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6939|回复: 72

草稿纸------- 一些乱七八糟的东东

  [复制链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发表于 2011-10-18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海风会员,享受更多便捷服务!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新浪微博登陆

x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乱世投资难自保
Investors have had a dreadful time in the recent past. The immediate future looks pretty rotten, too
过去一段时间对于投资者们而言真可谓寝食难安。而在未来短期内,情况依旧难以好转。
Oct 15th 2011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2011年10月15日,《经济学人》打印版
在目前这世道下,世界各国的投资人都非常可怜。他们一方面遭到经济学家们和一帮闲人的谴责,埋怨他们没有花口袋里的钱以刺激经济增长;另一方面,他们又面临越来越缩水的退休金方案,导致他们不得不多存一些钱,以保证退休后能够安享晚年。目前,英国人退休后的私人养老金收入已比三年前减少了30%。(详见《经济学人》Buttonwood专栏)而当人们想找个地方存钱的时候,面对的却又是铺天盖地的关于政府扶持银行、主权债务危机、和很可能再次出现经济衰退的头条新闻。
3
Given the scale of the risks, investors are not being offered much in the way of reward. In much of the developed world, yields on cash are 1.5% or below. The most liquid government bond markets (those of America, Britain, Germany and Japan) offer yields of 2.5% or less. In both cases, such meagre returns are part of a deliberate policy: governments and central banks want companies that might create jobs to start borrowing again. Even American equities, despite a dismal record over the past decade, offer a dividend yield of just 2.1%, a level that historically has been associated with low returns for several years to come (see article). That is a legacy of the stratospheric valuations attained by Wall Street at the height of the dotcom bubble.
由于当前市场存在很大风险,投资人并没有太多赚钱的方式。在很多发达国家,现金收益率仅为1.5%,甚至更低。而在流动性最好的政府债券市场(比如美国,英国,德国和日本)上,利率也仅为2.5%或更少。无论进行上述两种投资中的哪一种,投资人之所以获得如此可怜巴巴的收益,均源于一项用心良苦的政策,那就是政府和央行希望那些可能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的公司重新开始借贷。即使在经济十年低迷的美国,目前的股息率也不过2.1%,这样的收益在过去乃至未来数年时间内,均应属较低水平。这其实也是华尔街高估值互联网泡沫破灭的后遗症。

The danger for savers is not simply of disappointing returns, but of devastating blows to their wealth. Just after the second world war, British government bonds (gilts) offered yields similar to today’s; those who bought them lost three-quarters of their money, in real terms, by 1974. Investors with more of an appetite for risk may do even worse. Those who bought Japanese shares at the peak in 1989 are now sitting on a nominal 80% loss.
实际上,除了低收益之外,投资人面临的更大风险是贬值。二战结束后,当时英国国债(金边债券)的收益率和目前水平持平;然而到了1974年,当年的这些国债的实际价值已缩水四分之三。那些喜好风险的投资者们的处境则更为悲惨。那些在1989年的日本股市高点购买了股票的投资者,至今仍遭受着80%的账面亏损。
Polish up your crystal ball
谁有“火眼精金”
Investors’ choices will be guided by how they think the crisis will unfold. The best hope is that the authorities will “muddle through”: stabilise the European sovereign-debt crisis, steer developed economies back on to a path of 2-3% annual growth while simultaneously devising realistic plans to reduce government debt over the medium term. But if that rosy prospect does not materialise—and the odds are against it—the world is looking at three scenarios.
投资人对经济危机的判断将影响他们的投资决策。最理想的情形是各国政府可以成功应对一系列危机事件,平息欧债危机,将发达国家重新带回经济年增长2-3%的轨道,同时制定现实可行的计划,以从减少政府中期债务。然而,如果这种美好的想象没有实现----并且很可能无法实现,那么世界经济将面临三种局面。
One possibility is that the developed world will attempt to inflate its debt away, perhaps by ever-larger doses of quantitative easing. A surge in commodity prices in 2010 and early 2011 has pushed inflation higher than it was a year ago in each of the G7 countries, and in Brazil, Russia and China as well (India is the exception among the BRICs). Inflation normally suggests investors should go for gold. But its stratospheric price, and the fact that most economists think that inflation will fall back as the global economy slows, argue against it.
第一种情况,西方发达国家进一步加大量化宽松政策力度,试图以通货膨胀抵消债务。2010年及2011年初,G7各国及巴西,俄罗斯,中国(印度作为“金砖四国”之一,是个例外)较一年前均呈现物价飞涨态势。在通货膨胀发生时,投资人一般会选择投资黄金。然而,目前黄金价格偏高,而且大多数经济学家们都认为通货膨胀会随着经济增长放缓而回落,此时投资黄金是否能起到避险作用不得而知。

A second possibility is that the European authorities make a fatal miscalculation, allowing Greece to default chaotically, without adequately propping up the region’s banks or protecting bigger economies such as Italy and Spain from collateral damage. The result could be a very sharp fall in European GDP, with knock-on effects in the rest of the rich world. That scenario argues in favour of US Treasuries.
第二种情况,欧洲各国政府做出致命的错误决策,放任希腊债务危机恶化,不去扶持本地银行业,也不去保护意大利、西班牙等经济体免受连带损失。由此带来的结果,可能是欧洲GDP锐减,及对其余经济富有地区的冲击。而这种情况将有利于美国国债上扬。
This newspaper persists in believing that Europe’s politicians cannot be stupid enough to allow the euro to collapse; but, like their equally uninspiring peers in America, they are unlikely to do much to help the West’s economies grow. So we suspect that the rich world faces a third scenario: Japanese-style stagnation. Recessions are likely to be more frequent than they were in the 1980s and 1990s, and the overall growth rate sluggish. Such an outcome would make it very difficult for the developed world to work off its debts; more countries would fall into the kind of debt trap faced by Japan.
本刊坚信,欧洲的政治家们不可能愚蠢到眼睁睁看着欧元一泻千里而无动于衷;然而,和黔驴技穷的美国政治家一样,他们也不打算去为西方经济体的发展做出更多努力。因此,我们觉得富有国家将可能面临第三种情况:日本式经济停滞。经济衰退的可能性比上世纪80和90年代更大,整体经济增长停滞不前。这样一来,发达国家将很难解决其债务危机问题;随之,将会有更多的国家卷入日本面临的债务陷阱中。
Different quotes for different folks
投资策略因人而异
On the face of it, a gloomy outlook argues for Treasuries. In recessions, they have generally been a good bet, delivering an average positive return of 10.4% while equities have delivered an average negative return of 15.3%. But that depends on negligible inflation; and given that the current American rate is 3.8% and that the average rate since 1900 has been 3.1%, this is a big risk for investors to take. It was inflation that wiped out British gilt-holders after the second world war.
表面看来,暗淡的经济前景有利于国债投资。在经济低迷时期,国债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以带给投资人10.4%的平均回报,而此时投资股票的结果是平均亏损15.3%。然而,通货膨胀的因素也不容忽略;目前美国的利率水平为3.8%,而1900年以后美国的平均利率为3.1%,所以,投资人必须要考虑利率风险。二战结束后,正是通货膨胀导致英国的金边债券贬值的。
Equities offer a better hedge against inflation, but American shares still look expensive. On a cyclically adjusted price-earnings measure, which smooths profits over ten years, they trade on a multiple of 19.4, compared to a historic average of 16.4. European equities, which have on average underperformed American ones, look more attractive: the price-earnings ratio in the euro zone is 11. But there is a case for holding cash on the ground that things may get worse before they get better.
股票投资可作为一种更好的应对通货膨胀的对冲手段,然而美国股市的股价看起来仍然处在高位。根据一种对上市公司连续10年盈利进行循环调整的方法进行测算,目前美国股市的平均市盈率为19.4,比历史平均水平的16.4高出不少。相比而言,目前欧洲股票的市盈率为11,比美国低;因此对投资人而言,显得更有吸引力。但是,市场情况是否会在好转前继续恶化还犹未可知,因此把钱拿在手中不去投资也是一种选择。                        
If markets continue downwards, equities could be a bargain next year; already some companies with global brand names trade on dividend yields of more than 5%. Many big companies are sitting on piles of cash and are benefiting from the continued growth in Asia. A purer bet on emerging markets would be to buy shares in China and India; but Asia will not be immune from a global downturn and their markets are still opaque. At the moment many of the best refuges are to be found in corporate bonds. European high-yield bonds pay 10 percentage points more than government issues, even though default rates are currently very low: in the year to September, only 1.9% of issues defaulted. But, once again, if the economy stalls, even corporate bonds may become cheaper.
如果市场继续走低,股票可能在明年变的更加便宜;目前,已有部分国际知名品牌公司股票的股息率超过了5%。得益于亚洲股市的持续上涨,很多大公司都赚的盆满钵满。现在去投资中国股市或印度股市,对于投资人而言,无异于对新兴市场的更为纯粹的赌博;但是在全球经济下滑的大背景下,亚洲市场也无法独善其身,此外,亚洲股市依旧不透明。此时此刻,不少的公司债券都可谓是投资人最好的避难所。尽管当前的拖欠贷款率非常低,但欧洲的高收益公司债券仍比政府债券高出10个百分点。截止今年9月,仅有1.9%的公司债券发生了拖欠。不过需要再次重申的是,如果经济停滞,那么即使是公司债券也可能变得更便宜。
It would be better for the global economy if savers piled their cash into equities and corporate bonds now, rather than waiting for better news. But savers are understandably reluctant to buy in the face of political dithering; whether it is Europe’s failure to sort out the Greek crisis or Washington’s failure to devise a plan that combines short-term economic stimulus with a long-term plan to reduce the deficit. That is yet another reason for politicians to get their various acts together: doing so will encourage savers to remove their cash from under their mattresses and put it into productive assets.
如果现在投资人不再继续等待利好消息,而将他们的资金全部投入到股市或债券市场的话,那么,这对于全球经济来说无疑是件好事。但是在目前政策不明朗的前提下,投资人不愿轻易出手也是可以理解的;要怪就怪欧洲没有成功解决希腊危机,而美国既没有成功制定出短期经济刺激方案,也没有成功制定出长期赤字削减方案。只有各国政治家们群策群力共同行动起来,才能让投资人把压箱底儿的钱都拿出来重新进行资产投资。

[ 本帖最后由 构图军师 于 2011-12-31 17:34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等级分 +50 现金 +500 收起 理由
HOYA + 50 + 500 我很赞同

查看全部评分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黄金广告位招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8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中国经济冲刺向前时,中国的老百姓却被甩在了后面。

当中国经济冲刺向前时,中国的老百姓却被甩在了后面。
          在中国吉林市-王建平(音译)和其妻子-舒(音译)是一对相对富裕的中国夫妻,他们的年均家庭收入达到了16000美金,这个数字大概相当于国家城市居民平均收入的两倍。

       他们在这个东北部的工业城市拥有一套舒适的三室居所。他们承担着自己的孩子在北京著名的清华大学学习电气工程专业的开销。即使按照俭朴的亚洲人的标准来看,他们也是极度的节俭,他们在国有银行有50000美金的存款。

      像众多其它中国家庭一样,王家人感到很压抑。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的汽车,他们也很少购物或者外出就餐。这是因为他们的储蓄金正在日益萎缩,但这不是他们自己的错造成的。

      在一个偏袒国有银行和公司的工薪族的经济体系下,政府故意将个人储蓄账户的利率人为的维持的特别低,使其无法赶上中国不断攀升的通胀。与此同时,其它政府扮演角色的因素-脆弱的保障体系,被压制的工资水平,还有不断高涨的房价-创造了人们囤积的冲动,为了应对不确定的未来,许多百姓千方百计的保持储存。

      实际上,经济学家们认为,这个国家十年来的由出口和政府投资大型项目(例如中国的高速铁路网)拉动的显著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家庭储蓄埋单,而不是13亿老百姓的开销埋单。

       这个体系(某些专家将其称为国家资本主义)依赖于将中国家庭的财富转移到国有银行,政府背景的大型企业,以及少数有足够关系的能从这个体系安排中获利的富有者。

       与此同时,像王家人这样兴盛的中产阶级家庭却不能完全享受中国经济奇迹的果实。

       “这就是整个体系的基础”,卡尔伊.沃尔特(音译)表示,他曾是J.P摩根的一名执行官,也是《红色资本主义:中国非凡崛起的脆弱的金融基础》的合著者。

       “银行按照共产党的要求借贷,”沃尔特先生说道。“因此,他们为了国有公司的利益来惩罚家庭储蓄者”。

      这不完全是中国的问题。经济学家说,中国要想继续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驱动经济增长的引擎,他将需要培育一个消费阶级来购买更多的世界上的产品和服务,来更充分的分享国家的财富。

