一个非凡的数字。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2-28 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能跳出圈子看圈子吗?

摇摆不定的情绪
——人格分裂的金融市场

2011年10月1日|打印页面
      渴望提高赢得奥斯卡奖或者艾美奖机率的演员,往往会选择饰演具有多重人格特征的角色,因为这样可以让他们尽情演绎戏情。近期的金融市场,就像参加颁奖典礼的凯特•温斯莱特一样情绪激动多变,在“冒险”(在市场乐观时)和“避险”(在市场忧虑时)之间快速转换,让人眼花缭乱。
      例如,在九月份的第三周,由于忧心全球经济问题,股市猛跌;而在第四周,由于预期欧洲各国政府领导人最终会在债务危机上达成解决方案,股市就开始反弹。
      鉴于欧元区曾经缔造传奇佳绩,所以,在市场较乐观而选择“冒险”之时,欧洲股市表现出色就不足为奇。但是,今年至目前为止,整个欧洲股市都没有跑赢摩根士丹利国际资本(MSCI)全球指数。法国兴业银行的安德鲁•拉普索恩说,在过去的三个月,分析师已经把其2011的预期收益砍掉了6.6%,并且把2012年的预期收益也下调了8.3%。
      “冒险”市场的其他受宠投资品种,是石油、铜之类的工业品以及诸如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商品生产国的货币。由于投资者越来越担心全球增长问题并转入“避险”的行为模式,所以,今年夏季的商品价格自然遭受打压。
      新兴市场的股票表现,也有所启示。此前,人们认为,这些股票与全球经济增长息息相关,因此,在经济发展放缓时,它们的表现就趋于欠佳。人们曾预期,新兴市场已经成熟得超越了这种趋势——毕竟它们的增长远比发达市场更为强劲,它们的公共财政状况更为良好。但是,在“避险”交易中,它们仍然遭受损失,今年下跌了22%,而MSCI全球指数只下跌了11%。
      “避险”时期表现最好的资产种类,通常是货币。从最近来看,人们抽逃资金向安全资产转移的主要受益品种,是日元和瑞士法郎。但是,由于受到出口商的压力,日本与瑞士当局根本不喜欢其货币的强势地位,都已进行干预以防止它们进一步升值。
      因此,在美国政客处理欠债问题上孤注一掷而导致标准普尔下调其债券评级后不到两个月的最近一次抛售大跌中,美元就成为人们投资选择的避风港。正如汇丰银行的货币策略师戴维•布鲁姆所评论的:“虽然美国的结构性问题仍然存在,但是,对美元的需求在增长,原因很简单:根本无处可躲。”美国国债市场所提供的现金流动水平是无人能够匹敌的。在投资者希望仅在数月内保护他们的投资组合时,长期的财政问题就显得无关紧要。
      黄金的近期表现也很古怪。金属的拥趸认为,黄金的吸引力在于其是避风港,因为中央银行可以采取通货膨胀的手段摆脱债务危机,或者因为面对银行体系崩溃时,黄金是投资者可以继续持有的资产。按照上述理由,在“避险”时期,黄金应当表现最好。但是,正如股票市场在九月份受到惊吓一样,黄金也突然从一盎司1,900美元的高点一度跌至1,604美元的低点。
      如何解释这种变化情形?许多人把黄金视为“抵御美元”贬值的工具,因此,倘若美钞坚挺,他们就会无甚兴趣持有金银。美联储于九月二十一日作出采取扭转操作政策(买入长期债券而卖出短期债券)而非另一轮全面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决定,也许已经减少了通胀恐慌。
      其实,黄金早已成为追涨杀跌的投资品种,恐怕这种解释更为合理。投资者之所以买入黄金,是因为确信它是价格会上涨的唯一资产。一只称作“SPDR”的黄金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最近就成为了全球市值最大的ETF。
      从以往来看,市场暴跌而投资者需要筹集现金时,尤其是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提高黄金合约的保证金要求后,卖出的资产一定是黄金;一旦“冒险”情绪重返市场,金价必定反弹,银价也是如此而且震荡得更为厉害。换句话说,即使是贵重金属,也无法逃脱投资组合投资者的诅咒。同样的资金流,可以推动价格上扬,也可以推动价格回落。所以说,荧屏红人易做,市场赢家难当。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2-31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欧元区债务关系网:谁欠谁?
celeron200于2011-12-25 16:33:36翻译
谁欠谁?谁怕谁?本文直观地展示了欧猪四国、美、英、法、德、日、意的债务关系。

Tags:金融危机 | 债务 | 欧元  
  以下圆圈显示一些欧元区主要经济体以及世界其他重要经济体的对外债务。箭头显示了每个国家欠其它国家的银行多少钱。箭头方向由债务人指向债权人,箭头粗细代表截至2011年6月年底欠债比例。每个国家对应的颜色粗略地表示其经济不济的程度有多大。

  法国

  GDP:1.8万亿欧元;

  外债:4.2万亿欧元;

  人均债务:66,508欧元;

      外债占GDP:235%;

      政府债务占GDP:87%;

      风险程度:中
20111225151252_79566.jpg






  西班牙

  GDP:0.7万亿欧元;

  外债:1.9万亿欧元;

  人均债务:41,366欧元;

      外债占GDP:284%;

      政府债务占GDP:67%;

      风险程度:中
20111225151245_96705.jpg



  葡萄牙

  GDP:0.2万亿欧元;

  外债:0.4万亿欧元;

  人均债务:38,081欧元;

      外债占GDP:251%;

      政府债务占GDP:106%;

      风险程度:高
20111225161207_66669.jpg



  意大利

  GDP:1.2万亿欧元;

  外债:2万亿欧元;

  人均债务:32,875欧元;

      外债占GDP:163%;

      政府债务占GDP:121%;

      风险程度:高
20111225161222_57301.jpg





  爱尔兰

  GDP:0.2万亿欧元;

  外债:1.7万亿欧元;

  人均债务:390,969欧元;

      外债占GDP:1,093%;

      政府债务占GDP:109%;

  风险程度:高
20111225161249_29560.jpg



  希腊

  GDP:0.2万亿欧元;

  外债:0.4万亿欧元;

  人均债务:38,073欧元;

      外债占GDP:252%;

      政府债务占GDP:166%;

  风险程度:高
20111225161217_31599.jpg



  日本

  GDP:4.1万亿欧元;

  外债:2万亿欧元;

  人均债务:15,934欧元;

      外债占GDP:50%;

      政府债务占GDP:233%;

  风险程度:低
20111225161240_11427.jpg



  德国

  GDP:2.4万亿欧元;

  外债:4.2万亿欧元;

  人均债务:50,659欧元;

      外债占GDP:176%;

      政府债务占GDP:83%;

  风险程度:低
20111225161257_95654.jpg



  英国

  GDP:1.7万亿欧元;

  外债:7.3万亿欧元;

  人均债务:117,580欧元;

      外债占GDP:436%;

      政府债务占GDP:81%;

  风险程度:低
20111225161233_54885.jpg



  美国

  GDP:10.8万亿欧元;

  外债:10.9万亿欧元;

  人均债务:35,156欧元;

      外债占GDP:101%;

      政府债务占GDP:100%;

      风险程度:低
20111225161247_54160.jpg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2-31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图表1

2011年度最重要的经济图表
meihelen于2011-12-31 00:37:17翻译
27幅精选图表及解说使你对2011年世界经济大势一目了然,其新颖独特的观察角度亦可借鉴。最后一图预测中国将在2020年代成为全球最大经济实体。

Tags:世界经济 | 图表 | 2011年度  
作者:Derek Thompson,《大西洋月刊》,2011年12月21日



图表与经济学是什么关系?在这个学科里,当事实不清楚、不确定、难捉摸的时候,图表使得信息一目了然,也给我们带来些许信心——原来这个世界是可以被概括在两根轴线之间的!因此,就在英国广播公司邀请一些经济学家挑选本年度图表的时候,《大西洋月刊》也决定这样做。下面就是各地各派经济学家和各路财经记者选出的本年度图表,共27幅,按照六个类别排列:“欧洲”(图1 – 图4)、“投资”(图5 – 图7)、“开支和税收”(图8 – 图16)、“能源”(图17 – 图21)、“收入”(图22 – 图25)、“其它”(图26和图27)。





urope's GDP Falls, Can't Get Up“People say Europe ishobbled by too much borrowing and irresponsible debt, but even the most prudentlender in the world is going to go bust if nominal incomes fall 15 percentbelow trend.” — Matthew Yglesias, SlateHistorical Energy Subsidies"Many conservativeshave attacked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s effort to invest in emerging cleanenergy technologies, including wind and solar electricity generation. Yet theydefend longstanding tax breaks for the mature oil and gas, and nuclearindustries. However, the federal government annually spends an average ofthirteen times more money on the oil and gas industry compared to investmentsin renewable energy." -- Richard Caperton, Director of Clean EnergyInvestmentMandatory Spending Out ofControl"Since the adoption ofPresident Johnson's Great Society programs, spending on entitlement programshas grown more than five times faster than annually appropriated discretionaryspending. The entitlements run on autopilot, with rare congressional oversight.This unsustainable rate of spending threatens to overwhelm the budget andsmother the economy." -- Patrick Louis Knudsen, Grover M. Hermann SeniorFellow in Federal Budgetary Affairs, Thomas A. Roe Institute for EconomicPolicy StudiesSweden vs. Finland YieldsShow the Power of the "Printer""A phrase you sometimeshear in financial markets is 'punish the printer.' The idea is that countriesthat are printing a lot of money will see their currencies dive. But a definingcharacteristic of 2011 was that markets loved printers. Specifically, countriesthat were able to print their own money saw their borrowing costs plunge, whilecountries (even fiscally responsible ones) that didn't have this ability sawtheir borrowing costs jump. "My favorite example of this is Sweden vs.Finland. The former is outside of the euro zone and can print its own money; thelatter uses the Euro and can't. Historically, the two countries have borrowedmoney at roughly the same rate. Both are considered to be stable and fiscallydisciplined. "In this chart, the green line is the yield on the Finnish10-year bond. The orange is the Swedish 10-year bond. Starting in the Spring,Finland began to pay a penalty, but still, the two roughly moved in the samedirection. It was in late November, when the European crisis got to itshairiest point (even Germany had a failed auction) that you really saw thedifference. Finnish yields spiked at the same time Swedish yields plunged.Investors flocked to the country that could print its own money. This definingidea of 2011 also resulted in ultra-cheap rates in the UK, Japan, and of coursethe U.S." -- Joseph Weisenthal, Deputy Editor, Business Insider

一、关于欧洲



图1:欧洲国内生产总值下降,无起色
30s-show_4.jpg





【注:图中蓝线代表欧元区16国国内生产总值,红线是长期趋势线】

“人们总说欧洲被太多借款和不负责任的债务捆绑起来了,但是当名义收入比长期趋势低15%的时候,即便是世界上最谨慎的贷款人也会破产完蛋的。” —— Matthew Yglesias,《Slate》杂志

  
图2:瑞典与芬兰的国债收益率对比凸显“印钞机”威力
222.JPG

  


【注:图中绿线代表芬兰,橙线代表瑞典,显示2011年每个月的国债收益率情况】

  
“在金融市场上你有时会听到一句话叫做‘印钞机飞转’,是说那些钞票印得太多的国家会看到它们自己的货币贬值。但2011年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市场钟情印钞机。具体来讲,有能力自印钞票的国家,借贷成本猛降;而那些无缘效法的国家则发现自己的借贷成本一路飙升,即便是金融政策上负责任的国家也难逃此劫。

  
“我最喜欢的例证是瑞典与芬兰的比较。瑞典不属于欧元区,可以自行印钞;而芬兰使用欧元,没有本国货币。历史上,两国借贷成本基本相同,两国都被看作稳定且在财政上自律的国家。

  
“在上图中,绿线是芬兰10年债券收益率,橙线是瑞典10年债券收益率。自今年春季,芬兰开始遭受惩罚,但两国大体上还是朝着同一走向运行。只是到了11月下旬,当欧洲危机达到紧急关头(甚至连德国的债券拍卖都失败了),两国的区别才真正显现。芬兰收益率上扬的同时,瑞典收益率大幅下降。投资者蜂拥涌入能够自印钞票的国家。2011年的这一界定性理念也导致英国、日本,当然还有美国的超低利率。” —— JosephWeisenthal,《商业内幕》副主编

  
图3:意大利国债收益率表明欧洲危险局面
111.JPG


【注:本图显示意大利国债收益率在2011年每个月的情况】

  
“没有任何数据比意大利10年国债收益率更清楚地表明过去一年的全球经济大势。欧元区危机对世界经济造成负面影响,其重要性有可能相当于2008年的金融恐慌,也没有任何一套数据比意大利的借款成本更清楚地表明这一危机能否得到控制。意大利是世界上名列第三的债券市场,欧洲不能允许债务危机从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这样的较小经济体向意大利蔓延,因为意大利的经济规模太大了,一旦失败将无法挽救。在欧元区领导人掌控局面收效甚微之际,市场力量及时介入却取得了进展,这一过程在图中也有所反映。目前,由于意大利前景仍趋暗淡,也造成美国以出口驱动的经济复苏以及新兴市场的软着陆(当前正遭受银行资本撤离的打击)希望渺茫。全世界在2011年密切注视着这张图表,而在2012年将会继续更加执着地注视它。” —— Ryan Avent,《经济学人》杂志

  
图4:欧洲各国债券收益率所反映的欧债危机
222.JPG




【注:图中两条竖线表示1999年欧元入市和2008年下半年雷曼破产;从上到下的国家名称为: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法国、德国】

  
“尽管在过去18个月中一再召开欧洲峰会以期达成解决欧债危机的明确方案,尽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提供多个救助计划,欧洲边缘国家的政府借款成本依然上升到不可持续的水平。更加令人不安的是,到2011年中期,席卷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等较小国家的债务危机也开始光顾意大利和西班牙,这就使欧元的生死存亡成为一个问题。”—— Desmond Lachman, 美国企业研究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二、关于投资

图5:美国国内投资继续枯竭
333.JPG
  

【注:本图显示的是美国国内净投资所占国民净收入的比率】

  
“目前的经济衰退是以美国投资的大幅度枯竭为标志,它将带来长远的不利后果。证据是:在今年第四季度,国内净投资只占国民净收入的3.3%,而在2007年这一比率是8.0%。自2009年以来投资方面有所回升,但是回升幅度太小,比国家所需要的小得多。” ——Michael Mandel,发展政策研究所首席经济师

  
图6:投资大幅下降(1)
444.JPG



  
【注:蓝线代表国内生产总值,红线代表住宅投资;X轴是美国最近的经济周期高峰起计的季度数,Y轴显示百分比变化】

  
“本图是根据James Hamilton在他的经济浏览(Econbrowser)博客上原创的图表改编并更新的。本图显示真正国内生产总值和住宅投资的百分比变化(对数函数),两者都以商务周期高峰的价值衡量,X轴显示的是从衰退开始起计的季度数。在以前多次衰退中,国内生产总值一般在两个季度后跌入低点(比高峰价值低1.6%),并需要五个季度恢复到衰退前的价值。住宅投资一般也是在两个季度后跌入低点(比高峰价值低8.6%),但复苏很快。现在让我们看一看最近这次衰退的情况。真正国内生产总值在低点时下降了5%还多,而且从高峰起计用了15个季度才回到衰退前的水平。更令人惊异的是,住宅投资下降了将近50%,目前距衰退开始已超过15个季度,但它仍然徘徊在接近谷底的水平。” ——Ted Gayer,布鲁金斯研究所经济研究项目联席主任、高级研究员