      但是中国的消费水平却未能崛起,事实上中国消费开支占整体经济的比重在过去十年已经下跌了,从当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5%的水平到现在的35%。这个数字是迄今为止,世界任何地方的任何大的经济体中最低的百分比。(即使是处在梦游中的美国经济,这个水平也达到了国内生产总值的70%)

       一些专家警告,除非中国开始给予其民众更多的购买力,那么这个国家就有可能逐渐滑入低增长的普遍性难题,这个难题正折磨着美国,欧洲和日本。今年开始,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开始冷却下来了。

      “这种增长模式已经过了它的最后使用日期了,”北京大学的金融学教授,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的高级研究员迈克尔.皮特斯说道。“如果中国想要继续增长,这个体系就必须要改变,他们将不得不停止惩罚家庭。”

      在其最近的五年计划中,共产党已经承诺扩大个人消费。但是这样做可能有损坏这个国家现存金融体系的一个支柱的风险:支撑国有银行的家庭储蓄。

      在吉林这座城市这里,化工厂是主导产业,国有银行有大量的储蓄账户资金涌入。银行使用这笔钱来向企业受益人提供低利率贷款,这些企业受益人中有地产开发商,那么这笔资金就会帮助开发商们助推令人叹为观止的地产泡沫,这个地产泡沫已经将房价提升到许多消费者无法企及的高度。这些资金是一种动力它已经在中国几十个城市显示了威力。

      与此同时,北京的中国中央银行也依赖于这个国家巨大的消费储蓄池来资助其在外汇交易市场的大笔投资,以这样的方式来人为维持其弱势货币。弱势货币通过降低中国货物在全球的价格来帮助维系中国巨大的出口经济。但其也使进口货物使许多中国人无法承受。

      关于中国的新兴富人们在北京和上海抢购苹果得出iphone系列产品,古弛包包和劳力士表的报道可能使西方商人脑海浮现出中国正在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的梦境。但是在吉林这里以及其它内陆城市,消费者的选项基本被限制在了有限的由邋遢的国有部门商店和夫妻经营小店提供的商品中。任何出现在这里的全球性品牌,通常都是在露天市场售卖的假货或者廉价仿制品。

      在最近某个工作日的河南路跳骚市场,拥挤的人群在一堆衣服中仔细挑选着,这堆衣服里面有售价3美金一条的印有米奇鼠图案的T恤衫还有售价5美金的仿耐克运动紧身衣。仅仅几尺远的距离,有一个正宗的耐克专卖店,里面的同样的真品售价35美金,但是一个顾客也没有。由于消费者所拥有的消费能力很小,许多全球性的品牌公司都不愿在像吉林这样的城市开专卖店。

      嗑绊的美国,欧洲还有日本经济,限制了中国通过持续依赖出口来拉动增长的能力,中国政府明白给予其消费者更多的购买力的重要意义。也已经采取了步骤,中央政府已经着力提高乡村收入,并且甚至也为购买汽车和家用电器提供了补贴。

      问题是,政府是否能足够彻底的改变其根深蒂固的经济体系。政府的终身顾问,来自清华大学经济学院的经济学教授李到奎(音译)表示:”中央政府致力于不断提高消费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问题是将会以何种方式做。“

      但是明日的钱将不会像今日一样值钱-只要他们的储蓄账户收入只有3%的利率而通胀却沿着6%的或更高水平飞奔。如果中国要使消费支出占经济更大的比重,它将需要鼓励像王先生(52岁,是一名高速公路设计师)和王小姐(52岁,七年前由于健康原因从会计岗位退下)这样的人们在习惯上做出大的改变。

     ”我们十分的传统,“王小姐说道(她有养老金)”我们不喜欢今天华明天的钱。”

     然而王家人看来除了将接近他们三分之二的月收入存进银行没有其它更好的选择了。他们害怕投资中国严重动荡的股票市场。并且中国的法律严格限制他们投资海外,或者将资金送到海外的能力。

     王家人也没有足够的冲动或者勇气加入某些中国人现在视为是少数可以使其资金获得回报的房地产的投机活动,因为这也存在风险如果泡沫破灭的话。

     主要的,像许多其它中国人一样,王家人储蓄因为他们担心高歌猛进的食品价格还有共和国不在完全提供的高成本的医疗。他们也担心他们是否能负担的起给他们的儿子买房(当他们的男孩子要结婚时,这是一项中国的父母们都被期望要承担的成本)。

     “如果你有一个女儿,那么就没有这么昂贵了,”王舒(音译)说。“但是有个男孩你就必须要存钱。”

     房价变成了推升储蓄率的重要原因。分析家说在这方面,政府的政策也在将财富从家庭转走。

     王家人在这方面的遭遇,就是他们被迫离开给市政府授权的新的地产开发让路。这种地产开发项目整个中国的地方政府都将其视为一种容易的财富路径。

      尽管王家人和其它现在的居民已经收到了由于离开他们住房而发放的现金补贴,吉林市政府已经以将这块地卖给了计划摧毁现有住房并建立新的有更昂贵住房的住宅区的开发商。

      王家人无法确定他们能否用被支付的价款找到一个可以和他们现有住房相媲美的家。但是开发商和政府可期待共同赚的超过5千万美金的利润。

      为了扭转危机,北京允许国有企业解雇数百万的工人。在1999年,仅仅这些公司中的一个,中国石油的母公司,一个大型的石油集团,就宣布解雇一百万员工。为了支持银行,北京对利率采取了更紧的控制措施,这些措施包含有急剧降低实际支付给储户们的利率。一个在2002年可能获得3%收益的存折账户,在通胀之的今天,要是把通胀因素考虑进去的话,可能实际损失3%到5%。为什么是一个处心积虑压制消费市场的中国有希望最终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呢?要知道消费市场是可能帮助其达成超过美国这个目标的。

      一些分析家追寻现行的政策至20世纪90年代晚期形成的习惯。那时巨大而臃肿的,毫无竞争力的国有企业差不多使中国的经济扩陷入了停滞。突然之间,许多国有企业面临破产,国有银行负担了数千亿美金的不良贷款;许多银行无法还贷。     

      这就是中国银行在为国有企业进行极其便宜的融资时还能收获巨大利润的途径。这些途径帮助了银行为大型公共项目进行便捷的融资,这些大型项目除了高速铁路系统还包括了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以及宏伟的三峡大坝。

     也是在同一时期,共产党政府废弃了长期坚持的承诺终生雇佣的“铁饭碗”和国家医疗。北京转移了高成本的社会服务(包括住房,教育,医疗)到了家庭和私营领域。

     所有这些措施一起,将计划市场体系提升到了现在所称的国家资本主义。这些措施成功显著,他们不仅帮助复苏了中国正在倒闭的银行和国有企业,也助推了这个国家长达十多年的经济繁荣。但是这个体系也是个人收入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我们也想花钱,但是我们花玩了钱就真的没有任何东西剩下了,”来自一所学校的校长杨洋(音译)表示,她今年34岁,和做警察的丈夫还有他们10岁的儿子住在吉林这座城市。“尽管我们的儿子在公立学校上学,我们还是要为基本每个孩子都会参加的课外辅导支付费用。几乎家家都这么做。因此我们也有许多的压力要这样做。”为了省钱,杨小姐,她的丈夫还有孩子,最近搬到了她的父母家。

      据尼古拉斯.R.拉迪,一位来自华盛顿皮特森国际经济研究院的经济学家计算,政府的政策对中国的家庭征收了隐形的税收,这项税收仅在2008年就达到了360亿美金,或者大概相当于中国4%的国内生产总值。拉迪先生表示,在即将到来的十年,这个数字可能达到数千亿美金,这笔钱实际是由银行从消费者手中拿走的。

     变相的方式可能实际使家庭付出的成本更高,因为这些数字不包括诸如人为维持的高价进口的隐形成本。

      在许多中国经济学家看来,帮助启动增长的国家资本主义已经变为成了阻碍。

      一位在上海中欧国际商学院教书的经济学家许小年(音译)表示:“中国已经远离了收益递减规律的起效点。“

       许先生表示中国正冒着重蹈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错误的风险,那个时期日本长期依赖于占显著优势的出口经济,忽视了国内市场,并且放任房地产价格猛涨。日本经济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泡沫破灭后就再也没能恢复过来。

       许先生表示:”如果我们不改变,我们将重蹈覆辙,我们已经看到了许多我们称之为日本病症的早期苗头。中国投资的越来越多,但是这些投资拉动的增长越来越少。”

       当然,诸如麦当劳,耐克和宝洁这样的跨国巨头依然赌下数十亿美金相信中国在未来几十年会成长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一些经济学家断言中国会有很大的改变,中国政府再也没有那样的现金和力量来像其在上世纪90年代晚期所做的那样进行剧烈的改道,这一次要看人们的意愿。

       来自哥伦比亚商学院的魏上金(音译)教授说:“在过去中国曾面临过更巨大的挑战,我不怀疑他们很想这么做。问题是,他们能成功的启动如此大的经济重组吗?”

        但是不断提高的消费将需要对中国经济进行剧烈修整-不仅仅是逐渐戒除国有银行享有的从家庭获取的补贴,而且也包括要求国有企业支付更高的借款利息。这也意味着让货币尽可能升值到接近其真实价值。用另一句话说,也意味着,国家资本主义的一次重大解体,尽管其曾使中国经济飞速发展。“为了让消费飞涨,”皮特斯先生,在其北大的一次演讲中说道,“你需要停止从家庭口袋里拿钱。”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8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警惕!摧毁世界经济的“四大雷区”

日美欧中之一破产不足为奇
2
ちょうど1年前、プレジデント誌を含め複数のメディアで、世界経済には互いに連関している「4つの地雷原」があるという話をした。4つの地雷原とは、ヨーロッパのソブリンクライシス(国家債務危機)、リーマンショック以降、低迷長引くアメリカ経済とドル危機、中国の不動産バブル、そして日本のギネス級の国家債務問題である。
正值一年前,我在《president》等多个媒体提出了世界经济相关的“四大雷区”的观点。所谓四大雷区就是欧洲债务危机、金融危机后长期低迷的美国经济和美元危机、中国的房地产泡沫以及创吉尼斯纪录的日本国家债务问题。
2
これらの地雷は単独で爆発することはなく、雷管がつながっているので誰かがどこかの地雷を踏めば最終的には全部爆発して吹き飛ぶ。そういう警告を私は1年前に盛んに発していた。
这些地雷不是单独爆炸,雷管将它们连在一起,踩踏某处的地雷,最终全部爆炸摧毁。我一年前就多次发出这一警告。
あれから4つの地雷の状況はどうなったのか。世界の終末を午前0時に見立てた「核の時計」風に言えば、また1分1秒刻まれて午前0時に近づいたというところだろう。
从那以后,四大雷区的情况发展如何呢?按照“核武器之鈡”将世界末日设置在上午零时的话,我们正在一分一秒地逼近上午零时。
ヨーロッパブリンクライシスはドバイショックに端を発している。ここから、「次(財政破綻先)はどこだ?」という連想ゲームが始まってギリシャが経済危機に陥り、さらにアイルランド、ポルトガル、スペイン、イタリア、と次々に飛び火した。ギリシャやアイルランドなどの小国であれば財政支援による消火活動も可能だが、スペインやイタリアのようなEUの経済大国の危機が本格化すれば、ユーロ、EUの崩壊につながりかねない。
欧洲债务危机始于迪拜破产。其后开始了猜测下一个破产国家的联想游戏,希腊陷入经济危机;接下来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不断发生火情。希腊、爱尔兰等小国家的火情,可以通过财政援助得以灭火。而西班牙、意大利等欧盟的经济大国发生危机,有可能牵涉到欧元、欧盟的解体。
経済学者は、EUにとってギリシャはアメリカにとってのウエストバージニア州程度の規模であり、大騒ぎするレベルではない、と言う。しかしマーストリヒト条約でお互いに縛られたEUおよびユーロ経済圏は、合衆国のような政策の自由度がない。独仏は5ヵ月に17回も密談しているが、それでも有効な方策を見いだせないでいる。
经济学家称,希腊对于欧盟而言,规模就如同西维吉尼亚州在美国的地位,不用大惊小怪。但是受《马斯特里克条约》相互束缚的欧盟以及欧元经济区,政策上却没有美国那样的自由度。德国和法国5个月期间进行了17次密谈,却没有找到有效的对策。
そして1997年のアジア経済危機が98年にロシアや欧米に波及したように、ソブリンクライシスもいずれヨーロッパの枠組みを超えて伝播していく。連鎖反応が行き着く先は、前述のヨーロッパの国々よりはるかに財政状況が悪い日本だ。
如同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在1998年波及俄罗斯、欧美,欧债危机也会超越欧洲框架蔓延下去。连锁反应的目的地将会是远离欧洲各国、财政状况不好的日本。
2つ目の地雷原であるアメリカ経済も綱渡りの局面が続いている。オバマ政権は医療保険改革などニューディール的な総合経済対策(オバマプラン)を行ってきたが、雇用情勢に改善の兆しはなく、政府が無駄遣いをしている間は何とかもっているが、無駄遣いをやめると途端に景気が悪化するという“麻薬中毒”のような悪循環に陥っている。
第二个雷区的美国经济还在持续走钢丝。奥巴马政权一直在推行医疗保险改革等综合经济政策(奥巴马计划)。然而就业情况却没有看到改善的迹象。政府在做无用功或许能带来些什么,一旦什么都不去做,经济形势会进一步恶化。美国经济正陷入类似“毒品中毒”的恶性循环。
オバマプランによるバラマキと的外れなアフガニスタン派兵で財政は急速に悪化した。アメリカの場合、個人のクレジット信用枠のように国家債務の上限が法律で決められている。
向阿富汗派兵不在奥巴马计划之内,却使美国财政迅速恶化。美国国家债务上限与个人信用卡额度一样要由法律决定。
もし上限を超えたらどうなるか。個人の信用枠と同じでこれ以上金が借りられなくなる。要するに国債が発行できなくなるし、お金も刷れなくなる。当然、資金繰りが行き詰まるから年金も医療費も公務員の給料も支払えない。国家のサービス機能は滞って、アメリカ社会は大混乱に陥る。もっと問題なのは国債の償還や利払いができなくなることだ。デフォルト(債務不履行)という事態になれば米国債は暴落し、基軸通貨であるドルの信認も急落する。
超过上限会带来什么后果呢?这与个人信用额度一样,就借不到钱了。简言之,国家就不能发行国债,也不能再印钞票;因为资金筹措受阻,就不能支付养老金、医疗费、公务员的工资。国家的服务体系停滞,美国社会陷入大混乱。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偿还国债、支付利息。债务违约后,美国国债暴跌,基准货币美元的信誉一落千丈。
オバマプランを実行すると債務上限をバーストするということで大騒ぎになったが、厳しい財政再建策と組み合わせて債務上限を引き上げることでオバマ大統領と米議会が合意し、最悪の事態は回避された。しかし財政再建の見通しの不透明さから、米国債の長期信用格付けが歴史上初めて最高位の「AAA」からワンランク引き下げられ、その余波が世界同時株安という形で世界の金融市場を襲った。
执行奥巴马计划就将突破国债上限,一时引起极大恐慌。奥巴马总统与美国议会最终在配合严厉的财政重建政策、提高国债上限上达成协议,避免了最坏的事态。但是由于财政展望的不透明,美国长期信用评级历史上首次从最高的AAA降低一级,其余波袭击世界金融市场,造成世界股市同时大跌。
引き続き、債券市場の下落やドル売りなどの懸念材料は尽きない。爆弾の導火線が5センチ短くなったというのがいまのアメリカ経済の状況だ。ルーズベルト張りのオバマニューディールはいまのアメリカに適しているのか、そもそも可能なのか、という議論が12年の大統領選の主要テーマとなるだろうが、議会に対する指導力でも、経済政策でも実績を挙げられていないオバマの再選はほぼ絶望的となっている。
接着,债券市场的下滑、抛售美元等令人担心的材料接踵而来。现在美国经济的状况可以形象表述为,炸弹的导火索又缩短了5厘米。效仿罗斯福的奥巴马新政适合现今美国吗?究竟能否实施呢?这些疑问将成为2012年总统选举的主要题目。无论是对议会的领导能力,还是经济政策上都看不到奥巴马的业绩,他的连任几近绝望。
中国の場合、他の先進国の危機とは状況が違っていて、国家債務は非常に少ない。しかも土地は共産党が持っている。その土地を農民から収奪し、商業用地に指定換えしてリースで切り売りするのが、これまでの中国の経済成長マジックだ。各都市の税収の約半分は土地の転売益で、それを使って基盤整備し、都市の発展を競ってきた。
中国与其它发达国家的危机情况不同,国家债务很少,而且土地为共产党所有。迄今为止中国的经济发展的魔法就是从农民手里收回土地,并指定为商业用地,分块以租借方式出售。各个城市税收的约5成是土地的转卖收益,使用这些收益大搞基础设施建设,竞相发展城市。
土地の値段が上がれば儲けも増えるから中国政府もバブルを許容してきたわけだが、これまた正常な神経が麻痺する“麻薬”である。庶民も負けじとこの麻薬にドップリ浸かり、国全体で8000万戸もの投機用マンションが空き家になっている。いま、この不動産バブルにかげりが出ている。
土地价格上升,政府收益也增加。中国政府也一直允许土地泡沫。这又是麻痹正常神经的“毒品”。百姓也不甘示弱,沉湎于这一“毒品”之中。全国八千万户投机购买的公寓空置,无人居住。现在这种房地产泡沫也出现了破灭的兆头。
また中国の各都市は、土地の転売益が入ることを前提に民間銀行から派手に借り入れている。その支払いが滞るようになり、土地バブルの収束とともに中堅都市がパンクするのではないかという懸念が出てきている。中国ハイパーバブルと土地マジックが終わりかけている兆候だろう。リーマンショック以降の世界経済は完全に中国頼みなだけに、バブルが弾けて中国経済に急ブレーキがかかったら、世界は一気に負のスパイラルに突入するだろう。
中国的各个城市都在有土地销售收益的保障前提下,大量从商业银行贷款。人们开始忧虑,地方政府一旦不能按时还贷,土地泡沫破灭,中心城市财政将崩溃。这或许就是中国超级泡沫和土地魔法将要终结的征兆。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完全依赖中国,泡沫破灭,中国经济就将急速刹车,世界经济就将突然落入螺旋式下降通道之中。
いまのうちに外貨でタンス預金を!
趁现在家中储备外汇!
そして4つ目の地雷原である、わが日本の債務問題。民主党政権のバラマキ政策によって国の借金が1000兆円を超えようというところで震災と原発事故に見舞われた。財源の手当てのない「10年間で総額23兆円」の復興事業費が決定し、国家債務の対GDP比が前人未到の200%を超えるのは確実だ。債務問題に対する国民の危機意識が薄い日本は、いわば裸の王様。いつ世界から「王様は裸だ」と言われてもおかしくない。その瞬間、日本国債は暴落する。それに続くハイパーインフレなどに対しても現実的な備えを開始しなくてはならない。
第四个雷区就是我们日本的债务问题。民主党政权广撒金钱政策,造成国家借债额超过1000兆日元,却又遭受大地震和核电站事故的袭击。财源无出处情况下,决定了“10年总额达23兆日元”的复兴事业经费,国家债务与GDP之比超过了前所未有的200%。国民对债务问题的危机意识淡薄,日本是一位赤身裸体的大王。有一天世界上称日本“大王一无所有”也不足为怪。那一时刻,日本国债暴跌,接下来就必须开始准备应对超级通货膨胀。
以上のように4つの地雷原は確実に爆発の危険性を増している。そして、相互依存のボーダーレス経済である以上、どの雷管を踏んでも連鎖爆発が起きる。つまり、日本が自爆しなくても、どこかで必ず債務問題に火がつくということだ。
综上所述,四大雷区爆炸的危险确实在增加。既然是相互依存的无国界经济,无论踏响哪个雷管,都会发生连环爆炸。即使日本不发生自爆。某个雷区也必定会点燃债务问题之火。
日本が財政危機に追い込まれたときに何が起きるのか。いまヨーロッパで起きていることは対岸の火事ではない。人の振り見て我が振り直せ。ギリシャやポルトガルやスペインの姿が明日の日本なのだ。
日本陷入财政危机时会发生什么呢?现在欧洲正在发生的事情不再是隔岸观火。“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希腊、葡萄牙、西班牙的情形就是明天的日本。
ギリシャはEUとIMF(国際通貨基金)の金融支援の見返りとして、国家予算の25%カットという厳しい財政再建策に取り組むことになった。しかし、各種増税に公務員給与と年金支給額の大幅カットという緊縮政策に対して国民が反発、各地で暴動が起きた。
希腊以削减国家预算25%、重建严格财政为条件,获取了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资金援助。但是国民反对各种增税政策和大幅削减公务员工资、养老金的财政紧缩政策,各地发生了暴乱。
ポルトガルやスペインも国家予算の25%カットの緊縮財政に取り組んでいるし、イギリスではキャメロン政権が公務員を49万人削減、一般歳出を4年間で810億ポンド(約10兆円)減らす戦後最大規模の歳出削減に挑んでいる。
葡萄牙、西班牙也削减了25%国家预算,采取紧缩财政政策。在英国卡梅隆政权裁掉了49万公务员,4年减少财政支出810亿英镑,实施战后最大规模的削减预算。
これらの国でもゼネストや暴動が起きているが、それでも日本より財政状況はマシなのだ。日本がヨーロッパ型の財政危機に陥ったら、そんなものでは済まされない。45兆円の税収しかないのに100兆円の予算を使っているのだから、予算の25%カットでも生ぬるい。バジェット(予算)のバランスを取ろうと思えば、歳出を半減し、税金を倍増し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这些国家都发生了大罢工、暴乱。不过他们的财政状况比日本好得多。日本如果陷入欧洲的财政危机,不会轻易结束。仅有45兆日元的税收,却有100兆日元的预算。削减25%的预算也无济于事。要想收支平衡,就要削减一半支出,税金成倍增加。
それはつまり、政府のサービスが半分になるということだ。週2回来てくれていた介護サービスが週1回になり、子供が通う学校が遠くになるかもしれない。皆で節電してこの夏を乗り切った日本人だから「まあ仕方がない」と思うかもしれないが、そこから先は我慢できない領域に入ってくる。
也就是说,政府的服务减半。每周来两次的护理服务,变成每周一次。孩子上学就要到更远的地方去就读。日本人节电度过了今年的夏天,对他们而言可能选择默默承受。但进一步发展,就到了无法忍受的境地。
財政危機の第1幕がバジェットカットなら、第2幕は「ハイパーインフレ」だ。日本の国債がデフォルトするか、デフォルトに近い状態になったら、ハイパーインフレが必ずやってくる。
财政危机的第一幕如果是削减经费的话,第二幕就是超级通货膨胀。日本的国债违约或接近违约时,超级通货膨胀必然光顾日本。
過去に財政破綻でハイパーインフレに見舞われた国は数多い。この20年でもアルゼンチン、ブラジル、ロシア、トルコ、スロベニア……私はそれらの国のハイパーインフレを全部見てきたが、物の値段にゼロが5つも6つも増えていく様は凄まじかった。スロベニアでは封筒に郵便切手を貼るスペースがなくなるほどだったし、おかわりした2杯目のコーヒーの値段がもう上がってしまっていたほどだ。
过去因财政危机,遭受超级通货膨胀的国家屡见不鲜。近20年来有阿根廷、巴西、俄罗斯、土耳其、斯洛文尼亚等。我一直注视着这些国家的超级通货膨胀,物品的价格后面增加了五六个零,令人难以置信。斯洛文尼亚的信封上连贴邮票的空间都不够了;喝第二杯咖啡时,价格已经又涨了。
ハイパーインフレにどう備えるべきか、3つだけアドバイスしておこう。
如何应对超级通货膨胀?给大家提三个建议。
1つ目は、「銀行預金は避ける」こと。預金が紙屑になるのがハイパーインフレだ。預金している間に価値が100分の1、1000分の1になってしまう。タンス預金も同じこと。一番いいのは外貨を分散してタンス預金しておくことだ。
第一,避免银行存款。超级通货膨胀会使存款变成废纸。存款的期间里,价值变成了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现金放在自家衣柜里也一样贬值。最好兑换成多种外币存放家中。
2つ目は、「カネをモノに替える」こと。インフレではモノの価値が相対的に上がる。史上最高値を更新している「金」もいいが、キャッシュフローを生むような「不動産」も必ず上がる。それから「株」。会社が生み出す富はインフレのときには価値が上がっていく。インフレでひっくり返るような会社の株はダメだが、たとえばコンシューマー関係でグローバル化して生き残れる会社の株ならOKだ。
第二,“将钱换成实物”。通货膨胀中,物品的价值相对上涨;也可以购买不断刷新历史价值的黄金。能产生现金流的房地产价格必然上涨;还有就是股票。公司创造的财富在通货膨胀时期价值会不断上涨。但不能购买因通货膨胀要倒闭的企业股票。例如,可以购买消费类股票、全球化胜出公司股票。
そして3つ目は、「自分に投資する」こと。腕力でも知力でもスキルでも、余人をもって代えがたい能力があれば必ず価値が高まる。日本がひっくり返ったら、まずは当面、世界に飛び出して稼げるぐらいの能力を身につけること。これがインフレに一番強い。
第三,就是为自己投资。无论在体力、知识、技能上,有常人不可替代的能力,其价值必然得以提高。掌握了这种能力,即使日本毁灭了,也能够走向世界赚钱。这最能抵御通货膨胀。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8 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司机与乘客,德国与法国,二头政治两方失衡影响欧元