  
图7:投资大幅下降(2)
InvestmentContributionQ32011.jpg




【注:浅蓝色柱代表经济衰退时期,深蓝线代表非住宅建设,绿线代表设备和软件,红线代表住宅建设;Y轴是投资对真正国内生产总值百分比变化的贡献】



“本图显示,住宅投资通常会对衰退后的经济增长做出较强而较早的贡献,但在目前的经济复苏中却一反常态。与之相比,设备和软件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却相当可观。房屋市场缺乏活力,这仍然是美国经济的一大问题。”—— Adam Ozimek,榜样行为组织

[ 本帖最后由 构图军师 于 2011-12-31 15:09 编辑 ]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2-31 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图表2

三、关于增长、开支和税收



图8:留意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缺口
111.JPG



【注:蓝、红线分别代表美国实际及趋势GDP,单位是10亿美元(2005年美元值);绿色部分显示差距的百分比,数字标于右侧】



“美国经济在最近的衰退期间遭受严重打击,导致以蓝线为代表的经济活动大幅收缩。自那时以来,国内生产总值稳步回升,现已超过衰退前的水平。然而,国内生产总值仅仅是跟随它的趋势增长率(或称潜在增长率),即红线,那是由人口增长、劳动力供应变化及生产率提高所发挥的效用。结果,在实际产出与按照其走势所示的可能产出之间出现缺口,这个缺口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怎么合拢。绿色部分显示,2011年第三季度的潜在产出中未使用的产能高达7.4%,也就是说超过1万亿美元。这个未使用产能代表着工人无法找到工作、机器闲置、增长机会可预期而未实现。在这个富于挑战性的经济中,本图强调了我们为什么必须继续集中精力和资本于经济复苏和长期增长。”—— Jan Eberly博士,助理财政部长(经济政策)



图9:美国真正国内生产总值与就业
222.JPG



【注:蓝线代表美国真正GDP,单位是10亿美元(2005年美元值),红线是以千人为单位的就业人数,灰色柱代表经济衰退时期】



“本图显示美国2002至2011年间的真正国内生产总值与民用总就业水平。今年第三季度的经济总产值终于回升到衰退开始时的2007年第四季度之上了(蓝线)。也就是说,美国经济现在已经从2007至2009年的衰退中完全恢复过来了。但是,劳动力市场仍处于恢复的挣扎之中。与衰退开始的2007年12月相比,我们今天少了660万个工作岗位(红线),伴随着8.6%的失业率,从而又是一个“无工作复苏”。另一方面,美国经济在少了660万工作人员的情况下能够比2007年产生更高的总值,说明自衰退以来生产率大大提高,这也是很了不起的事。因此,本图帮助我们讲述经济复苏的两个不同侧面:既看到生产率提高、产值恢复,同时又看到劳动力市场仍然举步维艰,有可能还要经过多年甚至十年,才能重建衰退期间失去的几百万个工作岗位。”—— Mark J. Perry博士,美国企业研究所访问研究员



图10:追踪美国债务发展进程
333.jpg
  



【注:蓝色部分显示美国公债的历史及预期数字(如不限制联邦开支)所占GDP百分比的发展;英国、葡萄牙、意大利、希腊和日本的当前百分比依次标明作为比较】



“希腊、意大利、西班牙及其它国家由于债务失控和货币政策失败,正在遭受金融和经济危机打击,这必定会影响美国经济。如本图所示,美国公众持有的债务已达到经济总额的70%。要使美国避免重蹈欧洲的覆辙,华盛顿必须限制联邦开支。” —— Emily Goff,遗产基金会Thomas A. Roe经济政策研究所研究助理



图11:美国政府强制性开支失控
444.JPG

  

【注:图中上边深色部分显示美国联邦政府强制性开支,下边浅色部分是机动性开支,单位为万亿美元(按通胀率调整为2010年的美元值)】



“自从约翰逊总统实行‘伟大社会’项目以来,各项福利计划开支的增长已经比每年划拨的机动性开支增长快了五倍以上。福利计划以自动驾驶模式前行,很少受到国会监督。这种不可持续的开支增长率成为压垮预算、窒息经济的威胁。”—— Patrick Louis Knudsen,在Thomas A.Roe经济政策研究所任联邦预算事务高级研究员



图12:美国平均税收水平跟不上开支步伐
555.JPG


  
【注:图中上边天蓝部分代表美国的社会保障计划,中间浅蓝部分代表医疗补助计划,下边深蓝部分代表医疗保险计划;红线为税收的历史及30年平均数字,并显示三项福利到2049年将占到GDP的18.2%】

  
“如本图所示,按照税收平均历史水平,医疗保险、医疗补助和社会保障三项计划到2049年将会吃掉全部税收。我们必须立即改革这些福利计划,使它们在财务上可持续,并保证一方面确保老年人免于贫困,另一方面又不会把年轻人埋葬在没有出头之日的债务堆中。”—— Romina Boccia,在Thomas A. Roe经济政策研究所任研究协调员

  
图13:是开支问题,不是税收问题 ...
666.JPG

  



  
【注:红线代表美国政府开支,蓝线代表税收,两条虚线是历史平均线】

  
“本图反驳了关于税收不足造成美国赤字的说法。税收低下是经济衰退的延续效果,但随着经济复苏税收已超过历史平均水平。与此同时,开支却像脱缰之马,到2020年将会远远高于历史平均数字。毫无疑问,华盛顿的开支问题正是根源所在。” ——Alison Fraser,是Thomas A. Roe经济政策研究所主任

  
图14:... 噢,还是税收问题

777.jpg
  



  
【注:图中上线代表美国政府开支,下线是税收在不延长或延长十年减税计划情况下的状况,中间部分代表赤字,都以占GDP的百分比表示】

  
“今年的联邦预算赤字将接近国内生产总值的10%,这是不可持续的,很快会把我们的国债推向国内生产总值100%以上。要想在未来几年中使赤字迅速缩减到可控制的水平,即国内生产总值的3%,唯一的条件就是国会必须允许2001-2010减税计划在2013年如期结束。如果国会不这样做,而是延长这个减税计划,那么赤字就不会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7%以下,而我们的债务也会飙升。” —— Roberton Williams,税务政策中心

  
图15:美国是低税国家
888.jpg
   



  
【注】红、蓝线分别代表美国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家庭和最富有的400个家庭纳税的税率从1992年到2007年间的变化】

“本图清楚表明华盛顿近年来的政策偏袒‘1%’。它显示出两群最富有的美国人(红线代表百万富翁,蓝线代表全美国最富有的400个家庭)纳税的税率在过去几年已经下降到历史最低点,尽管他们的收入大幅上升。全国最富有的400人平均税率仅为16.6%,这一事实说明沃伦·巴菲特绝非唯一一个缴税比率低于中产阶级的亿万富翁。”—— Seth Hanlon,美国进步中心财务政策主任

图16:低边际税率不会创造工作机会
999.JPG







【注:本图显示从1950年到2010年的60年间,对最富有人群征收的所得税率与平均就业增长率之间的关系;X轴代表税率,Y轴是就业增长率;当前的税率在35%,就业增长率接近零,显示为红色】

  

“整整一年,美国都在辩论如何最有效地激励工作岗位的创造,特别是在预算赤字已然扩大的情况下。年初做出了保留前总统布什减税方案的决定,包括对美国最富有的2%也不例外;年末又经历了一场大论战,是关于对百万富翁们是否应该实施较高税率,以弥补降低薪俸税所产生的成本。本图清晰地驳斥了一个谎言,那就是:对富人实行较低的边际税率将创造大量工作岗位,因为从图中可以看到,在过去的60年中,更多的工作机会实际上是在最高收入所得税率较高的时候产生的。” —— MichaelLinden,美国进步中心税务和预算政策主任

[ 本帖最后由 构图军师 于 2011-12-31 15:19 编辑 ]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2-31 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图表3

四、能源,能源,能源

  
图17:石油产量与石油价格
111.jpg

  


【注:蓝线代表五大石油公司的利润(单位:10亿美元,数字标于左侧),红线代表石油价格(年平均数标于左侧),灰线代表汽油价格(年平均数标于右侧)】

  

“大石油公司在石油和汽油处于高价位的时候更赚钱。这些钱是从普通美国人口袋里掏出来的。由于石油高价,五个最大的石油公司——英国石油(BP)、雪佛龙(Chevron)、康菲(ConocoPhillips)、 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和壳牌(Shell)——在2011年的前三个季度就已经取得了1000亿美元的利润。即便如此,它们和其它石油公司今年仍然在拼命努力,争取保留每年价值40亿美元的税收减免。”—— Daniel J. Weiss,美国进步中心高级研究员

  
图18:有史以来最为多灾多难的一年
222.JPG

  

【注:蓝柱表示美国的损失在10亿美元以上的自然灾害数目(数字标于左侧),黑、红两线分别表示未调整和调整后的损失数额(单位:10亿美元,数字标于右侧)】



“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报告说,美国在2011年打破纪录,有12次损失分别超过10亿美元的天气/气候灾害,损失总额约为520亿美元。局长Jane Lubchenco 说:‘我们今年所看到的不仅是很不寻常的一年,而且有些是后续灾害的先兆,至少是极端事件的小型范本,这些情况我们正在核查之中。’她说有些灾害的增加是气候变化造成的。”—— Joe Romm博士,《气候进展》研究员、编辑

  
图19:对石油和天然气的世纪之爱
333.JPG
  


【注:本图显示美国政府分别对石油和天然气、核能、生物燃料、可更新能源的补贴,金额以10亿美元(2010年美元值)为单位,其中对油气的支持已长达近一个世纪】

  

“很多保守派人士攻击奥巴马政府投资新型清洁能源技术的努力,包括风力发电和太阳能发电。同时他们还为成熟的石油和天然气以及核工业的长期税收减免辩护。然而,联邦政府每年在石油和天然气工业上所花的钱与向可更新能源的投资相比,平均要高出13倍之多。” —— Richard Caperton,美国进步中心清洁能源投资主任

  
图20:美国竞争对手的“绿色投资”
444.JPG





【注:本图比较八个国家/地区的“绿色投资”,它们是:欧盟、德国、意大利、其它欧盟国家、美国、中国、日本、韩国;每一圆形代表总资金,其中蓝色部分代表“绿色资金”,金额以10亿美元为单位】



“在《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实施两周年之际,我们满意地看到,美国的清洁能源工业渡过了世界经济的困难时期。然而,美国如果不再继续投资,就面临着放弃其成就、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的危险。很多保守派人士反对这种投资。不投资,美国将会看到大批公司及资金转向那些发展清洁技术工业的国家,特别是中国和德国。美国私营企业抱怨,国家在清洁能源方面缺乏明确系统的政策。这阻碍了投资,也延缓了创造就业机会的进程。”—— Bracken Hendricks,美国进步中心高级研究员

  


图21:“绿色工作”在哪里
555.jpg
  


【注:本图显示美国2003-2010年“绿色行业”工作机会的增长,依次为:海浪和海洋电力、太阳热能、风力、碳存储和管理、太阳能电池、燃料电池、生物燃料和生物量、智能电网、环境保护、专业能源服务】

  

“美国有几个曾获得政府担保贷款的清洁能源公司失败了,这使得很多保守派人士愈加反对此类投资。然而,清洁能源在艰难的经济形势下不失为一个亮点。致力于清洁能源的清洁经济行业——特别是风力、太阳能、燃料电池、智能电网、生物燃料,以及电池公司——与整体经济相比,增长速度快很多。根据布鲁金斯研究所的一份报告,从2003年到2010年之间清洁能源方面的主要就业机会增长体现在太阳热能和风力发电上,它们分别增长了18.4%和14.9%。” —— KateGordon,美国进步中心能源政策副总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五、关于收入

  
图22:富者更富
666.JPG



  
【注:本图显示美国各阶层的收入比率在1979年和2007年的比较,收入是按联邦所得税和收入转移(即政府福利)之后的数额计算;X轴从左到右为收入最低的1/5、次低的1/5 、中间的1/5、较高的1/5和最高的1/5(其中浅蓝色部分代表最富有的1%);Y轴显示百分比】


“在国会预算办公室的经济书呆子们写了几年的一份报告与计划占领华尔街附近广场的活跃分子们之间,出现了短暂的同步性。两者都以批评的目光关注1%的问题。正如国会预算办公室所指出的,即便在纳税和收入转移之后,最富有的1%与三十年前相比,还是从美国经济中取走了大得多的一份。同时,大公司和华尔街的利润上升,给1%锦上添花,而2011年对美国工人来说却是一筹莫展的一年,这更增加了人们关于美国的收入分配出了大毛病的意识。”—— Mike Konczal,罗斯福研究所

   


图23:富人支付几乎全部的联邦所得税
777.JPG


     
【注:本图显示近30年来各收入阶层缴纳联邦所得税的百分比;图中最下面深蓝色部分表示收入最高的1%,最上面深红色部分表示收入最低的50%,中间的四部分已一一标明】



“今年关于收入不平等的问题议论纷纷。有些人,像奥巴马总统和占领运动的群众,希望给富人加税,让他们‘支付公平的一份’。但是本图清楚表明,高收入人群已经在支付联邦所得税的绝大部分。”—— Curtis Dubay,在Thomas A. Roe经济政策研究所任税务政策高级分析师

  


图24:悲观家庭
888.JPG
  



  
【注:本图显示自1980年以来美国消费者对未来家庭收入增加的预期百分比】

  

“路透社和密歇根大学做了一次联合消费者调查,问题是:“您对于未来12个月中家庭收入增加的预期有几分?”本图显示了中位数答案。在经济衰退正式结束两年多之后,消费者仍然令人难以置信地忧愁沮丧。由于人们相信将会有某种程度的通胀,这一数字意味着,典型的受调查人实际上预期自己的购买力在未来一年里会下降。难怪总体需求继续一成不变、毫无起色。”—— Karen Dynan,布鲁金斯研究所副所长、经济研究联席主任

  


图25:随着工会会员人数下降,中产阶级收入也在下降
999.JPG
  



  
【注:红线代表美国工会会员百分比(标于左侧),蓝线代表中产阶级收入在国民总收入中所占百分比(标于右侧)】

  

“2011年将被世人铭记,这一年的社会运动把收入不平等和中产阶级的困境推到聚光灯下。在占领华尔街和99%运动与极端不平等作斗争之前,威斯康辛州和俄亥俄州的公民们已经奋起保卫有助于推动平等的组织,反对剥夺公职雇员集体谈判权利的企图。如本图所示,工会运动的衰落,是解释为什么国民收入会不合比例地流向1%、而不是广大中产阶级的一个主要原因。” —— David Madland,美国进步中心美国工人项目主任