查理曼大帝
司机与乘客
失衡的法德关系如何影响欧元
20111018121039_10485.jpg
去年当安格拉·默克尔(德国总理)和尼古拉·萨科奇(法国总统)提出他们想要修改欧盟条约来创建一个永久性的金融援救系统时,其他成员国纷纷立即表示同意。当这个月德法领导人允诺出台一个“完整”的计划来解决欧元危机时,欧盟还为该计划的制定推迟了峰会。
The “Merkozy” duumvirate annoys some: the Italians say “a global situation cannot be solved by a bilateral axis.” Yet the Franco-German motor remains crucial. These days it would be more accurate to call it the Germano-French engine. Or better still, imagine a BMW motorcycle with a Peugeot sidecar; Mrs Merkel in leather trousers and Mr Sarkozy tagging along. As one senior Eurocrat puts it, the partnership serves “to hide the strength of Germany and the weakness of France.”
       “默克奇”的二头政治引起了一些人的不快:意大利人称“靠法德双轴政治并不能解决这样一个全球性问题。”但这法德发动机仍然是关键因素。不过目前称之为德法发动机更为准确。或者这么想像更贴切些:一辆宝马摩托车带着标致边车,身着皮裤的默克尔夫人载着一直跟随她的萨科奇先生(如图)。一位欧洲共同市场的高级官员如是说,他们的合作是为了“隐藏德国的强大和法国的弱小”。
France’s fragility now directly affects the euro crisis. It has the biggest debt and deficit ratios among the euro zone’s AAA-rated countries, and its banks are dangerously exposed to southern Europe. At their recent summit in Berlin, a man from Le Monde asked Mrs Merkel whether she was in a partnership of equals with Mr Sarkozy, “given that France and its banks have been attacked by the markets.” There was no reply.
       现在法国的脆弱直接影响到欧元危机。在欧元区的AAA级(主权债务评级)国家里,法国的债务和赤字比是最高的,其银行体系也危险地暴露于南欧各国。在柏林举行的最近一次峰会上,来自《世界报》的人问默克尔夫人,“考虑到法国以及法国的银行都遭受到了市场冲击”,那么她与萨科奇先生在合作关系中是否处于平等地位,但这问题没有得到回应。
French policy in Europe has long been based on the quest for parity with Germany, politically if not economically. But the euro crisis has exposed the weakness of public finances in a country that has not run a budget surplus since 1974. Six months before a tight presidential election, Mr Sarkozy seems to be driven by one overriding objective: to preserve France’s top-tier credit rating.
       法国在欧洲的政策一直是以追求和德国地位平等为基础的,如果不能在经济上平等也要在政治上平等。但是欧元危机暴露了这个国家的公共财政弱点——从1974年起就没有预算剩余。六个月后就是紧张的总统大选,萨科奇先生最主要的目标就是保持法国的AAA评级。
Fear of a downgrade has pushed him into more effort to balance the books. But it has also led to a “hug her close” policy rather like Britain’s towards America: embrace the stronger partner in the hope of shaping its policies. Mr Sarkozy dare not disagree with Mrs Merkel in public, lest a row destabilises the euro and draws attention to France. This made the latest Merkozy show surreal, as Mr Sarkozy kept saying he was in “complete accord” with Mrs Merkel even though neither could say what they agreed about. A day later, Herman Van Rompuy, 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Council, delayed the next euro summit from October 17th to October 23rd, to “finalise our comprehensive strategy”.
       对降级的害怕推动着他更加努力平衡账目。但这也导致法国对德国的“抱大腿”政策就像英国对美国那样:围着更强大的伙伴打转,希望借此制定政策。在公开场合萨科奇先生从不敢反对默克尔夫人,以防造成欧元的不稳定进而使法国成为大家注意的焦点。最近萨科奇看起来很荒诞,他总说“完全同意”默克尔夫人,尽管他说不出同意的是什么。一天后,欧洲理事会主席赫尔曼·范龙佩把下一次欧洲首脑会议从10月17日推迟到10月23日,说是为了“确定全面的策略”。

Almost all the elements of a solution—resolving the Greek crisis, creating a firewall round solvent sovereigns, recapitalising wobbly banks and redesigning the euro zone’s rules—have run into French obstacles. In the end, though, France has usually had to yield to Germany. It refused to countenance a default by Greece, or even debt restructuring, for fear of market contagion. Greece will get its next tranche of loans in November, even though it is bust and will miss its deficit-reduction targets. But Germany now wants to impose much greater losses on Greece’s private creditors than those agreed under last July’s “voluntary” deal, and looks likely to get its way.
       法国几乎在这个解决方案的所有方面——解决希腊债务危机,为有偿付能力的主权国家建立防火墙,对摇摇欲坠的银行进行资本重组以及重设欧元区规则——都有障碍。不过最后法国不得不一如既往地屈从于德国。先前法国并不同意希腊违约,甚至不同意债务重组,因为担心市场蔓延。希腊在11月可以拿到下一批贷款,尽管其破产了并无法完成削减赤字的目标。但现在德国希望希腊的私人债权人能承担比他们在7月的“自愿”协议中规定的更多的减记,目前看起来很有可能实现。
But before burning the Greek bondholders, Europe needs a proper firewall. In July leaders agreed to let the main bail-out fund, known as the EFSF, recapitalise banks and buy bonds. The Slovakian parliament has just voted this down, although it is likely to accept it in the end. It will be harder to win approval for the vital next step: a three-, four- or perhaps fivefold increase in the fund so that it can protect Spain and Italy. National guarantees for the fund cannot be increased much for fear of endangering the rating of France and others. The European Central Bank has rejected the idea that it should lend to the EFSF. So more esoteric leveraging ideas are being considered.
       但在点燃希腊债券持有人这条线之前,欧洲需要一个合适的防火墙。7月,领导人们同意利用主要的纾困基金——被称为欧洲金融稳定基金——对银行进行资本重组以及购买债券。斯洛伐克议会投了反对票,但接受似乎只是时间问题。较难获得通过的是下一个至关重要的步骤——将基金增值3倍4倍甚至5倍,这样就能保护西班牙和意大利。因为担心危及法国等其他国家的信用评级,所以对该基金的国家担保不能增加太多。欧洲中央银行拒绝贷款给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所以更深奥的借贷方法正在考虑之中。
Meanwhile the collapse of a Franco-Belgian banking giant, Dexia, has brought home the pressing need to recapitalise Europe’s banks. France wanted to draw on the EFSF, both to present the problem as European and to share the cost with Germany. But, again, France has given in to Germany’s insistence that it is for governments, first and foremost, to stump up for their banks.
       同时,法国比利时合营的银行业巨头——德克夏银行——的崩溃更说明了欧洲银行资本重组的迫切需要。法国希望借由欧洲金融稳定基金将之变为欧洲性的问题并让德国共同承担损失。但是,法国再一次屈服于德国的坚持之下,即银行倒闭所带来的损失主要由其政府来承担。
Mr Sarkozy has come around to the German belief that the euro zone must offer a “vision” of deeper integration, which will require a new treaty. On this front, at least, Mr Sarkozy has won some points by getting Mrs Merkel to accept his call for economic government. At the next summit the 27 EU leaders will talk of boosting growth; then ten will leave and the 17 from the euro zone will remain to discuss the crisis. This two-tier structure will become a regular event, under proposals by Mr Van Rompuy. He will preside over both sets of meetings, though the French do not want this to be a precedent: a future 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Council just might hail from a non-euro country, and, horror, preside over euro-zone business.
       德国认为欧元区需要新条约进行更深入的同化,萨科奇也表示了同意。萨科奇先生让默克尔夫人接受了他所提议的经济政府,至少在这方面他不是一无所获的。在下一次的峰会上,27个欧盟领导将会讨论促进经济增长这个内容,然后其中10位离开,另外的17位则继续讨论欧元危机问题。范龙佩提议说,这种两级结构将成为常态。他将会主持这两级结构的峰会,尽管法国并不希望这成为一个先例:并非来自欧元国家的人成为将来的欧洲理事会主席,可怕的是还要主持欧元区的事务。
Mr Sarkozy will see all this as a great French victory. But would such a structure have averted the euro crisis? No. The true test will be the content of the reforms. Germany will want to replicate its federal system, with tough fiscal rules and more power for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the French will want a mirror of the Fifth Republic, with joint bonds issued by the euro zone and executive power (and much discretion) left in the hands of leaders.
       萨科奇先生将这一切看成法国的一场伟大胜利。但这样的结构能避免欧元危机么?不。对改革是否满意是真正的考验。德国想复制本国的联邦制,制定严格的财政规则并赋予欧洲议会更多的权力;法国则想建立第五共和国的镜像,由欧元区发行联合债券,行政权力(大部分的自主权)则交由各国领导掌握。

Is it Mediterranean or northern?
       地中海还是北欧?

Nobody should count France out. Yet its ability to get its way rests on economic credibility. Is it the weakest of the strong, or strongest of the weak? This matters: a downgrade of France could fatally damage the EFSF. French economists such as Jacques Delpla say fears over the AAA status are overblown: France’s perfumes will sell in emerging markets and its demography looks better than Germany’s. And the French are good at taxing their citizens. Yet all this assumes, crucially, that Italy or Spain do not implode. So the big doubt remains: if Germany decides to commit a lot more money to save the euro, can France afford to as well?
       没人可以把法国排除在外。但经济发展了才能强大起来。法国是凤尾,还是鸡首?这很关键:法国的降级将对欧洲金融稳定基金造成致命损失。法国经济学家——比如雅克·德尔普拉——说人们对AAA地位过于担忧:法国香水将会在新兴市场上销售,从人口统计学上来看法国也优于德国。而且法国善于向其公民征税。但这些成立的关键在于意大利或西班牙没有崩溃。所以最大的疑问是:如果德国为拯救欧元调拨大量的金钱,法国是否也能负担得起?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8 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炮*打公*有制