[ 本帖最后由 构图军师 于 2011-12-31 15:41 编辑 ]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2-31 14: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图表4

六、其它

  


图26:“跳板曲线”:可动用资金与感知的风险

133.JPG



  
【注:向上箭头表示可动用的资金,向右箭头表示感知的风险及推想的恐惧】

  
“这是我最喜欢的2011年图表——其它有金融危机发生的年头也一样。这是“跳板曲线”,它显示出公司的可动用资金数额(“变现性”),随着公司所感知的风险增加而跨过一道“恐慌门槛”。最近经历这一曲线的公司当然是明富环球(MF Global),但它只是一长串例子中的一家公司罢了。我最初是在1985年画出这条曲线,为的是描绘大陆伊利诺伊银行的垮台。我称它为“跳板曲线”,因为这也是人在跳板上行走的路线。”—— Alex J. Pollock,美国企业研究所常驻研究员

  


图27:世界最强经济实体:1870-2030

122.JPG   



【注:图中的国名依次为——1870:英、法、德,1950:俄、美、英,1973:日、美、德,2010:中、美、日,2020:中、美、日,2030:中、美、印】

  

原作者注:本指数是一个国家在世界国内生产总值、贸易额及世界资本净出口中所占份额的加权平均值。指数范围从0到100%(净债权人),但也可能是负值(净债务人)。权重如下:国内生产总值:0.6(其中一半是通过市场衡量的国内生产总值,另一半按照购买力平价汇率计算),贸易:0.35,资本净出口:0.05。

  
“本图来自Arvind Subramanian的新作:《日蚀:生活在中国经济支配地位的阴影中》。这本书在三个方面很有趣。首先,它大体追踪了前面两个超级大国——美国和英国的经济支配历程。第二,它认为今天在支配地位方面,中国已经接近与美国势均力敌的水平。第三,它认为按照中国和美国经济增长的保守假设,到2030年,中国可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经济霸主。” —— Steven R.Weisman,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

[ 本帖最后由 构图军师 于 2011-12-31 15:45 编辑 ]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2-31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比

为什么美国未来的财政状况远远好于欧洲?
David_资本实验室于2011-12-31 09:22:46编译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后,欧洲内部长期积累的主权债务问题被迅速激发出来,为全球经济又添上了一记重创。可以确定的是欧洲的问题根源于自身,而华尔街金融大鳄的恶意投机与评级机构的“唱衰欧洲”同样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在这背后,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与欧洲对全球金融体系主导权和世界货币地位的明争暗夺。

Tags:美国 | 欧盟 | 葡萄牙 | 希腊 | 欧元 | 西班牙 | 主权债务危机 | 欧债危机
导读】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后,欧洲内部长期积累的主权债务问题被迅速激发出来,为全球经济又添上了一记重创。可以确定的是欧洲的问题根源于自身,而华尔街金融大鳄的恶意投机与评级机构的“唱衰欧洲”同样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在这背后,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与欧洲对全球金融体系主导权和世界货币地位的明争暗夺。
不管本文是否代表了近期诸多美国媒体“唱衰欧洲,亮化自己”的论调,对于认识两种危机的根源与走势还是有一定价值的。文章认为美国在未来的财政状况优于欧洲国家,原因大体是:美国的资源比欧洲更丰富,更有钱;美国在技术创新方面明显优于欧洲;美国政府比“同床异梦”的欧盟成员国更高效……。在这些因素中,我觉得美国强大的创新能力、大批了不起的公司最为宝贵,而这正是支撑美国全球主导地位的核心力量。

【译文】大量经济学家认为美国将会很快和欧洲国家面临同样的债务负担、预算问题、衰退以及增长乏力,而这将意味着美国开始步入持续数年的经济停滞。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美国和欧洲任何一个国家,以及作为一个整体的欧盟的区别在于:美国有着更广泛的资源,包括:自然资源,知识产权,以及最积极的中央银行,还有单一的政治体制。美国即将走出危机,而欧盟的危机才刚刚开始。

1.自然资源


许多欧盟国家自然资源极为匮乏,使得这些国家成为昂贵商品的净进口国,包括石油和农产品。这些资源不只昂贵,而且易受到价格飞涨的影响。在今年比一个季度稍长一点的时间内,石油价格就由70美元/桶涨到100美元/桶。

美国已探明石油储量为980亿桶,居世界第7位。欧盟只有51亿桶,列第24位。在欧盟国家中储量最高的意大利也只有4.76亿桶。在主要粮食方面同样如此: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小麦和玉米出口国,欧盟国家则是这两种作物最大的进口地区。相比欧盟国家,美国有更强的能力应对商品供应紧张,以及价格的快速上涨。

2.知识产权


美国企业创造盈利的最大驱动力之一是:在研发方面的大量资金投入。而欧盟国家,除了德国,没有可以和微软、IBM、Google、亚马逊、Facebook、苹果媲美的企业。他们同样没有像美国电影、电视这一类基于内容创造的公司。

这些公司创造出可观的利润,为政府税基打下了坚实基础;他们独立地或者与合作伙伴一起创造出大量的就业机会,同时还形成了一个数千亿美元的现金池。苹果来自海外的收入超过400亿美元。IBM和微软来自海外的收入则大约占到总收入的50%。

在去年,美国专利商标局授予了245,000件专利,其中122,000授予给美国公司和居民。在同一年,德国授予给德国公司和居民的专利少于14,000件。意大利授予的同类专利则少于2,300件。美国公司在研发投入上增长快得多,去年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为2.7%,欧盟的平均比例只有1.73%。在财政困难的欧盟国家,这一比例低于1.5%。研发投入的缺乏阻碍了这些国家开发关键性技术和宝贵的知识产权。

3.银行体系


美国的银行体系在不良资产救助计划(TARP)以及美联储短期紧急借款窗口的支持下已经摆脱困境。大部分行动在2008年信贷危机后开展,在2010年结束。TARP对银行和汽车产业的总注入资金达到4110亿美元,挽救了美国最大的银行和两家汽车公司。

在欧盟,银行的大额、高成本援助似乎尚未开始。这些援助的成本将被这一地区的政府承担,而其中一些国家已经因为主权债务问题深陷财政困境。欧元区新的银行危机很可能因大量债务的核销而被引发。区域内的银行仅因希腊债务违约就损失了1000亿欧元之巨,在意大利、西班牙身上可能会损失更大。

4.GDP


美国在最新一个季度的GDP增长可能超过2.5%。一些专家预期明年的增长将达到3%。这意味着在经历3年的衰退之后,美国公司与个人税基已经开始扩大。GDP的增长使得美国有机会削减未来的赤字。而欧元区许多国家还处于衰退或明年会陷入衰退。

欧洲一些国家一直没有走出2007年到2009年的低潮。西班牙预测其衰退将会持续到今年四季度以及明年一季度。意大利在三季度陷入了新的衰退,这已经是意大利自2001年以来的第5次衰退。对于欧洲各经济体最明显的担心在于其将受到预算紧缩的影响,而这将削弱这些国家刺激工业生产与消费支出的能力。

5.就业


美国失业率已经从两年前的10%下降到上个月的8.6%,一个月创造出150,000个就业机会,大多数就业机会来自于私营部门。这有利于联邦政府扩大税基,并削减长期失业保险支出。

在欧洲一些国家的失业状况比美国严重得多。在其他国家,失业率正快速恶化。西班牙的失业率在三季度上升了0.5个百分点,达到21.5%。在25岁以下人口中,失业率接近40%。法国失业率在11月达到12年的最高点。希腊失业率达到18%,如果旅游者减少,失业率将很快上升到20%。而对于受危机影响最深的欧洲国家来说,没有一个国家有资金来推出就业振兴计划。

6.主权债务负担


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只有2%。在受苦最深的欧元区国家,收益率达到5%-7%。在美国赤字上升的同时,美国的借贷成本已经低于预期。即使美国赤字在下一个十年达到惊人的水平,美国国债成本仍将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

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接近7%。西班牙为5.3%,葡萄牙则为13%。不管是绝对数字,还是与GDP的比例,欧盟国家的预算赤字前所未有,借贷成本也是空前高企。在一般情况下,即使像意大利这样的的国家有能力借款以填补赤字,主权债务当前的成本也是难以为继的。

7.政治体制的差别


美国政治体制即使经历过多次无序状态,但远没有欧盟国家那么断裂化,这意味着美国更容易采取有效的财政支持计划来降低赤字。美国国会和总统由单一的选民群体选出,更易于进行重要的政治革新,特别是在大选期间。

欧盟的缺陷在于各国政府由本国居民独立选出,这使得欧元区国家貌合神离。英国就刚投票反对欧盟的一项旨在克服区域内财政困境的计划;芬兰的芬兰人党已经决定不加入针对区域内困难国家的财政援助计划;德国的一些实力团体也反对本国在欧盟救助计划中担任领导角色。如果希腊决定实施债务违约,或者德国削减援助支出,都会把这个区域的27个国家抛入财政恐慌。

8.央行的不同姿态


当危机来临时,美联储做好了准备,强力支持美国鑫融系统,向银行开放了紧急借款机制,为JP摩根提供信贷安排,以收购贝尔斯登;同时救助了AIG这一全球最大的保险公司。美联储还通过两轮量化宽松政策恢复整体经济,并表明可能会实行第三轮量化宽松。

对于欧盟财政状况来说,欧洲央行则更像一个问题,而不是解决办法。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已经重申不会购买受困国家的国债。在欧盟经济最不稳定国家的银行存款已经以创纪录的额度撤离欧洲,而存入到美国这样更“安全”的国家,连累了这些国家的银行放贷以创造经济机会。如果这些国家自身的金融系统崩溃,救助这些银行从根本上来讲是不可能的。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2-31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特视角看欧元

预测2012金融走势
Shierzou于2011-12-31 09:10:09翻译
明年世界经济如何?欧元会走向何方?世界动荡不安的经济对于企业有何影响。专家为你一一剖析明年的金融走势。

Tags:经济管理 | 金融预测 | 预测学   
展望2012年金融业——我们的专家团队预测2012年可能发生的事


2012年欧洲单一货币制度有可能幸免于难,但是持续几个月越陷越深的危机使得只有那些自欺欺人者能在毫无防备的私底下郑重其事地坚信这一出发点是好的只是设计不到位的货币制度仍会以目前的形式存活下去。他们认为单一货币制度能为商业保驾护航的同时使欧洲各国团结一致共享和谐的财政关系。

确实,预计默克尔和萨科齐等辈会争先恐后地出台更多的救市方案。同时大家会对他们坚持欧元不倒的论调心生厌倦。大家转而会同情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疲于坚持其带领的欧洲央行不可能也不会无节制地印刷大量货币以挽救央行负责管理的欧元,即便钞票印刷机能挽救欧元的命运。

看看小小的希腊,民主有名无实。无能的政府或多或少受从法西斯年代便掌握其实权的盟友左右,只能眼睁睁地让危机演化成灾难,最后这一危机也无关紧要了。

因为只要银行家、投资者尤其是选民对欧元不再抱有希望,欧元真正的主角——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将会被这一无法挽回的现实无情抛弃。

只要其未经选举产生的新政府技术官僚无法抑制住不断上涨的让罗马走向破产的主权债务市场收益率,富足而自负的意大利人决不会长时间在一旁悲天悯人。他们寄希望于出现一位新的政治候选人——也许比意大利前总理贝鲁斯科尼更强悍——代表政府作出“自已自主,放弃欧元“的决策。

法国五月大选在即,法国人会盯紧这些候选人——如果他们还没有任何举动的话——法国人会认识到这些人都无法解决欧元危机。也就是说,如果德国人对于不断恶化的危机不再坐视不管,而首先提出解决方案以结束这一危机的话,法国人只好听天由命。

转折点在于2011年11月23日,德国政府设法仅销售其公开发售的十年期国债的三分之二。政府自留三分之一国债的做法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异常,这表明德国政府的偿债能力没有问题。但此时市场发出的信号为:购买这些国债作为借款给政府的投资者对购买长期的欧元资产存有戒备之心,因为他们担心欧元撑不了十年。

更悲观的预测便是在新的一年欧元已彻底完结。没那么骇人听闻的版本是欧元还会挣扎一阵,最终奄奄一息需要上呼吸机以苟延残喘。不管怎么样,只要市场担心欧元会终结,投资者就会开始转移其资金,大部分人一般选择美元作为避险工具。只要潘多拉的盒子一经打开,谁会愿去后调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欧元对商业的影响更是不可估量。现已出现了航空公司不愿签通常购买飞机的12年期财务合同——而只愿签为期6个月的合同——因为围绕着欧元价值的不确定性使得欧洲银行捉襟见肘无法筹集足够多的美元。

当然,美国银行虽损失严重,但遭受损失的是航空融资中的小企业。还没有迹象表明美国的银行要涉足航空市场。空客和波音都在大谈为了让装备线继续运转只能当大债主了。 但经营业绩不错的飞机制造商为何令银行专家不愿加入分一杯羹呢?航空业虽然在金融风暴袭卷全球之际安然无恙,但2012年将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危险。

航空航天的供应链体系能够改变该行业的地缘布局。对欧元完结的预期是该体系需要面对另一重挑战。

多年来,因以欧元或美元交易有得有失,欧元区的公司被迫向北美扩展或并购北美企业以保护其免受汇率波动造成的损失。但在欧元区存在的普遍不满是欧元被高估导致利润受损。对欧元崩盘的预期也将刺激着公司向北美扩张以免受货币动荡的损失。

同样地,满腔热情要收购欧洲企业的美国企业如今也要再三惦量其投资的可行性。无论如何,欧元危机一旦继续恶化,收购企业的价格有可能还会下降,故最好的办法是持币观望。

若欧元解体以欧元名义签订的合同怎么办,这确实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当初欧元创建之时经济稳定,旧货币体系下的合同自动平稳地以广泛同意的汇率过渡至单一的新货币合同。要逆转这一过程并不能做到无缝衔接。所有这些围绕欧元崩溃的操作是要解决航空航天产业联盟面临不断亏损的压力。

采取防御性战略的公司正在寻找并购机会以进入民用航空市场来挽回军事预算缩减所带来的损失。供应商们普遍寻求集中于少数几个领域的专业化道路或发展成为大系统整合商。随着一级承包商和机身制造商面临着削减成本的残酷压力,这必定加剧这一趋势发展。

2011年,并购热席卷全球,但2012年千万要警惕过于频繁的并购行为——但愿公司能够自行解决重组问题而不会对货币危机的反应过于惊慌失措。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2-31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劣质投资

中国2012:哈耶克比凯恩斯吃香



中国在2011年为别人的债务问题担忧,2012年轮到为自己的债务问题担忧了。中国领导人曾是凯恩斯药方的坚定信仰者,但在2012年可能不得不遵从凯恩斯的学术对头哈耶克的理论。

中国2012:哈耶克比凯恩斯吃香


中国在2011年为别人的债务问题担忧,2012年轮到为自己的债务问题担忧了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的《通论》在出版二十年后才被翻译成中文,但对于当时的一些中国读者来说,仍然为时过早。这本书的中文版在1957年出版时,正值毛泽*东 发动“反右派”运动的时候。凯恩斯的理论被说成是“反科学、反人民”的,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为资本主义辩护”的罪恶。