炮*打公*有制
哈*佛商业评论网 谢*作诗
核心提示:以经济学的视角看,重要的不是名义上的所有权,而是实际使用权、收益权和转让权。
“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是了,“菩提本非树”,世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国*有资产,谈什么国*有资产流失呢?又谈什么国*有资产保值与增值呢?
要知道,资源名义上可以国有,但因为交易费用的缘故,不可能让每个人都行使所有权的。中石化是国*有企业了,名义上它属于13亿中国人,但能够让13亿人都来开会决定资产怎么用、收益怎么分吗?不能的,因为那样的话费用会高的得不偿失。13亿人拥有所有权等于人人都没有所有权。可是,无主的资产租值要消散,于是国*有资产就不能不委托给政府职能部门的官员和董事长总经理们来管理:要他们才有权决定资产怎么用、收益怎么分。
以经济学的视角看事物,重要的可不是什么名义上的所有权,而是实际的使用权、收益权和转让权。什么国*有企业,本质上乃是官*有企业。倒不是说这些企业百分之百归属于政府职能部门的官员和董事长总经理们,但主要归属于他们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产权不是抽象的,而是使用权、收益权、转让权权利束在人群中的实际配置,这种配置常常是非对称分布的。
我们常常被名义迷惑了。其实名义的东西没有那样重要。你说我的老婆是你的老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陪我睡觉,给我生孩子,她事实上就是我的老婆。不要被国有企业的名义所迷惑,关键要看她在陪谁睡觉,给谁生孩子;或者,陪谁睡得多,为谁生的孩子多。中石化的茅台酒,你我喝到了吗?中石化的利润,你我分享了吗?没有吧。所以,亏损的时候,没酒可喝需要补贴的时候,它才是我们的;盈利的时候,有酒可喝的时候,就是他们的了。
严格来讲,国*有企业只是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才是比较名副其实地存在着。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没有经济自由,一切按计划行事,个人不能拥有生产资料,连消费品也要凭票供给。只有在此制度下,普通意义上的国*有资产才是可能比较名副其实地存在。其实,即使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国*有资产在很大程度上也仍然具有官有的性质。而一旦经济开始了自由化改革,国有资产的产权性质就发生了变化,就向着私人产权的方向走了去,向着官有的方向走了去。
千万不要以为改革开放深入到上世纪90年代才开始产权改革,要知道,整个经济自由化的过程就是产权改革的过程——全部的经济改革,归根结底体现在,也一定体现在产权的变革上。我们总讲什么国*有资产流失,但我们没有搞清楚国*有资产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失的。我们以为只是在现在开始产权改革的时候才存在国*有资产流失。这是极端肤浅的看法。
如果市场条件下真有什么国*有资产的话,它能不流失吗?一定要流失的。国有经济里都是一些形形色色的代理人,国有经济的一切交易无可避免地带有自定价格交易的成分。除非是回到计划经济体制之下,不给当事人经济自由,否则,国有资产注定是要流失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反复强调国有企业的治理模式要回到计划体制那里去:企业不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按计划生产,没有自主经营权,政企也不分离。自然,多数处于竞争领域的国有企业是要进行公司化改造的,但是公司化的最终目的是要让国有股从经济中退出来,而断不是别的。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8 2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巴泽尔的发现,任何的私产在边际上都具有公产的性质。反过来更是确定无疑,任何有价值的资源都不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公有。不要相信公有制的寓言。就我等老百姓来讲,国*有资产不流失,它跟我等有什么关系吗?没有。国*有资产流失呢,它跟我等还是没有关系。说不定别人拿了去经营好了,多交一点税,多吸纳一点就业,倒不失为一件万幸的事情呢!我们需要清楚:国*有资产是不可能保值增值的,能够保值增值的资产,已经不是国*有资产了。
没有私有制,就没有法治、自*由与民*主
今天我们强调法治的重要性。可是法治不是呼之即来,我们想要法治就可以法治的。法治有条件。条件之一,是私有产权。只有在产权私有的社会里,法治才可能真正推行开来。
要知道,权利未经界定,在竞争下资源价值就会消散殆尽。这是著名的租值消散定理,是“公地悲剧”的含义。一块草地,如果任何人都可以随便使用,那么就会变成不毛之地。如果一个社会的所有资源都是如此,那么结果就决不只是一穷二白,社会成员根本就没有生存的可能性。所以,权利是需要界定的。可以将权利附着在物上面,通过物的所有权来界定权利。资源是我的,那么只有我可以使用并获得相应的收益。别人可不可以使用并获得相应的收益呢?可以,但要有我的同意,或者要给我支付足够的价格,或者你长得漂亮我白送你也可以。资源也可以公有,但那样就必须要有论资排辈、等级制度等安排来界定权利了。
法治是要要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以产权界定权利,法治于是可以推行;以人权界定权利,法治就很难推行。经济国有,法治是很难推行的。所以我们观察到毛*泽*东和他那一代领导人不重视法治。据说,毛*泽*东曾经讲:宪法是我主持制定的,但是我们主要不靠它解决问题,我们靠开会做决议解决问题。不要说毛*泽*东和他那一代领导人不重视法治,这可是公有产权约束下必然的选择。古代不是讲究“刑不上大夫”吗?“刑不上大夫”,不是不应该上大夫,而是人权不平等的社会里,刑是不可能真正上得了大夫的。事实上,在传统社会,人权就是不平等的。“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能不亡”就是写照。人权不平等的社会,是不可能真正推行法治的。
今天,我们知道自由宝贵。没有自由,便不知道个人比较优势之所在,经济社会物质财富就会贫乏无比。而自由本身也是生命的重要含义之一。没有自由,生命便失去意义。
可是,没有产权及其相关的约束,自由同样不可推行。没有产权及其相关的约束,自由很可能带来的是非生产性的竞争,而不是生产性的竞争;很可能带来的是价值消散的竞争,而不是价值增值的竞争。那样,人类根本就无法生存。这也是“公地悲剧”的含义。
如果资产被界定为私有,又有自主签订合约进行交易的自由,交易费用又不是太高,那么经济就一定有效率。这是科斯定理给予我们的最重要的启示。反之,如果资产被界定为公有,那么社会一定会内生出诸多限制,以减低竞争下的价值消散。公有制下的很多限制,比如不能自由择业、论资排辈等等,正是避免价值消散的制度安排。在公有制下,是不可以给人们自由进行经济决策的权利的。不然的话,贪污腐化,各种引起价值消散的竞争就会蜂起。
那些无知的人们,主张要用公*有制加民主政治来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但这只会带来南辕北辙的后果,注定是要彻底失败的。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城市郊区村民民主委选举矛盾重重,不可开交,但农村老家的村民民主选举却平稳进行。这不是个人素质可以解释的吧?
须知,虽然土地承包给了村民,但毕竟只是承包,还有集体所有的性质。在种地不怎么赚钱的今天,地处偏远山区的家乡的那些土地和山坡是不值几个钱的,因此公有资产几近于无。但是城郊村镇就不一样了。不仅土地很值钱,其它一些公有资产同样也价值不菲。
公产盛行,那么做官就有很高的租值。世界上没有有租值存在而没有人竞争攫取的。这就是为什么城郊村镇民主选举矛盾重重,不可开交的缘故。他们是在竞争那巨额的资产租值呢。我的老家,由于公有资产几近于无,村官们根本就捞不到什么大好处,无非是每年几千块的津贴收入。于是乎,年轻又能干的人压根就不愿意做村官了。他们或者外出打工,或者忙于自己的活计,他们外出打工或者忙于自己活计的收入大大超过了做村官的收入。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8 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历久以来,我们总讲自己有官本位传统。但为什么有官本位传统呢?一定是因为公产盛行的缘故嘛,一定是因为私有产权没有保障的缘故嘛。公产盛行,或者私有产权没有保障,那么做官就有很高的租值,官本位就会流行开来。这里我要讲,公产盛行,或者私有产权没有保障,那么民主政治就要闹出矛盾重重,不可开交。民主是个好东西,但民主却不是没有条件的。民主需要在权利界定清楚的情况下才可以推行,公有制上是断不可以搞民主政治的!
公*有制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研究计划经济的文献强调软预算约束。不过在我看来,计划经济的主要问题并不是救助体事后要对“亏损”的预算体实施救助,而是救助体根本就不知道谁是盈利的,谁是亏损的。
千万不要自作聪明,认定那些有正会计利润的工厂就是盈利的,有效率的,而那些负会计利润的工厂就是亏损的,无效率的。科斯定理讲得明白:私有产权是市场的前提。因此,私有产权也是价格的前提了。计划经济因为取消了私有产权,因而也就没有真正的价格。没有真正的价格,我们不知道成本,不知道收益,无法进行经济核算。没有真正的价格,我们不知道盈利,不知道亏损,无法判定效率与否。不知谁盈利,谁亏损;不知谁有效率,谁无效率,这才是救助体事后对“亏损”的预算体实施救助的根本原因,也即是计划经济体制软预算约束的根本原因。计划经济体制的失败不是别的失败,而是没有价格、没有信息的失败。
所以,价格决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也不是我们可以随意干预的东西。市场经济之所以做得好,是因为市场经济下有了价格,有了信息。尽管市场经济下信息未必就是充分的,但到底有了价格,有了信息。是的,假如信息是完全的,那么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就是等价的。今天我们要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怎可以人为扭曲信息的表达和传递呢?而既然价格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不是我们可以随意干预的东西,那么私有产权也就不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也就不是我们可以随意破坏的东西。今天我们要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又怎可以不搞私有制呢?
想想“文化大革命”。那是一个到处鼓吹“大公无私”的年代,“狠斗私字一闪念”,一闪念都是不可以的。结果怎样呢?人们吃不饱饭,穿不暖衣;货物单一、短缺和凭票购买、排队购买成为经济中的日常风景。小的时候,我家是要养鸡的,可是我没有吃过鸡蛋。鸡蛋是要拿去换钱买盐、火柴等日用品的。我吃的是鸟蛋。想吃蛋了,就上房去、上树上抓鸟蛋吃。不搞私有制,“大公无私”、“天下为公”的后果何止是民不聊生,连鸟儿都要跟着遭殃。
马*克思要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说来不容易相信,在私有制下其实是不可能有剥削的。
一个人应该得到多少收入,是由可能的替代性选择来决定的。老板之所以给你开3千块而不是2千块,是因为你在别处也能挣得3千块。你之所以要花10%的利率而不是8%的利率去借钱,是因为别人按照10%的利率照样可以把钱贷出去。你说这里收入低,那得别处收入高才成。但既然别处高,你为何选此处呢?因此,只要人身自由没有被限制,那么任何人得到的就总是他能得到的最高收益。只要人身自由没有被限制,马克思所说的剥削不可能发生。
没有自由,才有剥削的可能性。那是说,剥削不可能存在于私有制、市场经济体制下,因为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人们拥有择业的自由。剥削倒可能存在于公有制、计划经济体制下,因为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人们不仅没有择业的自由,而且好些其它方面的自由也被剥脱。一般认为,奴隶制下奴隶受着奴隶主的盘剥,过着凄苦的人生。但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福格尔教授的研究表明:美国奴隶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生活凄惨;奴隶制在当时是一种有效率的制度安排,奴隶当时生活并不差,奴隶们并不支持废除奴隶制。奴隶虽然没有自由,可奴隶是私有财产呀,你见过主人在自己的桌子板凳上划道子的没有?奴隶难道不比桌子板凳值钱吗?记不清谁说过,真正的奴隶制是人民公社,真正的奴隶是人民公社社员。值得思考呀!
剥削不可能发生在资本家处,倒可能出现在政府那里,因为面对政府,你没有替代选择。
而且社会道德沦丧,坑蒙拐骗盛行,也与产权得不到保障有关系。道理几千年前孟子就讲清楚了:“无恒产者无恒心。”产权得不到保障,人们势必不关心长期,而要做一锤子买卖。
这正是:数不尽,公*有制度罪恶累累;揭不完,共*产主义谎话篇篇。还是茅于轼老先生说得好:过去,搞公*有制是因为无知;现在,继续搞就是无耻!让我们一起炮*打无耻吧!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五级海风会员

发表于 2011-10-19 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构图军师 于 2011-10-18 23:42 发表
历久以来,我们总讲自己有官本位传统。但为什么有官本位传统呢?一定是因为公产盛行的缘故嘛,一定是因为私有产权没有保障的缘故嘛。公产盛行,或者私有产权没有保障,那么做官就有很高的租值,官本位就会流行开来。 ...

我一直以为官本位是中国很多问题的原因
不过论坛里还是少扯:handshak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9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货币政策解读