五十多年以后,情况大不一样了。当今的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和温家*宝成为凯恩斯药方的坚定信仰者。在应对2008年的金融危机时,他们认可了一个大胆的经济刺激方案,在制造财政赤字的同时,推促银行加大贷款力度。这个措施,使他们有特色的资本主义免于剧烈衰退的后果。


2012年,如果美国的经济停滞和欧洲的债务危机再次危及世界经济,他们可能需要采取类似措施。但是新领导人习近*平和李克*强(预计年末接班)可能不会像他们的前任那样对凯恩斯如此钟情了。他们大概不得不遵从另一个已故经济学家、凯恩斯的学术对头弗利德里克•哈耶克的理论。

凯恩斯关心的是投资不足的问题,即企业家投资支出太少,以致人们不能充分就业。但哈耶克关心的是劣质投资的问题。他认为,假如信贷过于宽松,企业家会纷纷投资于不自量力的项目,造成收益期过长,缺乏成效,使社会资源紧缺。

在中国,不自量力的项目随处可见,比如“鬼城”问题。内蒙的鄂尔多斯,在政府的命令下,建成很久后还鲜有人入住。【译者注】虽然中国的投资异乎寻常地快速增长,但储蓄率也异乎寻常的高。在这样的节约型经济中,利息率肯定会低,信贷肯定会充足,投资当然会旺盛。

但是在2009和2010年,事情有些过分了。在政府的鼓励下,2009年一年,中国的银行贷款增加了近9.6万亿元(1.5万亿美元),一个 叫银行信贷分析的研究公司指出,这个数字相当于整个印度信贷体系的贷款规模的两倍。换句话说,中国的银行系统在一年中就把两个印度贷出去了。


中央政府将插手


这些贷款大部分流入地方政府支持的约一万个投资公司手中(地方政府是不能直接借贷的)。这些投资公司进而安排了建造公路、桥梁、灌溉系统以及一些用 途堪疑的房产项目。这些贷款把地方政府的债务增加了大约5万亿元,目前债务总额达到了10至14万亿元,占GDP的25-36%(见图表)。

中国当局现在已经承认了早已明显的事实:很多这样的建设项目不能产生足够的收入来还贷。在云南和其它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了债务违约的现象。其中一些项目将会半途而废。这就是哈耶克所说的“病态投资”,即没人付钱或没人需要的投资成品。

哈耶克的学生们把他戏称为“弗拉克图爱森斯先生”,因为他对经济周期的上升和下降问题有极大的学术兴趣,经常带着浓重的奥地利口音把 fluctuations(上下波动),念成“弗拉克图爱森斯”(fluctooations)。他认为,在经济繁荣时期的病态投资,会引起下一个时期 中的衰退,正像前一天晚上的狂饮滥觞会造成第二天早上的醉卧不起。

前途不明

这个道理看起来很直观,但实际上常常令人费解。在哈耶克之后34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保罗•克鲁格曼,曾质疑“醉卧”理论关于衰退原因的说法。他说,“从来没有人解释清楚为什们过去的劣质投资会造成今天优质工人的失业”。假如一个经济体在失当的项目上浪费了资本,从而使其人民境况恶化,为什么很多人会失业呢?当经济状况不好的时候,人们不是应当更多地工作,而不是减少工作吗?

哈耶克主义者的答复是,在劣质投资已经投入后,经济需要时间来重组。银行的贷款坏账会挫伤放贷银行的信心,影响他们为新投资项目融资的能力。此外,工人们被解雇后,需要时间来找到新的雇主或学习新的工作岗位所要求的技术。

哈耶克确信,政府在减轻经济恢复过程的痛苦上,做不了太多事情。哈耶克的这个观点争议很大。即便他是对的,政治家们也拒绝接受它,中国的决策者们当然也不例外。中央政府将插手进来,帮助银行和他们的债务人承担债务重负。

政府将采取什么样的举措仍然不清楚。他们可能会运用公共资金来完成某些待完成的基础设施项目,而不是让桥梁或道路的建设半途而废;他们可能会强迫银行勾销一些贷款;对于一些损失过重的银行可能会增资。这些举措可能具有公开的性质,也可能在暗地里,通过放松监管条例或变相补贴的办法来实行。


有个中国学者最近宣称,哈耶克在中国的知名度比在西方还高。但是,正像西方的决策者们一样,中国的决策者们将会发现,哈耶克对经济周期的诊断比他开出的药方更令人信服。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2-1-2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改变---奥巴马的新年讲话

【2011.12.31】奥巴马每周电视讲话:在新的一年里共同努力(MP3+MP4)
ronnie01
在本周的讲话中,奥巴马总统告诉美国民众,尽管在新的一年里会面临艰难的辩论,但通过大家的参与,我们依然可以实现经济增长并创造就业。奥马巴总统将继续为确保每个人都拥有平等的机会并承担平等的义务而不懈努力,在我们走进2012之际,所有美国人都应该让华盛顿牢记什么才是对中产阶级最重要的事情。通过参与辩论,美国人民已经证明自己可以带来改变,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将继续团结一致,把国家推向前进,帮助每个美国人找到应得的发展机会。

Tags:快乐 | 奥巴马 | 讲话 | 2012 | 新年 | 每周  



     

每周电视讲话:在新的一年里共同努力向前

        
华盛顿:在本周的讲话中,奥巴马总统告诉美国民众,尽管在新的一年里会面临艰难的辩论,但通过大家的参与,我们依然可以实现经济增长并创造就业。奥马巴总统将继续为确保每个人都拥有平等的机会并承担平等的义务而不懈努力,在我们走进2012之际,所有美国人都应该让华盛顿牢记什么才是对中产阶级最重要的事情。通过参与辩论,美国人民已经证明自己可以带来改变,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将继续团结一致,把国家推向前进,帮助每个美国人找到应得的发展机会。

        
大家好!2011接近尾声,2012马上来临。值此新春之际,我祝愿大家新年快乐,健康幸福!

        
过去的一年我们国家遇到了很大的挑战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我们结束了一场战争,另一场也接近尾声。我们重创了基地组织,让美国更加安宁。我们与全球的伙伴和盟友们一起面对自然灾害和变革。尽管还有很多的人依然要艰苦支撑,但我们很欣慰的看到美国的经济有了复苏的迹象。

        
毫无疑问,2012将带来更多改变。在我们进入新年之际,我真心希望我们能直面这些改变,并让这些改变来的更强烈些——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巩固中产阶级地位。

        
我之所以充满希望,是因为我们看到在圣诞节前,国会议员一起努力避免1.6亿美国人民的税负上升——这为一般家庭在每份薪水单上节省了40美元。他们还确保了美国人民在失业时的保险不被终止。我期待着国会能在2012年将延长这些规定的工作完成好。

        
很高兴能看到国会议员们为千百万工薪人员做些好事情。但这是因为有你们参加的辩论,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这一切才成为可能。通过email、Twitter、或电话,你们让你们的代表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那就是你们的生命、你们的家庭和你们的幸福。你们有勇气相信自己的声音会带来改变。在最后的一天,这些让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更重要的是,你们让我对2012充满期待。因为我们还将面临很多艰难的辩论和艰苦的斗争。如同以前我所说过的,我们处在对中产阶级而言不成则败的关键时期。在未来几个月里我们在各方面的行动将决定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国家,以及我们希望我们的子孙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成长。

        
作为总统,我承诺我将竭尽全力让美国成为辛勤劳动和责任心受到奖励的地方——成为每个人都享有公平的机会并承担公平的义务的地方。这是我所信赖的美国。这也是大家所熟知的美国。我相信,只要我们团结一致,让华盛顿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那么,我们就能让国家继续前进,并保证每个美国人都能得到应得的机会。

        
谢谢收看。米歇尔、玛莉亚、萨莎、波和我一起祝大家新年快乐。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2-1-2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加艰难和考验----欧洲领袖的新年献词

欧盟领袖预言2012年比2011年更糟糕
Angela Merkel says new year will 'undoubtedly' be harder than the last as eurozone crisis hangover prompts more austerity
安吉拉·默克尔称欧元区危机的后遗症,需要更多的紧缩措施,新的一年“毫无疑问”会比去年更艰难
Lizzy Davies and agencies
guardian.co.uk, Sunday 1 January 2012 12.45 GMT
The German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has warned that the year ahead will "undoubtedly" be harder than 2011 in the starkest of a series of downbeat messages from European leaders dominated by fears over the economy.
丽齐·戴维斯和其他媒体
卫报,2012年1月1日星期日,格林尼治时间1245


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警告说今年“毫无疑问”会比2011年更艰难,欧盟领袖们充满对经济的担心,他们发出了一系列悲观的信息。

Merkel said Europe was experiencing its "harshest test in decades" but would ultimately be made stronger by the crisis.
Urging greater European co-operation to salvage the Euro, Merkel said the German economy was performing well "even if the next year will undoubtedly be more difficult than this one".
默克尔称欧洲正经历“它数十年来最严峻的考验”,但经历了这次危机的欧洲将更为强大。
默克尔要求全欧洲合作以拯救欧元,默克尔称“即使明年毫无疑问比今年更艰难”德国经济依然运行良好。
Her solemn new year greeting, broadcast on Saturday, set the tone for those of her European counterparts.
她周六广播的庄严的新年致辞给她的欧洲同伴们设定了基调。
The Greek prime minister, Lucas Papademos, spelled out a continuation of harsh austerity measures, while the Italian president, Giorgio Napolitano, warned that sacrifices would have to be made if the country was to avoid "financial collapse".
希腊总理卢卡斯·帕帕季莫斯阐明了将继续严格的紧缩措施,而意大利总统乔治·纳波利塔诺警告说为了让国家避免“财政崩溃”必须作出牺牲。
The French president, Nicolas Sarkozy, said people had to be "courageous" when facing the challenges ahead. "I know that the lives of many of you, already tested by two difficult years, have been put to the test once more. You are ending the year more worried about yourselves and your children," he said, adding: "This unprecedented crisis, which is without doubt the worst since the second world war, is not over".
法国总统尼古拉斯·萨科齐称人民在面对挑战时应当“勇敢”。他说:“我知道你们许多人经历了两个艰难的年头,又不得不承受这一次的考验。在过去的这一年中,你们为自己和孩子担心许多。不过,这场二战后最严重的史无前例的危机,还没有结束。”
But Sarkozy, who is lagging behind in the polls just months from a presidential election, vowed that there were nonetheless "reasons to be hopeful" and that no further public spending cuts would be made.
法国总统大选只剩几个月时间,萨科齐在民意调查中依然落后。他声明“有理由保持乐观”,重申没有进一步削减开支的计划。
Napolitano was less eager to gloss over the economic position of a country which last year was feared to be on the brink of becoming the next eurozone country to seek a bailout. "Sacrifices are necessary to ensure the future of young people; it's our objective and a commitment we cannot avoid," he said in his new year speech.
意大利在去年处于成为欧元区下一个受援国的边缘,总统纳波利塔诺也无意掩饰经济局面。他在新年致辞中说:“为了保证年轻人的未来,必须作出牺牲。这是我们不能逃避的目标和义务。”
"No one, no social group, can today avoid the commitment to contribute to the clean up of public finances in order to prevent the financial collapse of Italy," Napolitano added.
他还说:“在如今的局面下,没有任何人或者社会团体可以逃避为整顿公共财政、避免意大利财政崩溃作出贡献的义务。”
As growth stalls in countries across Europe, governments are coming under pressure to make further cuts to spending and fears are growing that 2012 could bring a second recession.
由于欧洲各国的经济增长停滞,各国政府在压力下将进一步削减开支,越来越多的人担心会在2012年陷入又一次衰退。
In Greece – the first country to have sought a bailout in 2010 – Papademos warned there would be no let-up in the austerity measures, which many Greeks feel are too tough. "We have to continue our efforts with determination, so that the sacrifices we have made up to now won't be in vain," he said in a televised address.
在2010年第一个寻求援助的国家希腊,帕帕季莫斯警告说紧缩措施没有任何放松的可能,而许多希腊人认为紧缩措施已经太严厉了。帕帕季莫斯在一次电视讲话中说:“我们必须坚定地继续努力,让我们已经作出的牺牲不至于毫无价值。”
Papademos, an economist who was appointed to lead an interim coalition government in November after the resignation of George Papandreou, insists the measures are essential if Greece is to continue to receive bailout funds.
去年11月,在乔治·帕潘德里欧辞职后,经济学家帕帕季莫斯获任为过渡的联合政府的总理,他坚持为了继续得到援助资金希腊必须继续采取关键的紧缩措施。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 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市场经济并不是中国改革最初的目标,那些决心使中国富强的领导人,中国只能走试验之路

同理:让股民盈利并不是股市设立者和管理层的最初设想和日常考虑目标,只能是其他政策的附带效应,所以要理智、清醒。
同时记住下边这句话:

开放、自由的思想市场,不能阻止错误思想或邪恶观念的产生,但历史已经表明,就这一方面,压抑思想市场会遭至更坏的结果。一个运作良好的思想市场,培育宽容,这是一副有效的对偏见和自负的解毒剂。

科斯:缺乏思想市场是中国经济险象丛生的根源
凤凰网财经讯 《财经》年会2011年12月14-15日在京举行,凤凰网财经全程进行现场报道。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百岁老人科斯在会上发表视频致辞。他说我有重要的话要对中国说,“如今的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重要问题,即缺乏思想市场,这是中国经济诸多弊端和险象丛生的根源。”

以下为其致辞实录:

我很高兴能够参加2012《财经》年会,尽管暮年之躯使我无法躬逢其会。两周后(12月29日),我将年满101岁了。在我这个年纪,生命已然吃力。若不是我有重要的话想对你们说,我就不会接受《财经》的盛情邀请,借今日之际发言。

过去三十年来,中国发生的令人瞩目的市场转型,是出乎人们意料的。这并不是否认或贬低中国政府及其领导人,特别是邓小平所发挥的关键作用。然而是我们称之为“边缘性的变革”,将私人企业家和市场的力量带回了中国。

饥荒中的农民发明了承包制,乡镇企业引进了农村工业化,个体户打开了城市私营经济之门,经济特区吸纳外国直接投资,开启劳动力市场。与国有企业相比,所有这些都是中国社会主义经济的边缘力量。

在改革之初,私有化是被禁止的,放开价格也不允许,妥协的结果是价格双轨制,而且,而社会制度,对中国新兴的私人企业家保护也不充分。但是,中国坚持社会主义也为中国的改革创造了意想不到的有利条件。

因为市场经济并不是中国改革最初的目标,那些决心使中国富强的领导人,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以依靠。别无他法,中国只能走试验之路。这样的心态,再加上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使中国领导人胸襟开放,渴望尝试新事物,并怀疑任何事先设定的蓝图。

如果我们还记得,中国在上个世纪50年代,是如何亦步亦趋地模仿苏联,我们就更加容易理解,这种开放的心态及其对政策的直接影响。当中国苦苦追寻富强之路时,它逐渐摆脱了激进的意识形态,回归到实用主义。

在艰难的过程中,中国依靠的是自己的文化资源------实事求是。尽管邓小平把它称为“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实事求是”是传统中国的文化大义。正如我们所知,中国有悠久的商业与贸易的历史,家族企业和集市长期存在。正如我从马可波罗了解到的,中国使用纸币远远早于西方。在其市场转型期间,中国自然地从传统中找到了许多相关的理念和制度。随着对市场经济的追求,中国反身求己,回归到自己的文化根源,这个发展令人瞩目。

回顾中国过去三十多年,所取得的成绩令人惊叹不已,往前看,未来光明无量。但是,如今的中国经济面临着一个重要问题,即缺乏思想市场,这是中国经济诸多弊端和险象丛生的根源。

开放、自由的思想市场,不能阻止错误思想或邪恶观念的产生,但历史已经表明,就这一方面,压抑思想市场会遭至更坏的结果。一个运作良好的思想市场,培育宽容,这是一副有效的对偏见和自负的解毒剂。

在一个开放的社会,错误的思想很少能侵蚀社会的根基,威胁社会稳定。思想市场的发展,将使中国经济的发展以知识为动力,更具可持续性。而更重要的是,通过与多样性的现代世界相互作用和融合,这能使中国复兴和改造其丰富的文化传统。假以时日,中国将成为商品生产和思想创造的全球中心。你们中的一些人,或许将有机会看到这一天的到来。

[ 本帖最后由 构图军师 于 2012-1-23 00:30 编辑 ]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 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吴敬琏:寻租膨胀无以复加 改革需要顶顶层设计

财新《中国改革》记者 张剑荆 特约记者 斯方吾

对话人:吴敬琏

采访者:张剑荆 财新《中国改革》记者

斯方吾 特约记者

近几年来,关于改革的共识出现弱化趋势甚至破裂的议论一直受到各方面的关注。相对于前期改革,经济改革所要解决的深层次问题更加复杂,而且,多数与政府治理息息相关。目前的关键问题是政府改革严重滞后,政府主导的倾向进一步强化,行政权力与垄断利益相互结合,不仅阻碍了改革步伐的推进和改革利益的公平分享,而且,有的领域还出现了社会溃败的迹象。可以说,中国社会又处在一个新的十字路口,没有什么问题比选择什么样的道路和未来改革的方向更加牵动人心。

最近两个月,财新《中国改革》记者在多个论坛上见到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每一次,他都是人气最高的学者。往往是不待主持人介绍完毕,会场上便掌声骤起。吴先生演讲的风格率直平易,逻辑清晰,总是直指要害。在这几次会议上,财新《中国改革》记者与吴先生有过几次深入交流。他阐述了对中国改革问题的最新思考,呼吁不仅要改革的“顶层设计”,更需要改革的“顶顶层设计”,确认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改革路线,重启改革议程。

我们正处在新的十字路口上

财新《中国改革》:与上世纪80年代乃至90年代的情况不同,人们对改革的功过和改革的前途意见纷纭。有人说改革共识破裂了,甚至认为改革已死。但是,从最近两个月以来几个论坛上传递出来的观点来看,大多数人对改革是有共识的,虽然他们对前一时期改革停滞不前甚至倒退感到失望,大家对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还是满怀期待。为什么在改革开放30多年以后还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吴敬琏:我认为,基本的原因是我们还走在改革的半途:一方面市场化改革取得了重大的成就,在上世纪末期,把市场经济的初步框架建立起来。另一方面,在一些领域中,改革的大关还没有过。目前形成的经济体制是半市场、半统制的过渡体制。于是,从这种体制建立之日起,就引人注目地出现了“既是最好的时代,又是最坏的时代”的“两头冒尖”的状况。

从好的方面说,一个对世界市场开放的市场经济框架的初步建立,解放了久为落后制度所束缚的生产力,促使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经济实现了持续的高速增长。具体表现为:(1)为过去在“全面专政”体制下被无情压制的私人创业开拓了空间。到20世纪末,中国已经涌现了3000多万家的民企。它们乃是中国出人意料发展的推动力量。(2)大量原来没有充分发挥作用的人力、物力资源得到了更有效的利用。这极大提高了中国经济的整体效率,加快了工业化、城市化的进度,促成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度增长。(3)对外开放政策的成功执行,在一定时期内因净出口需求弥补了消费、内需不足的缺陷,从需求方面支持了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4)对外开放的另一个重要作用,是在自主创新活动还没有培育起来的情况下,通过引进国外的先进装备和吸收国外的先进技术,迅速缩小了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在过去200多年间积累起来的巨大技术水平差距,使高速增长得到技术进步的有力支撑。

然而另一方面,目前建立的市场经济体制还是很不完善的,其主要表现是:国家部门仍然在资源配置中起着主导的作用。具体说来,表现在以下方面:(1)虽然国有经济在国民生产总值中并不占有优势,但是,它仍然控制着列宁所说的“制高点”,即“国民经济命脉”。国有企业在石油、电信、铁道、金融等重要行业中继续处于垄断地位;(2)各级政府握有支配土地、资金等重要经济资源流向的巨大权力;(3)现代市场经济不可或缺的法治基础尚未建立,各级政府官员有着很大的自由裁量权,他们通过直接审批投资项目、设置市场准入的行政许可、管制价格等手段对企业的微观经济活动实施频繁干预。

这种过渡体制建立后,就出现了两种可能的发展方向:或者是政府逐渐淡出对微观经济活动的干预,加强自己在市场失灵的领域诸如市场监管和提供公共产品等方面的职能,使过渡性的体制逐渐成长为在规则基础上运转的现代市场经济(我把它称为“法治的市场经济”);或者不断强化政府对市场的控制和干预,不断扩大国有部门的垄断力量,蜕变为政府全面控制经济社会发展的国家资本主义畸形体制。这就是我为什么在世纪之交提出“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两种前途摆在我们的面前,一条是政治文明下法治的市场经济的道路,一条是权贵私有化的道路,中国面临严峻的选择。

在改革大步推进的时候,比如说,上世纪90年代初期,在“南巡讲话”前后放开了价格,“官倒”无所施其技。那时候,大家就很高兴。但是,当改革受到阻碍的时候,行政权力就会扩张,腐败就会蔓延,就会出现贫富分化。这种情况,引起了大家的不满。不幸的是,这两种前途的争斗愈演愈烈,正确的一方并不占有优势。而“左”是对“右”的惩罚。贪腐的盛行使力图恢复“全面专政”旧体制的极“左”力量,能够蛊惑对贪腐怀有正当义愤却不明就里的人们,追随他们去反对市场化、法治化、民主化的改革。

这样,就使我们站到了新的历史十字路口上。何去何从,将决定中国的前途和命运。不同的取向将决定政府领导在中国历史进程中是起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作用。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 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续1

当前中国面临的最严重危险是权贵资本主义

财新《中国改革》:在国内,你是最早提出要警惕权贵资本主义危险的经济学家。我们注意到,你早在1999年就提出过权贵资本主义对改革的危害,你曾说:“如此巨大的‘寻租’利益,也会培育起一个人多势众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会力图在我国制度变迁的过程中,利用权力不但进行‘寻租’,而且进行‘设租’活动,以便造成新的寻租可能性。如果政府不能采取坚定而正确的措施制止事态的发展,弄得不好,由寻租到设租,会构成腐败泛滥的恶性循环。那么当这种权贵资本在一个国家居于统治地位时,大量社会财富被少数人鲸吞,广大群众则陷于普遍的贫困之中。这种情况在某些原来的社会主义国家已经发生了,我们决不能听任它在中国重演。”你的呼吁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响应。但是,也不得不说,这一警告对于改革的实际进程影响有限,权贵资本呈现出越来越膨胀的势头。在很多关键领域,利益格局固化了,权力部门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故意设租,特殊既得利益集团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既得利益。在所有的领域,改革都面临着很大的阻力。

吴敬琏:各级政府不断强化资源配置的权力和对经济活动的干预,使寻租的基础在许多领域继续保持甚至扩大。由于体制的演进会有路径依赖,一旦进入政府主导的路径,从寻租活动中得利的特殊既得利益者,必然会力求推动“半统制、半市场”的经济体制向国家资本主义乃至权贵资本主义蜕变。所谓权贵资本主义(也称官家资本主义),就是毛泽*东所说的“官僚资本主义”,即“封建的、买办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这样的体制对于权贵资本和特殊既得利益集团来说,是最理想的。

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些寻租者中,有相当一部分在前期改革中曾经支持过改革。但是,当改革走到了半途,他们作为增量改革的获益者,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希望维持甚至扩大行政权力广泛干预市场和经济体制的“双轨”状态,以便继续利用自己的特殊地位自由自在地弄权寻租,发财致富,而不愿继续前行,去努力建立规范的、平等竞争的市场。于是,就出现了我在上世纪90年代指出的“规范化的改革往往被有些人说成是‘理想化’乃至‘保守思想’,而花样百出的‘寻租’活动,如鲸吞公共财富的‘产权制度改革’,圈地运动式的‘土地批租’,掠夺广大股民的金融魔术等却被这些人以‘改革’的名义歌颂备至,说那是足以富国富民的灵丹妙药,瞬忽间就风行全国”的奇怪现象。随着改革的深入,寻租的社会力量保守性的一面变得越来越突出。由于他们确实曾经有过改革的经历,并且即使在阻碍或歪曲改革时也继续打着改革的旗号,所以很容易迷惑群众、使群众信假为真。

财新《中国改革》:目前大众普遍对政府对于防止事态恶化和灾变发生的措施不力啧有烦言,有人还将这种状态形容为“下定决心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种种迹象显示,官民矛盾趋于激化,你甚至也担心这种状态持续下去,可能酝酿着社会动荡。

吴敬琏:2004年经济过热发生以后,一些党政领导机关以宏观调控之名,对市场交易和企业经营进行微观干预,行政审批权力大大强化,改革的步子明显放缓,甚至在有些方面出现倒退。另外,正如我刚才说到的,因为不能用法治体系来保证经济活动的正常进行,一些从事商业活动的人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除了漂洋过海,取得外国身份,另外一种办法就是结交官府,求得荫庇。

近年来,买官卖官越来越盛行,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公权不彰,官员的个人意志能够决定企业的成败祸福。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权力不肯退出市场,反而强化对市场自由交换的压制和控制。寻租活动的膨胀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巨额的租金总量,自然会对我国社会中贫富分化加剧和基尼系数的居高不下产生决定性的影响。人民大众的不满也由此而来。

特别需要警惕的是,旧路线、旧体制的“老禁卫军们”利用群众的不满,并在某些传媒的配合下,把群众引导到反改革的方向上去。如果是这样,就会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诺斯曾经分析过由于路径被锁定带来的危险,他指出,一旦路径被锁定,除非经过大的社会震荡,就很难退出了。我们目前的情况就有这样的危险。

财新《中国改革》:你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提出“防止中国上演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缪尔达尔所说的社会溃散的‘亚洲戏剧’”。在权力寻租和腐败的侵蚀下,这些国家流乱四起,社会溃败。缪尔达尔在他1968年的著作《亚洲的戏剧》中,将某些深陷社会溃散状态的南亚国家称为“执行力极弱”的“软政权”(Soft States) 。一些人援引缪尔达尔的分析,认为只有强政府才能遏制腐败和权力寻租。

吴敬琏:缪尔达尔的《亚洲的戏剧》发表以来对南亚国家的深入研究表明,这些国家腐败盛行的根本原因并不是因为政府权力过小,而是因为过度干预经济和没有受到监督,使少数人能够利用公共权力牟取私利。以缪尔达尔讲到的印度为例。当时的印度实行尼赫鲁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政府对生产资料价格实行行政管制,对企业的生产活动实行严格的许可证制度。这样的制度安排使腐败寻租活动普遍蔓延。这种情况使A·克鲁格在她的经典论文《寻租社会的政治经济学》中,计算了印度租金总额对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作为腐败国家的典型事例。正因为这样,印度在1990年实行市场化改革以后,社会情况才有了明显的好转。

东南亚其他国家的发展历程也说明了这一点。一段时间中深陷社会溃散的国家,大都经历过军事独裁。在这期间,权贵资本盛行,特殊既得利益集团得不到有效遏制,社会不平等加剧,公权不彰,从而形成了社会溃散的局面。而社会溃散进一步加剧了寻租和腐败,一旦形成了这种局面,政府的合法性就濒于丧失,连军政府也成为“软政权”。

中国的发展历程也向我们表明,想用政府的强力管控来遏制腐败是一种不可能成功、却十分危险的处方。因为政府权力的扩张必然造成寻租基础的扩大,而寻租基础的扩大又不可避免地造成腐败的蔓延。于是,就会陷入一种政府扩权和腐败蔓延的恶性循环,把社会推向溃败的深渊。

从所有这些国家的教训看,不能抽象地谈论强政府的优势和弱政府的劣势,而是要弄清政府权力的边界。在与市场的关系上,不能取代市场,不能利用公权揽买卖。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有限的和有效的政府。面对目前的现实,很多人要求政府有更多的作为,这是有理由的,但是,需要弄清楚强化政府作用的方向是什么:是为市场的有效运行建立一个好的制度环境和提供市场所无法提供的公共产品,以便提升市场,还是用政府的强制力量去驾驭市场、压抑市场和取代市场?正如许多后发展国家现代化历史所表明的那样,必须坚定地推进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回归市场化、法治化和民主化的正途,只有这样,才能走出恶性循环。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 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续2

打破体制性障碍实现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

财新《中国改革》:和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联系在一起的,是粗放经济发展方式到集约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目标早在“九五”计划期间都提出来了,但是,进展很不理想,原因究竟是什么?

吴敬琏:经济增长方式转变不理想的基本原因,是因为阻碍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的体制性障碍还没有消除,支持创新和创业的机制还没有建立起来。在2005年制定“十一五规划”的时候,人们就很清楚,在制约发展方式转变的体制障碍中,有四个最为突出:

一是政府保持着对土地、信贷等重要经济资源的配置权力。中共十四大在确定中国改革的目标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时候,就给市场经济下了一个明确的定义,就是在这种经济中,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但是这一点我们并没有完全做好。特别是21世纪初期以来,城市化加速了,各级政府手中就掌握了一个新的重要的资源配置权力,就是土地。因为按照中国现有法律,城市土地是国有的,而农村土地又属于集体,于是,各级政府就可以用很低的价格从农村把土地拿过来。

二是以GDP的增长速度作为政绩好坏的标准,不光是组织部门用这个政绩标准来考核干部,它几乎成了全社会的共识。解决这个问题,确实比较困难。因为如果不是由公民遴选和考核领导人员,而是由上而下地选拔和考核,就必须要把考核指标弄得很简单,GDP就是一个最便捷易行的指标。显然这就牵扯到其他方面的改革,不只是经济改革能解决的问题。

因为以上两条,于是许多政府官员就会运用自己手里掌握的配置资源的权力,投入大量资源去营造“政绩”工程、“形象工程”,以便提升自己的政绩。

三是现在的财税体制,迫使各级政府都要把GDP搞上去,特别是要把物质生产部门的增长速度搞上去,否则日子很难过。从收入方面来说,生产型的增值税占税收的一半,它直接跟物质生产部门有关。从支出方面来说,存在一个很大问题,就是地方政府的收入和支出不对应,或者叫财力和事权不对应。多数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目前的主要问题是支出责任过分下移,支出责任在中国叫“事权”,在财政学上叫“支出责任”,主要的支出责任一个是义务教育,一个是社会保障,大头在县以下。收入和支出的机制使得各级政府一定要想办法把GDP搞上去,不然日子就过不下去。

四是一些生产要素的行政定价扭曲了价格信号,造成资源误配。直到现在,中国仍然保留了一些生产资料,如电力实行计划价格制度。这些产品按照计划经济下的习惯,采取低价政策,鼓励了浪费资源、破坏环境的生产方式。

政府应当做什么,不做什么?