2011年9月7日
葛艺豪(Arthur R Kroeber),布鲁金斯研究所,布鲁金斯--清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非常驻研究员
葛艺豪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对中国人民币币值有关的中国货币政策和由此引起的政治问题作出解答。
1、过去几年,中国的货币,或者说人民币成为了有争议的问题,那么,美国和其他国家之间冲突的根源是什么?
美国和其他国家冲突的根源,有人抱怨说,是由于中国人为地使人民币的币值被低估,以它的贸易伙伴的支出来提高其出口和贸易顺差。尽管美国财政部多次停止在两年一次向国会的报告中对中国贴上“货币操纵”的标签,但是它一直在对中国施加压力,令人民币更快升值,并且要求人民币更加自由地根据市场变化而波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许多经济学家也都呼吁人民币更快升值和采用更加灵活的汇率政策。部分是为应对这些压力,但是更多地是出于国内因素的考虑,中国自2005年中以来,已经允许人民币对美元升值达到了大约25%。但是,对于美国、欧洲和拉丁美洲的许多国家来说,人民币升值的速度仍然是十分缓慢的,使他们国家的制造业面临来自低价格的中国商品日益强势的竞争。
2、外汇管制对经济的影响如何?
根据外国观察员的观点,中国持续地干预汇率,使其汇率保持在大大低于市场汇率的水平是一种价格扭曲,阻止国际市场发挥市场可能发挥的作用。这种价格扭曲通过鼓励投资大量流向出口制造业,而阻碍向国内消费市场的投资,这同样会影响中国自己的经济。因此,为了中国自己和国际经济的利益,并且他们是作为一个整体,中国应该允许它的货币汇率更快地提高。但是,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不认同这种观点,他们相信,有管制的汇率对经济发展有更大的好处。
3、中国对其汇率管制政策是何看法?
中国的官员将汇率和价格以及市场机制一概看作是更广泛的发展战略中的一种工具。这个发展战略的目标不是建立一个市场经济,而是将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富裕并强大的现代化国家。市场机制是只是手段,本身不是目的。中国的领导人认为,在工业化时代,所有从贫穷走向富裕的国家没有例外,都是靠出口拉动来做到的。因此,他们管理汇率大大促进了出口,就像他们在国内经济中管理其他市场和价格一样,是为了达到发展目标,例如建立基础工业和基础设施。
既然他们认为出口拉动战略是被证明通向富裕国家的唯一道路,他们认为,对人民币快速升值和大幅放慢出口增长持不认同的态度是“对中国有利的”。并且,中国是一支独立的地缘政治力量,它完全有能力抵制国际上对它改变汇率政策的压力。
4、关于对中国持有大量外汇储备和投资美国国债,特别是关于中国是“美国的银行”观点的误解在哪里?
因为中国的中央银行是美国国债的最大单一外国持有者,人们常说成中国是“美国的银行”,并且如果中国想做,它是可以通过卖出其持有的全部美元,造成美元可能还有美国经济的崩溃,从而破坏美国经济。这种恐惧是误导。中国实际上根本谈不上是“美国的银行”。中国仅持有8%的未到期美国债券,而美国的个人持有69%。中国仅持有美国全部金融资产的1%(包括公司债和股权),而美国投资者持有87%。中国的商业银行几乎没有向美国公司和消费者贷款,这部分融资的绝大部分来自美国的银行。美国的银行是美国,而不是中国。
将中国看作是“美国银行”的存款人更为贴切:它持有的国债是超安全的,持有流动性资产可以非常容易地在短时间内给予通知即可取回,就像银行存款。非但不是将美国作为人质,中国倒是美国的人质,因为中国很难将这些存款转移到其他地方(世界上再也找不出像美国那么大的银行)。
5、对美国政策有何影响,政策制定者应作何反应?
中国的汇率政策与其长期发展目标密切相关,美国或者任何其它外部力量都很难影响它的政策。并且同样,对市场力量的的怀疑,导致北京追求出口拉动增长的政策,产生大量的外汇储备,这也意味着北京不会愿意允许金融市场开放,使人民币成为与美元竞争的国际储备货币。
实质上,对加快人民币升值的高调施压不会有多大效果,因为美国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因此,美国的政策应该是,不要再强调汇率问题,而是应致力于对中国保持和扩大美国公司在中国国内市场的市场进入方面施加压力,这在原则上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条件所要求的。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9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七年计划 于 2011-10-19 00:35 发表

我一直以为官本位是中国很多问题的原因
不过论坛里还是少扯:handshake

谢谢七年版提醒,要么把阅读权限再提高点?或者关闭此贴?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9 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问责中国

保罗•克鲁格曼
令人感到绝望的世界经济现状是许许多多参与方均采取破坏性行动的结果。不过,许多参与方都表现不好这一点,并不能妨碍追究个体的不良表现者得责任。
这就是本周参议院领袖们将要做的事情,他们将通过采取立法行动对中国及其它货币操纵国家发出实施制裁的威胁。
受人尊重的意见骇世惊俗。然而,最近以来,受人尊重的意见却一直是错误的,货币问题也不例外。
扪心自问:为什么恢复充分就业这么困难?不错,房地产泡沫已经破灭,现在消费者的积蓄比过去几年有所提高。但是,过去曾经没有房地产泡沫,储蓄率比现在还高,美国却依然具有恢复充分就业的能力。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答案是,我们过去的贸易逆差比现在小的多。假如我们每年进口的产品及服务比出口的不是现在这样多出5000亿美元,那么实现恢复经济健康的目标则要容易的多。
为了减少贸易逆差,我们需要提高美国产品的竞争力,这实际上就意味着我们需要美元与其它货币的汇率发生贬值。没错,有些人会发出“贬低”美元的喊叫。然而,有远见的决策者长期以来一直就明白,有时候疲软的货币就意味着强劲的经济,并且他们也是按照这种认知采取行动的。例如,瑞士大规模介入汇率市场,防止瑞士法郎与欧元的汇率大幅升高。以色列则采取更为强劲的措施使其货币谢克尔贬值。
考虑到在全球市场扮演的特殊角色,美国不能,也不应该采取同样严厉措施。但是,考虑到我们的经济极端需要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的事实,美元疲软则非常符合我们国家的利益-我们能够,也应该针对那些一直让自己的货币贬值,因而阻碍我们急需的减少贸易逆差的行动的国家采取措施。
上面所说的国家就是中国。阻止向中国问责的所有论点均经不起认真的推敲。
有些观察家问,我们是不是真的知道中国货币低于实际价值?但是,提这样的问题是在开玩笑,可不是吗?货币操纵政策使中国货币贬值,这种政策的另一面就是美元外汇储备的积累——这些积累现在已经高达3.2亿美元。
另有些人警告说,如果中国停止购买美国债券,将导致十分严重的后果。然而,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恰恰有太多的人希望将自己的金钱投入美国债券,而不愿购买商品及服务——这也就是美国长期债务的利率只有2%的原因。
另一种反对意见声称,中国的产品与与美国生产的商品之间实际上并不存在竞争。反驳在相当程度上属于技术性的;我只想说提出这种观点人,不但高估了形势,而且没有考虑到中国货币政策的间接影响。
最近几天来,出现一种新的意见,反对在中国问题上采取行动:右翼的压力集团,尤其是影响巨大的“发展俱乐部”,他们反对对中国产品征税,原因是,你猜猜看,关税也是一种税收——而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能提高税收。我只是想说,反税收狂热已经超过了代表国家利益的地步,民主党人应该展示持欢迎态度。
公平地讲,假如换另外一个时代,反对对中国采取行动的一些论点还是有一定意义的。一个不可质疑的事实是,中国的通货膨胀,尤其是劳动力成本的提高,将逐渐消除这个国家货币贬值的现象。不过,这里的重要词汇是“逐渐”:在失业率处于灾难性的高位时,在4到5年内使美国贸易赤字下降是根本不够的。
对那些警告说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可能引发贸易站或对世界经济外交造成破坏的人士,我的回答是,看看眼前这种失业灾难的现实。那些风险是真实的,但是我认为是过分夸大了。然而,需要将这些风险放在这种事实——不仅仅是可能性,这样的背景下考虑。这种事实是,就在我们还在高谈阔论时,高的失业率还在制造巨大的累积性破坏。
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上周明确指出,失业是一场“国家灾难”。目前,由于数量巨大的工人处于长期失业状态,经济面临造成长期以及短期破坏的风险。
我们都没有资本忽略任何能够减轻这种国家危机的手段。问责中国本身不能解决我们的经济问题,但有助于问题的解决——这是一项早就应该采取的行动。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9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经济学人】美正对华刮起强劲的贸易保护主义风

美正对*华刮起强劲贸易保*护主义风
   美国最近反*华法案拟解决的是一个已经解决的问题。
Oct 15th 2011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2011年10月15日  
THE global economy is sicker than a man with a bellyful of bad oysters. The last thing it needs now is a trade war. Yet on October 11th America’s Senate passed the Currency Exchange Rate Oversight Reform Act, which would allow any “fundamentally misaligned” currency to be labelled a subsidy subject to countervailing duties. No prizes for guessing which large Asian nation the senators have in mind.
       全球经济比一个因吃了满肚子坏牡蛎而生病的人还糟糕。现在最不需要就是贸易战。不过,10月11日美国参议院通过“货*币汇率监督改革法案”,该法案允许美国对任何认定汇*率低估的货币被冠以补贴名义并施以惩*罚性关税。不言自明,这些议员心里想的是哪个亚洲大国。
Variants of this bill have been introduced regularly since 2003; all have failed. But this time may be different: anti-China sentiment in both parties has grown. Republican leaders have so far resisted holding a vote on a similar bill in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and look unlikely to change their minds; but if they do, the bill would almost certainly pass.
       自从2003年以来,该法案相似版定期总是提出,不过都失败了。但这次或许不同:两个党的反*华情绪都在增强。到目前为止,共和党领导人一直抵制在众议院就类似法案举行投票,看上去他们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但如果投票的话,这个法案会几乎毫无悬念的通过。
It may seem contradictory that the Senate is threatening to raise barriers to trade with China even as it has just passed bilateral trade pacts with Colombia, South Korea and Panama. But those treaties were first signed four to five years ago. Public support for free trade has been withering for a decade, tracking the decline in middle-class American manufacturing jobs. The main cause of that decline is rising productivity, which lets factories produce more stuff with fewer workers, but cheap Chinese imports have also been a factor (see article). America’s resentment of China has grown as its economy sputters while China’s has galloped ahead. Barack Obama has pinned his hopes for recovery on a doubling of exports, a goal that China’s many barriers to trade, from discriminatory government procurement to the undervalued yuan, impede.
       这看起来似乎有些矛盾,参议院一方面正威胁提高中*国贸易壁垒,另一方面刚刚通过了与哥伦比亚,韩国和巴拿马的双边贸易协议。不过这些协议初次签署是在四五年前。10年来,伴随着中产阶级在制造业就业岗位的减少,公众对自由贸易的支持每况愈下。就业岗位减少的主要原因是不断提高的生产力,使得工厂雇佣较少工人就可以生产更多的产品,不过便宜的中国进口商品也是一个因素。随着美国经济停滞不前,而中国经济的表现出的快马加鞭,美国对中国的不满不断增强。巴拉克.奥巴马聚焦于重振美国出口,希望达到现在水平的两倍,但是因为中国设置的许多贸*易壁垒,无论是歧视性的政府采购政策,还是低估的人民币汇率,他的这个目标频频遇挫。
America has legitimate beefs with China, but this bill is the wrong way to address them. It is legally flawed, economically dangerous and unnecessary. Were it ever to reach Mr Obama’s desk, he should veto it. Start with the legal flaws. The rules of the World Trade Organisation (WTO) generally do not recognise undervalued currencies as an illegal subsidy. Currencies are considered part of a country’s monetary sovereignty, to be dealt with, if at all, by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The odds are that if America imposed tariffs on China under the bill’s provisions, China could successfully bring a complaint against America at the WTO.
       美国对中国的抱怨有合理合法的成分,但是这个法案使美国在解决问题的道路上走上了错误的方向(误入歧途)。该法案在法律上有缺陷,经济上陷入危险境地,因此根本没有必要。假使他被送到奥巴马办公桌上,他应该否决它。先说说法律缺陷,WTO规则通常不认可低估的货币价格是一种非法补贴。货币价格通常被认为是国家货币主权的组成部分,即使要处理,也应该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负责。吊诡的是如果美国根据货币法案的条款对中国施加关税惩罚,中国就能成功的在WTO提起一项针对美国的投诉(申诉)。
By the time the WTO rules, the American firms lobbying for protection from Chinese imports will doubtless have enjoyed several years of it. But American consumers will have suffered by being denied cheap products, and China will almost certainly have retaliated. Therein lies the greatest danger. This bill would escalate tensions between China and America, and risk sparking a trade war. It is broad enough to be wielded against other countries, which may mimic America’s tactics against China or each other. It would wallop global investor and business confidence at a time when both are scarce.
       到那个时候,这些被美国公司用来游说对中国进口产品进行贸易保护的WTO规则,将毫无疑问该中国享用几年了。但是美国消费者将因拒绝便宜的产品而遭受损失,中国也毫无例外的会回击。最大的危险就在于此。法案将升级中美之间的贸易紧张程度,会有引发一场贸易战的危险。这个方案足够宽泛被用来反对其他国家,他们会模仿美国策略反对中国或彼此交恶。它将对全球投资人和商业信心造成罕有的冲击。
If jittery politicians are looking for another argument to sway sceptical voters, how about this? The problems this bill purports to address are already being resolved. The Economist has long argued that a flexible yuan is in the interests of both China and its trading partners. It would hasten the reorientation of China’s economy from exports to consumer spending, give its central bank more freedom to fight inflation, and divert demand to depressed Europe and America, catalysing an essential rebalancing of the global economy.
       如果这些神经兮兮的政治家找另外一些理由去说服持怀疑的选民,怎么办?这个法案声称解决的问题早已经解决了。经济学人很久以来一直主张灵活的人民币汇率符合中国和他贸易伙伴双方的利益。他将会加速实现中国经济从出口导向转为消费为主的定位,给中央银行更多的自由去治理通胀,并且转移人们对经济萧条的欧美经济的需求,催动全球经济的达到一个必要的再平衡。
Belatedly, China recognises this. Since June last year the yuan has appreciated 7% against the dollar. The rise in China’s relative costs has been even greater given its higher inflation rate. With stimulative fiscal and monetary policy bolstering domestic demand, China’s current-account surplus has shrunk by two-thirds, from 10% of GDP in 2007. Meanwhile America’s trade deficit has narrowed, and manufacturing employment has stopped falling. All this means the yuan is far less undervalued than it was a few years ago—if at all.
       尽管姗姗来迟,中国已经认识到这一点。自从去年6月,人民币兑美元已经升值了7%。考虑到不断升高的通胀率,中国相对成本升值更大。随着积极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对国内需求的提振,中国经常贸易盈余已经缩减了三分之二,2007年占GDP比重的10%。同时期,美国贸易逆差也缩小了,制造业就业人数停止下降。所有的这些意味着人民币并未像几年前所认为的那样,即使被低估了,也没有那么低。
China, heal thyself
         中*国,自我疗愈。
China is hardly blameless. Its tariffs may be low, but it lavishes subsidies on favoured domestic companies and discriminates against foreign ones, especially in sectors such as energy and transport, forcing them to surrender their technology and tolerating brazen intellectual-property theft. The yuan is still not a free-floating currency, and only seems to appreciate when tempers in Washington, DC, reach boiling point. Mr Obama should resist the protectionist impulses of Congress. But his job would be easier if China would offer him proof that gentler forms of persuasion bring results.
       中国几乎不能免于指责。他对进口品的关税或许是低的,但是它慷慨的向他所支持的企业发放补贴,并对外来企业实施歧*视性政策,特别是在能源或交通领域,强迫他们提供(缴械)技术和容忍无耻的知*识产权盗*版。另外,人民币仍不是一个自由浮动的货币,并且只有在美国华盛顿当局的忍无可忍是才似乎升值。奥巴马应该抵制议会的贸易保护主义冲动。但是,如果中国能给他一些用更温和劝说方式就可以取得效果的证据,他的工作就会更容易一些。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9 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时代周刊】汇率争端背后的面子问题

我认为应该给所有国会议员开一个中国文化补习班。这个班的第一课就是:如果你想指挥中国人去做什么,绝不要让他们在公共场合下不来台。中国人最在乎面子问题。这也就不难理解以下事实了:美国参议院通过货币汇率监管改革法案,以加征中国商品关税来逼迫人民币升值,结果中国银行反应强烈,人民币汇率不升反降。
It's ironic, because Beijing had been doing just the opposite until politicians like Chuck Schumer decided to start posturing and make China's currency a proxy for a highly politicized discussion about globalization and unemployment in America. The idea is that if Chinese money was worth more, American firms wouldn't export so many jobs there (because labor would be more expensive), and the Chinese would be able to buy more U.S. goods and services themselves, thus cutting trade imbalances between the two nations and helping put the global economy back on track.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查克·舒默等政客把人民币汇率作为转嫁高失业率等政治压力的挡箭牌之前,人民币其实一直在升值。他们的逻辑是:人民币升值,美国公司就会雇佣更多美国人(中国劳动力更贵了),而且中国会进口更多美国商品和服务,从而消除两国间贸易不平衡,帮助全球经济重回正轨。
   
Sadly, the Schumer bill doesn't constructively move the dial on such trade and currency issues at all. The first and most obvious issue is that we really shouldn't aspire to fix the unemployment situation in America by competing with the Pearl River Delta to make shoes and lighting fixtures. Instead of passing bills threatening at tariffs against countries that have created jobs, how about passing our own jobs bill instead? No chance of that, as President Obama's jobs bill now seems DOA legislatively.
   
  很遗憾,舒默提案并不能解决以上的贸易问题。第一,也是显而易见的,难道你认为对珠三角的鞋子和灯具多征些税,就能解决美国的失业问题?有这功夫还不如想想国内的就业刺激议案呢。想也是白想,奥巴马的就业议案现在还生死未卜呢。
Secondly, many of the changes that the Schumer bill argues for are already in the works. The Chinese, who know they desperately need to rebalance their economy in order to maintain longer-term growth, have already let their currency appreciate 30% against the dollar since 2005, and a full 10% last year. Wages are rising – in fact, that's the reason there's a nascent trickle of higher level manufacturing jobs back to the U.S., as Chinese pay hikes (coupled with higher energy and transport costs) make it less profitable to do business there, relative to the U.S. What's more, American exports to China are actually increasing. Andy Rothman, a China expert at CLSA in Shanghai, recently pointed out to me that despite all the rhetoric around currency, U.S. exports to China rose 468 percent in the last decade. The next fastest growth rate to a major market was 64 percent, to Germany.
  第二,舒默议案所提及的要求,很多内容中国都已经在做了。中国很清楚他们迫切需要平衡经济,以保持经济的持续发展,2005年起,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已经升值30%,去年一年就升值10%。人民币持续升值,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高端制造业工作已经在向美国国内转移。里昂证券驻上海中国专家,安迪罗斯曼最近告诉我说,不考虑汇率因素,美国对中国出口在过去十年间增长468%。排在出口增长速度第二位的是对德出口,仅仅增长了64%。
A richer China is good for us, and good for them. But getting there is a tricky business. Just as there are two Americas, so there are two Chinas. The latest LVMH handbag on the arm of a Shanghai yuppie is a a year's earnings for a Shaanxi farmer. It's difficult to set the right speed for economic rebalancing when there's such a huge prosperity divide. While property prices for luxury flats in Beijing may seem ridiculously high, slamming the brakes on development too fast could result in mass unemployment, and the thing that the Chinese fear most — social instability.
  中国经济发展,对他们,对我们都有好处。但中国要想做到这一点,却并不容易。如同我们有两个美国(以种族和阶级分裂为两个美国?),他们也有两个中国。一个上海雅痞的新款LV手包的价格,是陕西一个农民一年的收入。贫富差距如此巨大,想要平衡经济步调就很困难。虽然在北京一间狗窝都已经贵的离谱,可如果突然刹车导致泡沫破裂,会造成大量失业,还有中国政府最害怕的——社会不稳定。
That's lesson No. 2 in China 101. In America, class warfare involves peaceful protests by crunchy lefties using sign language to keep order. In China, it means angry hordes parading victims wearing dunce caps through the streets before stringing them up in public squares. Congressional leaders should remember that before they try to humiliate Beijing into doing anything.
  这就是中国文化补习班的第二课。在美国,阶级斗争是举着标语的和平抗议活动。在中国,阶级斗争是愤怒的人群押着头戴高帽的斗争对象游街,最后把他们吊死在广场上。国会领导在摁着北京领导的头做什么之前,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19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下一次融合

2011年10月12日

胡佛文摘>>2011年第4期>>访谈

下一次融合

作者:Michael Spence 和 Peter M. Robinson

胡佛研究员Michael Spence对印度、中国以及经济增长的一个基本要素:创新所做的思考。此为他和Peter Robinson所做的访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eter Robinson:胡佛研究所的研究员、纽约大学的经济学教授Michael Spence是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他的新作是《下一次融合:经济增长在一个不同发展速度的世界中的前景》(The Next Convergence: The Future of Economic Growth in a Multispeed World)。据此书所言,“在1750年,大多数人可能都会说,前工业时代世界经济的构成大体上是一个长期不变的局面,这个世界一直这样而且可能以后也都如此。在他们看来早已有了事实依据。”请解释一下。

Michael Spence:好吧,历史学家Angus Maddison研究数据不逊于我们任何一个人,从他那里我们知道,过去许多个世纪以来的经济增长——即从过去1000年算起——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大多数国家都是一样的,它们都由贫困人口构成,只有少数富人掌握权力,国家间的差异并不大。中国的明朝人均收入比大多数欧洲国家高一点,但以我们的标准看差异很小。当时的生活方式就是如此。

Robinson:1750年前后发生了什么事?

Spence:1750年前后,我们知道曾发生英国工业革命,世界经济史上的一个转折点。

Robinson:人人都知道那是一个重大时刻。

Spence:是的。其增长是一种相互绞缠的方式并且所有事物都随之发展起来,利用科学知识和技术来创造经济价值。有趣的是,马尔萨斯效应——说的是所有增加的收入都会被人口增长所吞噬——并未发生。因此人均收入开始上升。

“我们可能不知道,长期的受益者将是这些贫穷国家……事实上,它们就是我们所谓的“落后”国家。”

Robinson:那么你谈到“一个不同发展速度的世界”,第一阶段是没有增长;第二阶段,我们现在会称之为西方式的,即增长。我们来到你书中的下一个观点:“1950年世界经济给人的简要印象是过去两百年经济发展史的杰出成果,是世界上的少数人口取得突破的期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开始,格局再次转移:发展中世界的国家开始经济增长。首先是一些国家有了孤立的相对缓慢的增长,接着开始蔓延并加速。”这听起来很简单,世界各地终于赶上了。就这么简单,我们应该庆幸,对吗?

Spence:总的来说,肯定的。

Robinson:这是如何发生的捏?

Spence:殖民帝国土崩瓦解,而殖民地自身可以说有其内在的不均衡性,人们可能已经猜到,使这些国家落后的原因是文化上的差异——一些固有的缺陷,我认为不正确,我想这不是最终事实。殖民主义分崩离析,于是有了大量新的国家寻找它们的定位,寻找一个有效的政府结构。原先是混乱和一团糟,接着出现了其它两个关键因素。一个是非常聪明的人民,在美国人的带领下决定不去重复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恶果,没有去粉碎战败国从而造成导致另一场战争的局面。相反,我们重建了战败国,通过马歇尔计划致力于重建欧洲,致力于复兴日本。我们开放全球经济以便它们成为长期相互关联的经济体。而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Peter,我们可能并不知道长期的受益者将是这些贫穷国家,它们的将来我们真的不知道。事实上,它们就是我们称之为“落后”的国家。

Robinson:对的。

Spence:不是“发展中”,不是“新兴”,而是落后。但一旦它们想出办法和全球经济相连接,就不可抑制。人们通过一系列政策打开了融入全球经济的口子,这些政策从吸取前人教训中获益,最终结果是A——富足,B——真正的有远见。而第三个因素是技术,运输成本下降,通信费用下降,用来融入全球经济的手段正建立起来并得到运用。

Robinson:所以这个故事有个很特别的美国插曲,就是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内产量占世界很大比例的美国,其主导地位不断回落,但美国让这一切发生了并且显得欢迎其它国家发展。美国人应该要为此感到自豪,对不对?

Spence:毫无疑问。

“让人民有足够的诱因去投资于这种科技,哪怕下一代技术会使其终结……这些都是一个有竞争力的资本主义制度的动力所在。”

Robinson:谢谢你,我只想确立这一点——美国人在经济摇摆不定时面临一个脆弱的时刻。再回到《下一次融合》,“自从工业革命开始后,收入和生产率不断上升,因此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其根源何在?简短的答案是创新。”但创新又来自哪里?

Spence:来自企业家,他们想出更好的方式或成本更低的方法来做事。由Philippe Aghion、Bob Lucas、目前在斯坦福的Paul Romer以及其他人发展起来的现代内因性增长理论就是采用Bob Solow模型,它清楚地确立了创新是维持长期增长的唯一途径,因为你不可能永久保持资本对经济的深度参与……

Robinson:所以在这样的经济规模中,最初你可以通过对投入的人力倾注更多资本,给予更多机械设备来取得相当不错的进步,但最终还是会耗光资本。那么创新就在于越来越巧妙地将人力和资本相结合——创造新东西,找到将两者结合的新方式,是这样吗?