财新《中国改革》: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一直就是中国改革面临的核心问题。在当前政府大力推动经济发展方式转型的条件下,政府究竟应当做什么,不做什么?

吴敬琏:各级政府必须下决心改变管了许多不应该管或者管不好的事情,许多应当管的事情又没有管或者没有管好的情况,进行自我革命。要做到有所为、有所不为。

那么,政府不应做什么?第一,不要直接去组织融资和操办项目。我们注意到,一个地区,一个县级市的领导班子就决定管辖区域内要发展哪些产业,要有多少个项目,可以决定由财政给投资补贴,一把手、二把手类似于一个地方大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它造成一个后果,就是产业同构化、同质化,因为技术创新的主体,是企业,企业一定会研究产业现状、世界趋势、市场的状况、竞争的情况,来决定投在什么地方。其实,官员并不具有获取这方面信息的能力和取得经济效益的激励。通常的办法就是按照上级的文件,比如,中央提了七个方面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于是,到处都是太阳能、半导体发光(LED)等等。我一再提出,政府不要指定技术路线,每一种产业里面都有不同的技术路线,比如,现在很热的新能源汽车,就有好多种技术路线。往往是领导听专家说了有什么,或者是自己觉得是什么,指定一种技术路线,大量的项目就上去了。以这种方式上马的项目极可能失败。

第二,不要违法设立行政许可和市场准入,对于市场经济来说,当然应该实行的原则就叫做“非禁即入”,除非有法令明令禁止的,每一个公民都可以自由进入,但是,我们现在好像要经过批准才能进入。《行政许可法》已经规定了,只有少数机构才能设立行政许可,但是,现在行政许可比《行政许可法》建立以前不是少了,而是多了,变相的各种名称,不叫审批制了,叫核准制,其实本质没有变。不要对个别企业实行政策倾斜,破坏公正竞争的环境,不要干预司法,实行地方保护。

第三,避免直接补贴供方。有时候补贴是需要的。什么情况下需要补贴?就是对那些有外部效益,本身收益不大的项目,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是可以补贴的,但是,最好不要去直接补贴供方,也就是补贴生产方。这个问题又跟另外一个问题联系起来了,有一种流行的话叫“肥水不落外人田”,我争取了中央的补贴,或者我自己给一些补贴,直接就补给自己的企业,这使得我们有一些补贴政策的效果并不好。

财新《中国改革》:你举出的这些政府“不该做的事情”,在现实中反而被各级政府官员视作行之有效的推动经济发展的“法宝”,政府官员手中掌握着非常大的资源配置权力。海内外有不少人,试图将这种追求高增长的办法模式化。他们认为,中国能够创造如此优异成绩的原因,就是所谓经济社会政治体制具有一个强势的政府和一个具有强大控制力的国有经济,这样一种体制的最大优势是能够依靠强势政府和具有强大控制力的国有经济“集中力量办大事”,比如,北京奥运、高铁建设。

吴敬琏:从历史来看,中国改革开放以前的前30年,中国政府也一直是一个强势政府,而且由于手里掌握着“全面专政”的镇压工具,甚至比现在还要强势,国有经济的控制力也比现在要强势许多倍。可是,结果又怎么样呢?真是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可是大事也有好事和对事,也有可能是坏事和错事。

从现实来看,用强势政府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解释中国经济最近30年的迅速崛起,并由此上升到这种强势对于中国最终成为一流发达国家至关重要的层面,不仅无法令人信服,而且对尽快形成市场、社会、政府的多元治理结构是有严重危害的。

从现在的情况看,靠政府的强大资源动员能力和对市场乃至生产成本的行政管制,固然提高了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但是这种不是依靠效率提高、而是依靠大量投入资源支持的人为高速增长不可持续。从今年的情况看,巨额投资和海量贷款造成的经济和社会后果正在表现出来,比如,房地产价格泡沫,通货膨胀压力,征地纠纷等,已经使各级政府难以承受。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 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续3

加快推进政治体制改革

财新《中国改革》:我们注意到,要求改革的呼声日渐高涨。而且,大家对于改革的目标,已经形成了共识,那就是建立法治的市场经济,为此必须限制权力对经济活动的干预。这不仅仅是经济改革,而且是政治改革才能解决的问题。

吴敬琏:的确正如邓小平所说,只搞经济体制改革,不搞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也搞不好。有些人认为,中国改革的特点和优点,就是先搞经济改革,后搞政治改革。这并不符合历史事实。实际上两者是同时发动的。只不过前者的推进相对比较容易,而后者却因涉及官员们自身的权力和利益,因而步履维艰罢了。经济改革来说,它的真正启动是1980年9月发出的“中发(1980)75号”文件,允许农民搞土地承包制。而在几天以前,1980年8月18日,邓小平关于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的讲话(“8·18讲话”)就明确提出:“政治体制改革同经济体制改革应该相互依赖,相互配合。”1986年,邓小平20多次提出要进行政治改革。他指出,不搞政治改革,经济改革也难于贯彻。不过,这两次改革都没有能够推行下去。邓小平逝世以后,新一代领导人在邓小平的追悼会上再次提出政治改革的问题。1997年的中共十五大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口号,2002年中共十六大又重申了这样的主张,还提出建设民主政治和提升政治文明的问题。

然而,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我们的政治体制改革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即使当年做出过正式决议的党政分开措施也没有得到贯彻。作为建设现代中国的一系列普适性的宪政要素:法治、民主以及财产权等基本权利保障的制度层面和法律层面的进展更是十分缓慢。例如,《物权法》《反垄断法》等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律,都用了13年的时间才得以出台。对于现代市场经济,即“非人格化交换”占主要地位的现代市场经济来说,没有合乎公认正义的法律和独立公正的司法,由于合同的执行得不到保障,几乎是寸步难行的。

中国是一个有长期专制主义传统的国家,又经历过长期列宁-斯大林式政治经济制度的实践,实现这种转型的任务尤为繁重和艰巨。虽然中国经济体制的市场化已经取得长足的进展,但是,市场经济是一套配置稀缺经济资源的机制,然而仅仅靠它本身并不足以自行,需要其他方面制度安排的配合和支撑。否则,市场自由交换秩序就得不到保证,就会出现混乱,权力的介入还会造成“丛林法则”支配市场,使整个经济变成了一个寻租场。政治改革的任务,不仅是要减少和消除对资源配置和价格形成的行政干预,使市场机制有可能发挥基础性作用;更艰巨的任务,在于建设一个能够为市场机制提供支持的法治环境。没有这样的制度平台,就难以摆脱公权不彰、规则扭曲、秩序紊乱、官民关系紧张的状态,难以使经济和社会生活进入和谐稳定的正轨。除了有一个GDP大国的形象外,还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呢?

不仅要进行改革的顶层设计,还要进行它的顶顶层设计

财新《中国改革》:在中共中央关于“十二五”规划的建议中,提出“改革顶层设计”的概念。这个提法引起了各界的热议。你怎么看这个新提法?

吴敬琏:中共中央的建议提出“要更加重视改革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大力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这些,可以理解为体现党政领导的某些意图。引起热议,自然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据我所知,“顶层设计”是信息系统规划设计中经常使用的一个重要概念。它意味着在规划设计一个信息系统的时候,首先要确定这个子系统的主体结构,然后才能进行它的各个子系统的设计,否则,各个子系统之间就很难沟通、兼容和联动。

目前,报刊上流行着一种并不十分确切的说法,认为中国30多年来的改革一直没有一个清晰的目标和总体规划,至今还在“摸着石头过河”。其实,陈云和邓小平先后提出“摸着石头过河”,是在改革初期既没有传统的理论可作依据,也没有现成经验可资借鉴的情况下的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或者叫做“次优选择”。后来,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在2011年7月国际经济学会(IEA)世界大会所作的讲演中详细介绍了中国经济改革的目标确定和总体方案形成的过程。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国家体改委就已在许多学者的参与下,制定了在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即市场经济)的框架性总体设计方案。1993年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若干问题的决定》,更是一套受到中外有识之士好评的经济体制改革方案设计。1997年的中共十五大,又对所有制结构的调整和完善做出了总体规划。这些规划设计的执行,带来了上世纪90年代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繁荣。可惜的是,近年来经济改革总体规划的执行放慢,导致了一系列问题的发生。至于政治体制改革,在上世纪后期以来也做了许多有益的探索,目标和路径都日益明确,问题只在于如何坚定、有序执行。

现在,中共中央提出要“更加重视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大力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这可能意味着在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上要进行系统改革的某种意向。这当然是很值得欢迎的。

财新《中国改革》:你在参加“顶层设计”讨论时,特别强调了要做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的“顶顶层设计”。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

吴敬琏:在中共中央提出“十二五”建议以后,学界讨论得比较多的是财政、金融、社会保障乃至住房改革等方面经济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这种讨论当然是必要的,甚至是重要的。但是,在我看来,更加重要的是在这些部门顶层之上的“顶顶层设计”。也就是说,关于中国到底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的设计。

正如我在前面说过的,1978年12月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出现思想解放运动以来,在官、产、学三界有识之士共同努力下,中国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的这种顶顶层设计日益清晰。据我理解,这就是通过市场化、法治化、民主化的改革,建设富裕、文明、民主、和谐的中国。

不过在近年来,社会上又出现了一些与之不相一致,甚至针锋相对的“顶顶层设计”。例如,有的人坚持主张“高举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旗帜”,以阶级斗争为纲,建立“对党内外资产阶级全面专政”的经济和政治体制。也有人主张确立以强势政府对国民经济和整个社会加以驾驭和控制为主要特点的“中国模式”。对于这些主张,不应压制,而应当通过自由而切实的讨论,弄清思想,尽量形成共识。所以,我认为关键是需要“顶顶层”的设计。是要一个能够实现社会公正和共同富裕的法治的市场经济?还是要一个由强势政府控制国民经济和整个社会的国家资本主义,乃至权贵资本主义?这是我们面临的关键性问题。

我在前面说过,改革的焦点是政府在市场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因此,无论是经济改革还是政治改革,核心的问题都是政府自身的改革。这个改革确实最难。原因就是因为政府自身的改革将会触动政府和官员的权力和利益。换句话说,就要有勇气和决心,“革”自己的“命”。改革要取得突破,需要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配合起来推进。只有这样,才能从行政命令支配的经济,政府机关和党政官员的自由裁量权特别大的命令经济,转变为一个规则透明、公正执法的法治市场经济。这样,要实现这一改革,不仅仅需要在具体操作层面上的设计,还需要领导人具有长远目光,更需要很高的政治智慧和政治决断,打破特殊既得利益集团的阻碍和干扰,推进从威权发展模式向民主发展模式的转型。

我们这一代人总有挥之不去的忧患意识,这与自己的经历中的家国多难有密切的关系。民族振兴是我们这一代人刻骨铭心的梦想。我曾经说过,我们个人的命运是同改革开放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对民族前途自然就应当有一份责任和担当。虽然未来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是有了这样的现实目标,我们就能沿着这一改革的道路坚定不移地前行。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七级海风会员

发表于 2012-1-23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军师拜年啦,龙年投资顺利(:004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四级海风会员

发表于 2012-1-23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原帖由 乐资 于 2012-1-23 10:17 发表
给军师拜年啦,龙年投资顺利(:0047:) [/qu
拜年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乐资 于 2012-1-23 10:17 发表
给军师拜年啦,龙年投资顺利(:0047:)

祝您和各位龙年大吉大利!

评分

参与人数 2等级分 +78 现金 +788 收起 理由
交易自省 + 28 + 288 新年快乐!
HOYA + 50 + 500 龙年大吉,恭喜发财

查看全部评分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发表于 2012-1-24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祝楼主新年万事如意,身体健康,幸福快乐!
凡交易者,当自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八级海风会员

发表于 2012-1-27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快乐!:lol

评分

参与人数 1等级分 +30 现金 +288 收起 理由
交易自省 + 30 + 288 新年快乐!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2-6-10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从越南角度看南海问题

越南谜底——前世今生,与中国的不了纠葛
以前的敌人是怎样成为美国制衡中国崛起的关键同盟?
   河内的影响力是理性的。在越南首都捕捉到的定格就是历史进程本身——并不只是像一些宿命论的,地理上鼓角争鸣的王朝和战乱劫掠的交替,而是个人英勇行为和伤人脑筋的盘算的集合。在河内的历史博物馆,有着地图、立体模型和纪念古代身处忧患的越南人于11、15、18世纪抗击中国宋、明、清帝国侵略的大块灰色石柱。虽然越南在10世纪之前就已并入中国版图,但从那时起,它的政治本体就和中国分开着,这确实令人惊奇——没有一个现有的理论能够恰当地解释这一现象。
      实际上,越南的历史研究者对此有着特别的热情。历史的厚重与喧嚣并存于玉山寺中(该寺是为了纪念13世纪击败元朝军队而建),寺中铜箔敷面的佛像被香火、金箔、红木环绕,周围是如浓豌豆汤一样翠绿的还剑湖,以及它那草木葱茏的湖岸,这一切为朴素的胡志明陵墓增添了更多的宗教气氛。胡,20世纪为数不多的几位伟人之一,把马克思主义、儒家思想和民族主义融合成为对付中国人、法国人和美国人的武器,为越南成功地抵御世界上三大帝国的侵略打下了基础。他的陵墓朝向凌乱的、已有一个世纪之久的欧洲建筑物和教堂,那儿曾经是法属印度支那的神经中枢。(法属印度支那是二战之后巴黎竭力延长的千疮百孔的事业,它导致了法越两国交战,法越战争以1954年奠边府战役中法国受重大羞辱而告终。)
      除了这些雄伟的建筑物表现出这座城市近代以来与命运搏击的史诗之外,它的引人注目的、脉动的商业区中,有一大群摩托车,驾驶员在堵车时用手机发短信;前沿大楼的外观,强烈地反衬着周围其他拥挤杂乱的临街房。这是一种连锁店兴起之前的资本存在形式,到处都是咖啡店,各家店子的氛围和设计都不同,它们提供着世界上最好的一些咖啡,而且没有星巴克的招牌。虽然有着深厚的历史底蕴,河内不像欧洲的大城市,它不是露天博物馆。它仍处在别扭的变化过程中——越来越接近印度的凌乱,而不是新加波毫无新意的冷漠。
      如今越南人使劲浑身解数要和发达国家拉关系——显然,既是为了他们自己和家人的缘故,也是为了在与同样充满变数的中国对抗时能够保持独立自主。尽管历史悠久,河内还是一座神经紧张的阴谋算计的城市,这也是作为一个潜在的中等实力大国的代价——它的人口总数全球排名第13位——有着很长的海岸线,它们大都处于主要航线的交汇地点,并靠近规模巨大的近海能源沉积物。在我去年在那儿的访问中,我发现这个国家不仅抓住了千载难逢的经济发展机遇,而且接受了挑战——在古老的邻居和霸权主义国家之间找一个安身的权宜之计,它日益指望昔日的对手美国能帮它应对这一挑战。
      这可能需要美国人至少要改变历史的成见,并设法用越南人的眼光看世界。国民大会的外交事务委员会副主席Ngo Quang Xuan告诉我,对当代越南来说,最关键的一年不是南越被共产党当政的北越占领的1975年,而是1995年,在这一年,美越两国关系正常化,越南还加入了东南亚国家联盟,还与欧盟签署了框架协定。“换句话说,我们融入了世界。”Xuan说,并承认在做这些决定之前,“我们内部有许多艰难的讨论。”事实是,尽管他们接连战胜了法国人和美国人,越南共产党员,也是他们的政府官员,在为其数周的系列对话中向我解释道,他们在随后的事件中感到不停地被羞辱。
      考虑:越南于1978年入侵柬埔寨,解放了那个国家,在这之前,以波尔布特为首的红色高棉政权实行种族灭绝的疯狂行为。虽然此次侵略是冷血的现实主义行动,目的是消除由亲中国的柬埔寨共产党所造成的重要威胁,但它却有着巨大深远的正向的人道主义效果。然而,由于这次关键的怜悯行动,亲苏联的越南被包括美国在内的亲中国的同盟实行了贸易禁令,自从理查德•尼克松总统1972年的访华之行以后,美国就开始偏向于北京。在1979年,为了防止越南经由柬埔寨进入泰国,中国入侵越南。在此期间,苏联从未帮助它的附庸国。越南当时在外交上被孤立了,在柬埔寨陷入泥潭,又为繁重的贫困所累,这主要是它自己践行军国主义的结果。时任新加坡总理的李光耀在于2000年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上世纪70年代越南的领导人是“令人难以忍受的”,他们自诩为“东南亚的普鲁士人”。但正如越南领导人告诉过我的,这种自大并没有持续多久。严重的食品短缺和1989—91年苏联的解体迫使越南从柬埔寨撤军。其时,越南十足地友好,它打败美国已经成为遥远的记忆。“那场战争所带来的胜利感不断地被削弱,”一个越南的外交官告诉我,“因为和平红利从未被兑现。”
      “关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抗击美国的战争,越南人不会有记忆缺失,”一个西方的外交官解释道。“相反地,某一代美国人却被困于时间隧道。”越南人从未忘记由于未爆炸的美国火炮,他们的国土中20%的地方无法居住;或者,由于落叶橙剂的使用,永远不会再有植物会在土壤的有效部分生长。但是四分之三的越南人是在“美国战争”(他们这样称呼那场战争是为了将其与他们之前和之后打的所有其他战争区分开来)之后出生,很大一部分人对其没有记忆。我在越南外交学院(外交部的一分支机构)所见到过的学生和官员,他们的出生年代和“美国战争”结束时所隔的时间要远大于婴儿潮一代的出生时间和二战结束时间的间隔。
      越南人对“美国战争”不太敏感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们获胜了。在外交学院的一个市政厅式的会议上(会议室里有一尊胡志明的半身雕像),学生和官员们告诉我,事实上他们有时对美国持批评态度,但持此态度的原因却与战争无关。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当北京质疑菲律宾对美济礁(位于中国南海的南沙群岛的一部分)的所有权时,美国没有出面阻碍中国,他们对此感到很沮丧。一学生总结道,“美国的权势对世界的安全来说必不可少,”事实上,外交学院的学生和官员们依次用了“制衡强国”的术语来形容与中美两国的关系。“中国人太强大和武断了,”一个女性分析家说。“这就是中国主导的世界秩序对我们威胁很大的原因。”
       关于越南的往事,美国已经被边缘化,但中国却处于中心位置。“官方的越南历史着重强调的是抵御外侵,差不多总是抗击中国的入侵,”罗伯特•坦普勒在于1998年出版的关于当代越南的开创性的书《波谲云诡》中写道,“对被统治的恐惧是持续的并跨越了任何意识形态间的鸿沟,它已经造成了一种脆弱的感觉,即对越南本体的忧虑和对外过于防御。”正如一个越南外交官告诉我的:“中国入侵越南17次。美国只侵略了墨西哥一次,看一看墨西哥人对此是多么敏感。从小到大,我们的教科书中充满了抗击中国的民族英雄的故事。”越南人对中国的恐惧是根深蒂固的,因为越南无法摆脱庞大的北方邻居的包围,而后者的人口又是它的15倍之多。越南人知道地理位置决定了中越关系的环境:他们可能打赢战争,但之后还是无例外地去北京朝贡。这种情况异于几乎像孤岛一样的国家,如美国。
      越南自古就是中国文明的南方前哨。在公元前111年,越南就被迫并入中国的汉帝国。自那时起,它就被中国占领或作为中国的附庸国受其奴役将近一千年之久。此后,越南的王朝如Ly,Tran和Le因为反抗来自北方的中国人的统治,击退了数拨人数远大于自己的军队而变得强大起来。“中国人对越南的贡献涉及文化、社会和政府的各个方面,从农民使用的筷子到学者和官员使用的毛笔皆来自中国。”康奈尔大学的基思•韦勒•泰勒在1983年出版的《越南的起源》一书中写道。实际上,越南文学浸透了中国的传统文化遗产:汉语曾经是越南学术界的语言,就像拉丁文以前在欧洲的地位一样。凭借着汉语,与越南上层社会的文化相比,越南的农耕文化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它的独特性。正如密歇根州大学的东南亚专家维克托•利伯曼解释的,在上层社会中,中国的行政准则是“内化了他们的异族出身是落后的这一观点”。所有越南人想要从中国分离出去的强烈愿望因为他们与南方的占婆人和高棉人的接触而加强了,后者受到了非中国文明,尤其是印度文明的影响。考虑到他们和中国人很类似,越南人常困扰于对细小差异的自我陶醉中,这使得过去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更加清晰。
       越南对抗中国和南部的占婆人、高棉人的胜利帮助他们建立了显著的国家认同——由于近代中国无能,无法干涉越南而加速的一段进程。在1946年,中国和法国密谋,使越南北部的中国占领军由法国军队接替。中国的领导人邓小平“决不会减少他内心对越南人的憎恶,”坦普勒写道,除了决定在1979年派兵100000进驻越南,邓还制定了“血洗河内”的政策——通过使越南在柬埔寨陷入游击战而达到此目的。
      但如今那些以前加剧冲突的陆地边界问题大都已经解决,亚洲大部分地区的国家主义的竞争已经转移到领海权,即中国南海。有着将近2000海里的海岸线构成了中国南海的西边缘,越南突然发现自己处在了历史和地理的戏剧性事件当中,这一事件可能抵得上它在二十世纪末的陆上战争中的辉煌战绩。中国南海连接着印度洋和西太平洋,连接着通过马六甲海峡、桑达海峡、望加锡海峡的全球航线。全球每年的商船舰队中,超过总吨位一半的船舶的航程要经过这些咽喉要道,全世界三分之一的海上交通依赖于它们。从印度洋运出,途经中国南海的马六甲海峡,运抵东亚的石油的总量,是经由苏伊士运河的石油总量的三倍,是经由巴拿马运河的石油总量的15倍。韩国大约三分之二的能源供给,日本和台湾几乎60%的能源供给,大约80%的中国原油进口都要经过中国南海。这片海域中,已探明的原油有70亿桶,据估计还有900万亿立方英尺的天然气。如果中国人关于南海将最终出产1300亿桶石油的计算是正确的,那么中国南海的石油储量要比地球上除沙特阿拉伯之外的其他任何地区都多。
      中国南海的超过200个小岛屿,岩石和珊瑚礁——其中只有大约36个永久地高于水面——是激烈、神秘、日益地缘政治化的领土争端的主题。文莱声称拥有南沙群岛的南部礁屿。马来西亚声称拥有南沙群岛中的三个岛屿。菲律宾声称拥有南沙群岛的8个岛屿和南海的一大片海域。但是台湾、中国,最后连越南也各自宣称除了拥有全部的南沙群岛和帕拉塞尔群岛之外,还拥有南海的所有或大部分海域。在2010年,据说中国已把南海称为“核心利益”,这引发了骚动。事实是中国的官员从未这样说过,但到底说没说并不重要。北京在内部将其称为“历史沿革”并声称拥有南海所有海域,还在它的地图上用九个破折号予以标注:这个被称为“牛舌头”的大圈完全包围了群岛,从中国的海南岛以南1200英里到接近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即整个中国南海的核心地区。这种扩张性宣称的最后结果是,所有这些沿海的国家几乎都针对中国部署兵力。他们日益求助于美国,向其寻求外交和军事上的支持。
      “与中国南海相比,陆地边界争端对我们来说不再重要了,”国家边界委员会副主席Nguyen Duy Chien说。当我们在他那空而简陋的办公室会面时,Chien穿着一件土褐色的外套,一副典型的越南人的举动,使我想起新加坡领导人李光耀上世纪70年代对越南领导人的印象——极端严肃和儒家化。会议按时开始,又准时结束。Chien通过不断播放详尽的ppt报告来度过会议时间,ppt的内容则是从可想象到的每个观点来抨击中国的立场。
      Chien告诉我,越南三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沿海,海事部门的产值占这个国家GDP的50%。越南宣称从它的大陆架往外向中国南海(越南人称其为“东海”)延伸200海里的海域归其所有。这遵从联合国的《海洋法公约》所定义的专属经济区。但Chien也承认,它和中国、马来西亚所宣称拥有的海域有重叠,在邻近的泰国湾中和柬埔寨与泰国的所属海域也有重叠。Chien解释说,越南和中国已经大体解决了由东京湾造成的问题——中国的海南岛挡在了越南北部的海岸线和公海之间——解决方案是把能源富集的海湾一分为二。“但是我们无法接受那条牛舌头,”他说。(牛舌头意指南海中的中国历史沿革的短划线)“中国说那片海域存在争议。我们说没有。那条牛舌头侵犯了五个国家的所属海域。”
      随后Chien在他的电脑上为我展示了一系列的地图,详细叙述了很长一段历史。“当明朝的皇帝在15世纪占领了越南很长时间,他们并没有占领帕拉塞尔群岛和南沙群岛。如果这些群岛属于中国,为什么明朝的皇帝不把他们纳入他们的地图?”他问道。“如果它们属于中国,为什么在20世纪早期,清朝皇帝的地图忽略了帕拉塞尔群岛和南沙群岛?”他告诉我,在1933年,法国在帕拉塞尔群岛和南沙群岛派驻军队,暗示这些岛屿是法属印度支那的一部分,现在他们属于越南。他补充道,在1956年和1988年,中国用“军事武力”的方式登陆帕拉塞尔群岛。最后,他展示了意大利圣玛丽亚蒙特教堂的幻灯片,该教堂中保存着1850年的地理手稿,这个手稿中有一页半的纸解释了为什么帕拉塞尔群岛属于越南。他对这些详细资料的痴迷有一个目的:在他的ppt中,另一张地图显示了包括帕拉塞尔群岛和南沙群岛在内的中国南海大部被分成了小块,它们表示今后越南可能给予国际公司的石油开采特许权。
       越南人再三告诉我说,中国南海不只是意味着领海争议:它是全球海上贸易的十字路口,是韩国和日本的能源命脉,也是日后中国可能会抑制美国在亚洲势力的地方。越南确实位于“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历史和文化的中心。(“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是奥巴马政府决策者和其他人使用日益频繁的称呼,即印度和东亚)
越南最近从俄罗斯购置了六艘最先进的基洛级潜艇,没什么比这更能够说明越南人想要成为这个地区的重要角色。一个住在河内的西方防御专家告诉我这次军购无任何逻辑意义:“当他们发现仅仅维持这些潜艇就花费不菲时,越南人将会感到真正的价位震惊。”这位专家说,更重要的是,越南人将不得不训练使用这些潜艇的船员——这是需要花费一代人光阴的事业。“为了能够迎击中国的潜艇,”,这位专家说,“他们将必须专注于反潜艇的战争和海滨防御。”显然,越南人买这些潜艇是作为威慑的物品,像说“我们是当真的”。
      为了购置潜艇,越南和俄罗斯达成的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交易中包括用于翻修金兰湾的2亿美元,金兰湾是东南亚最好的深水泊地之一,它跨越了中国南海的许多航线,也是“美国战争”期间美军的一重要军事基地。越南人宣称他们的目标是使得金兰湾能够被外国海军所使用。在新加坡的东南亚研究所工作的一研究员伊恩•斯托里写道,没有言明的越南人的一个愿望是金兰湾的翻修将“加强和美国之间的防御联系,便利美军出现在东南亚,从而制衡崛起的中国权势。”金兰湾完美地迎合了五角大楼“场所但不是基地”的策略,借此美国的舰船和飞机可以经常访问外国的军事前哨进行修补和补充给养,却不需要正式的、政治敏感的基地协定。
      事实上,有效的美越战略伙伴关系于2010年7月份在河内举行的东盟地区论坛会议上被宣布,其时,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说美国在中国南海有“国家利益”,美国已经做好了参加解决那里领海争议的多边尝试的准备,海域的所有权应基于大陆的特征:也就是,在大陆架所能延伸的范围内,而中国的历史沿革有违这一观念。中国的外交部长杨洁篪称克林顿的话语“实际上是对中国的攻击。”美国的官员对杨的评论满不在乎。其后,奥巴马政府宣布了在澳大利亚北部轮换2500名海军陆战队士兵的计划,并声称五角大楼预算削减的实现决不能以减少美军在太平洋的兵力为代价,还宣布了打算——准许重大事件——把中心从中东转移到太平洋地区。美国看世界的眼光和越南是相同的:觉得不断增长的中国实力是个威胁。不同之处在于美国有许多地缘政治的利益,但越南只有一个目标:和中国对着干。
       但是越南决不会疏远中国而待在美国的怀抱中。因为越南太依靠中国了,两者之间的相互联系又很多。虽然美国是越南最大的出口市场,越南从中国进口的货物比从任何其他国家进口的都多——棉花、机械、化肥、杀虫剂、电子产品、皮革,许多其他的消费品。那儿的经济离了中国简直无法运转,尽管中国的廉价产品充斥越南这一事实极大地妨碍了当地制造业的发展。此外,越南官员对他们处境的地理不对称性印象深刻:正如他们所言,“远水不解近渴。”中国的邻近和美国处于地球另一边的事实意味着越南必须忍受侮辱,如随着中国在越南草木葱茏的中央高地上开采铝土矿而带来的环境破坏——像遍布越南的其他工程一样,开采铝土矿的工程雇佣的是中国工人而不是越南工人。“我们不能搬迁,”前副外交部长Nguyen Tam Chien告诉我。“从统计学上讲,我们是中国的一个省。”
      因为苏联没能在1979年帮上越南,越南人将决不会再全然相信一个遥远的国家。除了地理因素之外,越南人在某种最基本的程度上不相信美国。一官员告诉我仅仅是因为美国在衰退,由于华盛顿持续地执迷于中东而不是东亚地区中国的崛起,这种情况恶化了(虽然最近的声明与此相反)。虽然这样的分析是自私自利的,但却不失其准确性。而且还有人害怕美国为了和中国拉近关系的缘故而出卖越南: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官员Xuan特别提到了尼克松给中国入侵越南提供过地缘政治学的背景。“类似的事情还会再次发生,”他告诉我,同时沮丧地摇着头。共产党政府的一名官员告诉我,“在我们和美国人讨论期间,最忌讳的话题是民主和人权。”越南人害怕来自国会、媒体和各种非政府组织的压力总有一天会使得白宫出卖他们——以它曾经出卖过其他独裁的亚洲国家(譬如,乌兹别克斯坦和尼泊尔)的方式。“最高的价值应该是建立在民族团结和独立自主的基础上,”外交部的一个副局长Le Chi Dzung告诉我,设法解释他所在国家的政治哲学。“使你自由的是国家,而不是个人。”
      事实上,共产党的统治在面对越南猖獗的资本主义时能够存活下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为越南共产党的国家主义资历,原因是它在对抗法国、美国、中国的战争中统治着这个国家。此外,像南斯拉夫的提托和阿尔巴尼亚的恩维尔•霍查一样,胡志明是土生土长的领导人,而不是通过军事入侵强加给这个国家的。越南共产党人大肆渲染“胡志明思想”和儒家学说的相似性,同时对其祖辈和当局十分尊重。“国家主义是从儒家学说中构建出来的,”外交部的Le Chi Dzung说。《了解越南》(出版于1993年)一书的作者尼尔•贾米森,写到“普通越南人的‘专制’品质”,它假设了“这个社会中的某些潜在的、决定性的道德秩序。”这种特性,反过来又与chinh nghia思想有关,这一思想可以被粗略地解释为个体对他的家庭以及大型、团结的集体的社会责任。
       共产主义得以在越南存续的另一个原因是它遗失了非常本质的东西。越南人处在和中国人非常相似的形势中:他们都被一个几乎要放弃共产主义的共产党统治着,并已经接受了一个隐晦的社会契约,在该契约下,他们同意只要共产党保证较高的收入水平,就不会过于高声地抗议。事实上,越南的统治者最终不会疏远中国的统治者,因为他们都已着手同一个试验:把资本家的财富转交给由共产党统治的国家。
      在25年的时间里,越南已经从一个使用定量配给票证簿的国家一跃成为世界上拥有最多的过剩大米的国家之一。用统计术语来说,越南最近渐渐变为中低收入国家,人均GDP为1100美元。突尼斯、埃及、叙利亚和其他阿拉伯国家都曾把一个惟一的、全能的,但大体上不称职的领导人的图片张贴在广告牌上,但越南不同,它那不露面的三人领导小组——共产党主席、国家主席和总理,已实现了过去10年中GDP年均增长7%。即使是在2009年面临经济大萧条时,当地经济还是增长了5.5%。“这是世界历史上最了不起的贫困缓解纪录之一,”一个西方的外交官说。“他们已经从自行车时代走向摩托车时代。”对越南人来说,那可能就是民主。即使不是,我们也可以说中国和越南的独裁政府并没有像中东地区的独裁政府一样剥夺老百姓的尊严。“中东地区的领导人身居要职的时间太长,并且已经维持了数十年的紧急状态,”越南以前的一位高级政治领导人告诉我。“那不是我们这的情况。但以下问题,如腐败、巨大的收入差距、很高的青年失业率,是我们这和中东地区所共有的。”
       除了对阿拉伯之春的恐惧之外,最让越南共产党感到惊吓的是1989年发生在中国的学生暴动。最近越南的通货膨胀率几乎和当时中国的通货膨胀率一样高,人们所察觉到的腐败和任人唯亲已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这就是越南的现状。可是,党的领导人也担心政治改革可能使得走上1975年之前南越的老路,软弱的、困扰于派系之争的政府导致了南越的崩溃;他们也害怕成为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早期的中国——它的懦弱的中央权力机构导致了外国的控制。越南的官员公开称赞新加坡,这个主要由一党执政的国家有着自律和干净的政府——而这正是越南这个腐败泛滥的整体所不具备的。
       同时,越南的共产党领导人将一如既往地依靠他们的普鲁士主义、资本主义经济政策和严厉的政治控制来保持他们的国家独立于中国。他们明白,不像发生“阿拉伯之春”的国家,他们的国家面对着真正的外部对手,不管意识形态如何类似,中国这位的有威胁性的近邻有助于缓和公众对更大的政治自由的渴望。但是如印度的领导人一样,越南对和美国人商定任何正式条约一事很是谨慎。事实上,如果和美国签订防御条约的必要性一显现出来,就意味着中国南海地区的安全局势变得更不稳定起来。无论如何,越南的命运以及它不被中国芬兰化的能力,和能够说明越南在20世纪的命运一样,将同样说明21世纪美国在太平洋地区乃至全球投射影响力的能力。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2-6-10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文来自外刊,需甄别着看······
曾经想选一些和船舶、军工相关的股票玩玩,看来南海会是一个复杂、漫长、甚至没有结论的过程。

评分

参与人数 1等级分 +30 现金 +300 收起 理由
交易自省 + 30 + 300 谢谢军师

查看全部评分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2-6-10 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然气:页岩的世纪| 经济学人

仅在五年前,作为天然气进口大国,美国建造一系列基础设施以进口天然气。可时过境迁,按目前生产率计,美国天然气生产足够维持一个多世纪。供给的大幅增加导致价格下降,还准备向外输送天然气。是何原因导致美国页岩气繁荣?其他国家能否复制?中国在页岩气开采中存在何种问题?绿党如何看待这一非常规天然气?存在何种隐患?希望本文有利于读者全面了解非常规天然气产业的兴起、运作方式及对国家及世界经济、环境等的影响;同时期望,在世界进入天然气“黄金时代”时,本文能为我国页岩气产业的发展提供一定的参考。

天然气
页岩的世纪






“天然气黄金时代”有可能比绿党想像的还干净。

2012年6月2日|来自印刷版



美国的“非传规”天然气的繁荣让人惊喜连连。从2005年至2010年,该国的页岩天然气产业每年以45%的速度增长。页岩天然气是通过水和化学物质撞击页岩产生天然气,这便是有名的水压致裂法(hydraulic fracturing)技术即“压裂法“(“fracking”)。页岩气占美国整个天然气产出的比重从2005年的4% 上升至今天的24%。美国生产的天然气多得不知该如何处置。其储存设备很快便装满了,且天然气价格(不像石油因地定价)暴跌。上个月,天然气价格下降至每百万英热单位(mBtu)不到2美元:不到天然气繁荣前的六分之一且对于生产者来说,价格太低而未能实现收支平衡。


这些是大部分欧洲和亚洲国家所面临的问题,这些国家分别要支付大概比美国高达四至六倍的天然气价格,美国廉价天然气正中它们的下怀。美国的天然气热带来巨大的经济优势。该行业直接或间接地创造了成千上万个工作岗位。而且让包括让石化产品在内的几个行业重新焕发活力。在这些行业中,从天然气中提取的甲烷来自于原料。

07173032_54584.jpg

因日益增长的需求,天然气价格有可能在未来几年上扬。巨额投资页岩开采的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公司(Royal Dutch Shell)的老板彼得•沃瑟(Peter Voser)预计,至2015年,页岩气价格将翻番。但仍低于欧洲和亚洲的价格,因此该产业应仍有增长空间。据预测,若按目前的生产率计算,美国的天然气足够维持一个多世纪。

这令人难于置信。仅在五年前,美国有望成为天然气进口大国。在2000年至2010年间,该国修建了基础设施以再气化1000多亿立方米进口的液化天然气(LNG)。然而,2011年,美国进口的液化天然气不足200亿立方米。美国现在正努力将闲置再气化终端改造成为液化设备以出口液化天然气。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沙宾渡口(Sabine Pass)安装液化设备终端的计划有望于2012年6月获得批准。

美国天然气繁荣冲击波让其他地方感同身受。俄罗斯位于巴伦支海(the Barents Sea)的什托克曼(Shtokman)大型天然气田项目——价值400亿美元,旨在为美国输送液化天然气——已停止上马。曾定点专供美国市场的卡塔尔LNG将目标转移至能源匮乏的日本。但是,随着中国、澳大利亚(Australia)、阿根廷(Argentina)和几个包括波兰(Poland)和乌克兰(Ukraine)在内的欧洲国家有可能会大规模生产页岩气,预计将迎来更大的变化。

去年,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发表了题为《我们正迈进天然气金时代吗?》鼓舞人心的报告。2012年5月29日,该机构发布了一份后续报告,将上一篇文的疑问句改为了肯定句。该机构预计2010年至2035年,非传统天然气的供应将增至三倍,将导致较平缓的价格上升,而非下降。该机构还预测这将促进全球对非常规天然气的需求增加一半以上。

在美国可自由使用压裂法

不是每个国家都如此牛气冲天的。美国的页岩天然气繁荣是受“歪打正着”的各因素刺激形成的:政府受盲目开采的启发制定了“开放获取”管道法规;该行业拥有大量的钻机和其他基础设施;有强有力的产权保障,土地所有者拥有其所有土地下面的矿产资源的权力。其他地方很少具备这些条件。

欧洲有良好的天然气管道网,这些管网理论上向所有国家开放。然而,这些管道却多年未进行更新换代。欧洲的土地所有者通常并不拥有其土地下面的矿产,因此没有动力激励他们去开采矿产资源。欧洲也是人满为患,因此其邻避者(不得在我后院论者)聒噪不停。

中国存在截然不同的问题:水资源缺乏,百万加仑的水可能要在单个井中进行压裂。阿根廷政府最近下定决心要牢牢控制住该国最大的石油公司YPF,这将使页岩产业所需的外商投资公司退避三舍。

此类障碍将使各国天然气增长速度、规模难与达到与美国的天然气热相抗衡的水平。而且即便大幅增加供应,欧洲天然气价格有可能不会下降太多。不像美国的天然气价格,因俄罗斯和挪威的长期出口合同,欧洲天然气价格与石油价格挂勾。

页岩气生产商也面临着来自绿党的口诛笔伐。绿党抗议页岩气产业对重水(heavy water)的使用而且存一个小小的风险,液压可能导致蓄水层受到污染甚至导致地震的发生。还有一个危险是,在页岩气探测和开采过程中会逃逸出大量甲烷。甲烷是一种强大的温室效应气体。国际能源署预测页岩气的生产过程中会释放出比常规气体开采多3.5%的甲烷,若涉及到排放多余气体时,比常规采气多12%的甲烷。法国(France)和保加利亚(Bulgaria)已禁止使用压裂法; 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反压裂者也正团结在一起。

绿党有一个案例,却对此大做文章。只要竖井正确密封起来,几乎不存在压裂法会污染地下水的危险。通过采取不通风措施,甲烷的排放可控制至可接受的最小范围。而在传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中长期存在的地震风险对于页岩的开采来说不算太大而且可通过监控手段进一步减轻。国际能源署说,此类预防措施将导致页岩气井成本增加7%——对于健康产业来说,很个微不足道的代价。

然而,这些措施都不能解决页岩气和所有化石燃料所引起的大问题:全球变暖。国际能源署设想,若人类没有认真努力地推动可再生能源和其他低碳科技的发展,全球温度上升将超过3.5°C。这可是无法承受的代价。

来自印刷版|商业


译注:

页岩气(shale-gas): 从页岩层中开采出来的天然气,是一种重要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页岩气的形成和富集有着自身独特的特点,往往分布在盆地内厚度较大、分布广的页岩烃源岩地层中。较常规天然气相比,页岩气开发具有开采寿命长和生产周期长的优点,大部分产气页岩分布范围广、厚度大,且普遍含气,这使得页岩气井能够长期地以稳定的速率产气。

绿党: 提出保护环境的非政府组织发展而来的政党,绿党提出“生态优先”、非暴力、基层民主、反核原则等政治主张,积极参政议政,开展环境保护活动,对全球的环境保护运动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全球的绿党都有一个特性就是他们提倡生态的永继生存及社会正义。这使得绿党明显地与传统的资本主义派与社会主义派大不相同。第二个值得注意的特色是绿党是由社会运动的行动者组成的,他们代表了政治上的弱势团体或是少数族群。简而言之,绿党是社会运动者的政治延伸。绿党的四个基本主张是:生态永继、草根民主、社会正义、世界和平。

水压致裂(hydraulic fracturing):又称压裂。一种改善井底附近油层渗透率,提高油井产量的增产措施。作法是通过压裂设备(主要是高压水泵)把高黏度压裂液在高压下挤入地层,造成新的或者扩大旧的油层裂缝。然后迅速挤入含有大量支撑剂的悬砂液(或携砂液),使这些细小而坚硬的支撑剂颗粒在除去外加压力后仍能支撑住已经压开的裂缝,以改善油井附近的油层渗透性,提高油井产量。所用的支撑剂可以是经过筛选的纯净石英砂、包有塑料外衣的核桃壳碎粒或者其他坚硬颗粒。水压致裂是人为改造低产油层的一种好方法。许多油田从一开始就采用它,甚至有些探井试油时也要压裂,以确定它们是否有开采价值。、

邻避现象(“Not In My Back Yard”):简称为“NIMBY”,即一般所谓的“不要在我家后院”,指的是当国家推行某些对社会整体而言是必要的政策时,政策的目标地区却强烈反对把当地作为政策目标的草根运动。邻避现象展现出特定的大众自我矛盾的态度:原则上赞成政府施政的目标,但该目标的预定地不能与我家“后院”毗邻。邻避现象广泛存在于诸如兴建监狱、工业区、游民收容所、核电厂等许多领域。[1]

重水(heavy water):即氧化氘,是由氘和氧组成的化合物。分子式D2O,分子量20.0275,比普通水(H2O)的分子量18.0153高出约11%,因此叫做重水。在天然水中,重水的含量约占0.015%。由于氘与氢的性质差别极小,因此重水和普通水也很相似。重水的离子积常数为1.6*10-15.重水主要用作核反应堆的慢化剂和冷却剂,用量可达上百吨。重水分解产生的氘是热核燃料。为了防止核子武器扩散,重水的生产和出售在很多国家都受到限制。重水还可做示踪物质。一般相信重水并不属于有毒物质,但是人体内的某些代谢需要轻水,所以如果只喝重水会生病。情形就好像空气中最主要的成分氮气是无毒的,但吸入纯氮会因为缺氧致死。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海风股票论坛 ( 闽ICP备05030991号-1 )|网站地图

GMT+8, 2017-10-23 01:0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