Spence:是的。这在降低成本上、在新公司成立上、在制造新产品帮助我们做无法做到的事或做事效率更高方面都得到展现,这表现在iPad和iPod、计算机和网络、更高效的汽车以及无数事物上。内因性增长理论所做的就是解释了世界上有足够的诱因使老百姓去投资于此类技术,哪怕下一代科技会使其终结,这就是Schumpeter(熊彼得)的创造性破坏理论,这些就是一个有竞争力的资本主义制度的动力所在。

Robinson:我们在过去几十年的经验是,这并不是西方世界所独有。

Spence:是的,它不是。它正在迅速蔓延,一旦过去属于发展中行列的国家达到我们的规模,它们就开始像我们一样行动,不断创新,它们就成为这种多国生态系统的一部分。我们不是为美国创新,而是为每一个人,欧洲人也如此。我们共同创新,由此产生了进步。

Robinson:那么我们来看看全书中可能是最惊人的语录,你在书中写道,“当我开始研究发展中世界的经济增长时,我以为问题主要经济方面的,但我不再相信这一点了。”解释一下吧Mike。

Spence:我以为这是经济领域中某种复杂高速的原动力,最终发现它仅仅是拼图的一小块。我现在真正相信的是,关键问题是治理能力:经济和政治的互动、决策过程、执行政策的智慧、帮助一国所有公民的意愿,而非“尽可能为自己捞更多”。当我走遍发展中国家并问自己对经济表现的巨大差异性什么才是最大的单一性解释时,答案就落在这片领土上。

中国

Robinson:让我们谈谈中国。毛*泽东和共*产党人在1949年取得了对国家的控制,这是一个非常贫穷的国家,有很多人被杀害。而在1979年,变化发生了。给我们谈谈这个。

Spence:毛*泽东死了,“四人帮”也已一去不复返,邓*小平是一个像毛*泽东一样非常聪明、受过良好教育的农民……他的几个同事起身说:“你知道,我们将失去一切。”他们的意思,当然是共*产党如果延续经济上的这种糟糕表现而没给老百姓的生活带来明显的实实在在的好处,就将失去其可信度,“大跃进”加剧了这种情况,在那期间2-3000万人饿死,还有文革,这真的不是在搞经济。这些人是务实的,他们说,“我们必须做出改变,因为这种中央计划经济不再有效,在其它任何方面也都失效了。我们必须利用市场为老百姓创建一定程度的经济自由让他们发挥,我们必须让市场激励机制运作,因为人们现在生产的只是配额。而且我们必须改革开放,开始向世界其他地方学习。”于是他们就这样做了。

“我们不为美国创新,而是为每一个人,欧洲人也是如此。”

Robinson:让我把Adam Smith(亚当斯密)的这条语录拿来看看,一个老生常谈的句子:“从最卑下的野蛮行为演变到最高级的富裕状态,并不需要什么特别条件,只要和平,税赋较轻,政府有相当的公义即可(注:这句不是我译的,是网上抄来的)。”这是Milton Friedman最喜欢的语录之一,如你所知。

Spence:没错。

Robinson:这就是中国最终成功的原因吗——政府只是使老百姓摆脱负担并让出道路?或者在多大程度上他们相反地还在指挥经济、为资本分配做选择、使其在某些方面仍然保持指令性经济?

Spence:这是一个综合因素。他们采用市场体系并重视它所做的一切以及他们改革开放的动力,因此他们从创建新公司的企业家处受益,获得出口带动型增长的好处,得益于跨国公司前来中国从事生产并最终盼望在这个不断发展的大市场出售商品,而且所有技术和知识的转移都和外国直接投资的过程相伴随,他们正好得到想要的一切。但还有另一个要素,即政府对那些私营部门往往投资不足的方面进行投资:教育、人力资本、基础设施建设。中国的星级表现也是因为政府有一个庞大的资产负债表,处置资源有巨大的便利,他们当然也可以滥用,如果他们选择这样做的话。但他们至少选择部署部分这些资产用于创造资产互补性,使其不至落后,这增加了私营部门的投资回报并让经济引擎正常运转。

Robinson:所有这一切的知识结构从何而来?邓*小平是不是于1979年说过,“哇,我们最好让一些我们最优秀的学生去到麻省理工学院对西方经济学进行研究”?

“在和人交谈时我觉得大家总是有一种担心,认为他们一赢就意味着我们会输,这种担心没有必要。”

Spence:我的一位朋友曾和Robert McNamara去中国,McNamara是当时世界银行行长。此行应邓*小平之邀,在请他们坐下后邓*小平说,“你们知道我们正开始一个新的历程,更加光明的历程。说实话,我们对市场经济运行和管理知道得不多,你们代表银行,但我们认为我们需要的主要不是钱,我们这里的储蓄率是相当高的。我们要的是知识,各方面的知识。所以,你们愿在这一点上帮助我们吗?”世界银行于是着手引进经济学的领军人物,来自美国和全世界——Milton Friedman,James Tobin,来自各方的政界人物——帮助他们开始这漫长的旅程,学习如何管理处于转型的经济。

所以现在他们有一种紧张感,他们以人均收入来衡量仍然不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也有国内力量这样说,“让我们仍然关注我们国内的经济增长和发展吧,它相当复杂,够我们忙的。”然后中国境内外的另一批人,他们想让全部企业都获得成功,说,“如果你到了可以享受的程度,这样做当然好,可你没有。忽视外部影响甚至对你都没好处。你必须接受这些责任,通过20国集团对全球经济进行管理而成为这一进程的一份子。你必须着眼于外部影响来制定政策。”

“邓*小平请他们坐下并表示……‘说实话,我们对市场经济运行和管理知道得不多……我们需要各方面的知识。所以,你们愿意帮助我们吗?’”

Robinson:那么你对此大致感觉是他们正变得负责任。

Spence:是的。这是一个学习曲线,可以说你学习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有效。

Robinson:这里还有另一个问题。中国是什么——敌人?朋友?某种类型的对手?你可以打1至10分。

Spence:8分,倾向于朋友,我的意思是。我们的利益和他们是一致的,比大多数人阅读报纸认为的都要一致。

印度

Robinson:《下一次融合》里说:“印度落后中国大约14年。中国的增长在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跃升,而印度是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才加速增长。”为什么印度开始增长了呢?

Spence:我很佩服印度领导人能够掌控这一切,特别是现任总理和那些与他共事的人。他们的制度机能不良,在经济层面有仇外心理,过分管理——不像中央计划经济那么糟,但局面过于庞大,而他们还在慢慢拆除。现在,有两个方面要改革。首先是这个事,即Milton Friedman过去常讲的,你必须让政府让出路子。

Robinson:没错。

Spence:然后你要让私营部门运作起来。他们已经这样做了,但却是难上加难……这在世界上最复杂的民主体制内是需要一点时间。

Robinson:民主——你刚才说到这个词。中国毫无疑问是把经济增长放在民主前面。

Spence:是的。

Robinson:如果每次我听人谈论有关中国的这个事就能收到一分镍币,我都可以退休不用干活了。“我们现在根本做不到这一点,但在50年内,我们将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你也听说这种话了吗?

Spence:是的。

Robinson:那好,印度已经是一个民主国家,还是个极大混乱的民主国家。什么才是正确的模式呢?中国的国家控制、自由市场和增长是不是?或者印度有民主而“你不得不到处摸索个十几年后甚至才开始走上正轨”?

Spence:有权衡。这可能是事实,即如果你有一个专制政权,它相当有能力并且聪明还良性运作,如果它表现得像是个民主制度,至少在某些方面代表人民,那么它也许可以走得更快,如果它知道它在做什么的话。另一方面,如果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者他们根本不关心老百姓,就会不受任何约束地走上歧途,这就更危险了。有些人只是用不同的价值观来衡量事物:民主更安全,只是可能有点慢。但事实是,从长远来看,两者都可以把工作做好。

“亚洲人确实有一个合理的恐惧,担心如果他们军事力量不强,在一个自然资源的压力不断增加的世界里他们可能会被切断资源供应。他们真的很担心这点。”

Robinson:有人说了一遍又一遍,如果我们在硅谷这里设计一个iPod,中国会建一座城市来制造它,但他们不能设计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iPod。这种文化上的问题似乎是反复出现。而在印度,你的感觉是他们在非常高层次的教育上正显现真正第一流的工程技术人才,创业活动有一定开放性,在印度的不同地方都有新生的小硅谷如雨后春笋一般,真是那样吗?若有,为什么会是那样?有某些文化因素影响到增长和创新吗?

Spence:我对此表示怀疑。我认为是企业家对各自环境中出现的大量机会做出反应,他们有些许差异,是两个环境。在成为先进国家地位的过程中,我想这两个国家都将是主要的创新力量。

Robinson:美国今天正遭遇大英帝国在上个世纪经历吗?

Spence:是的,我们将永远失去主导地位。我想我们会处之泰然,没有理由认为我们就没有了竞争力,这不是一个零和游戏。全球GDP将可能在未来30年翻4番,随之中国、印度和亚洲会处于领先,大部分增长由此产生。不过我们会做的很好,只要我们教育人民,保持创新,如此等等。在和人交谈时我觉得大家总是有一种担心,认为他们一赢就意味着我们会输,这种担心没有必要。”

Robinson:那么让我就此提醒你一下下,在军事方面,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完全单一集权的国家,当人们试图设身处地为今后50年做打算却看到太平洋有光滑的技术超前的中国潜艇巡逻时,你怎么让紧张不安的人轻松下来?

Spence:不要忘记我们会有两个亚洲经济巨人,在它们之间,它们如何相互作用以及如何行使与它们的国家大小和力量相伴随的责任,将对我们其余国家如何行动造成很大的不同。我们可以乐观或悲观或只是说我们不知道,但重要的是:它们一定是两个国家。

Robinson:你似乎对此根本就不关心嘛,Mike。

Spence:不不,瞧,我关心我的儿孙将来生活的世界,如果中国或印度或他们两者都——上帝保佑千万不要——都对我们其余国家显出侵略性,一旦他们达到这一相对优势的地位,并且没有表现出我们那样的行为方式,那就是真正的麻烦了,一个冲突的世界。不过即使它们彼此相加,它们会占全球经济的40%而另60%将是我们其余国家的。一旦它们变得有侵略性,我们其余的将团结起来。

有一件事我想谈谈。亚洲资源贫乏,亚洲人确实有一个合理的恐惧,担心他们如果军事力量不强,在一个自然资源的压力不断增加的世界里他们可能会被切断资源供应。他们真的担心这点。所以中国人放眼四顾后表示,“好吧,我们必须从一个有实力的位置上发挥作用——不是因为我们想咄咄逼人,不必要,但我们不能弱。”

Robinson:最后一个问题。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一篇著名文章中,“时代”杂志创始人Henry Luce称二十世纪为美国世纪,二十一世纪属于谁?

Spence:我认为广泛地说它将属于我们、欧洲和亚洲,东部和南部——如果我们不是一路摧毁这个星球而是想方设法降低能源的密集消耗并以更温和的方式利用资源的话。但我想我们足够聪明这样做,这就是一个有着分散的经济活动和权力的世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ichael Spence是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斯坦福大学商学院Philip H. Knight管理学名誉教授。

Spence的最新出版物是《下一次融合:经济增长在一个不同发展速度的世界中的前景(The Next Convergence: The Future of Economic Growth in a Multispeed World)》(2011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eter M. Robinson是胡佛研究所的研究员,他在这里从事有关商业和政治学的写作,编辑胡佛季刊《胡佛文摘》,并主持胡佛的网络视频节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摘自胡佛的系列网络广播:不一样的知识(www.hoover.org/multimedia/uncommon-knowledge)。©2011由小利兰斯坦福大学信托董事会授权。版权所有。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五级海风会员

发表于 2011-10-20 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构图军师 于 2011-10-19 08:14 发表

谢谢七年版提醒,要么把阅读权限再提高点?或者关闭此贴?

网络出了问题,把心情都搞糟了:@
提高权限我是不推崇的,注意就好
以上个人意见:lol

[ 本帖最后由 七年计划 于 2011-10-20 17:55 编辑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1 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弗里德曼:美国构思,中国制造

托马斯•L•弗里德曼可谓中国的朋友,胡*主席访美期间受到邀请的客人,其中就有弗里德曼夫妇。在《纽约时报》上他发表过许多对中国相对友好的文章。请看此公最新专栏文章,专门谈论中美经济关系。

写于香港
After spending last week talking with Hong Kong entrepreneurs about a bill, just passed by the U.S. Senate, to clear the way for tariffs on Chinese exports to America if China doesn’t revalue its currency, there are three things I have to say. One, I really hope the people pushing this bill do not give up. Two, I really hope the people pushing this bill do not succeed. And, three, I really hope no one thinks this legislation will make any sustainable dent in our unemployment problem, which requires much more radical rethinking.
上周我在香港,跟当地的企业家讨论美国刚刚通过的法案,这项法案扫清了如中国不重新确定自己的货币价值美国对中国出口商品提高关税的道路。经过讨论,我觉得必须说三件事情。首先,我真的希望推动这项法案的人士不要放弃;其次,我真的希望推动这一法案的人士不要成功。第三,我真的希望没有人会认为这项立法会对我们的失业问题产生任何持续性缓解作用,因为解决失业问题需要更多彻底的反思。

I support this legislation in theory because China needs a wake-up call. I know, China never responds to in-your-face pressure — not immediately. But it began revaluing its currency upward in 2005, the last time the Senate brandished a big stick. The fact is, China’s strategy of using low wages and a cheap currency to build up an enormous export-led growth engine — while using its huge market to lure and compel companies to transfer their next-generation technology to China as well — is now hurting both sides.
从理论上讲,我支持这项立法,因为中国需要再次次提醒。我知道中国从来都不会理会公开的压力——决不会立即做出相应。不过,上次美国参议院动用大棒的2005年,中国开始了上调调整币值。事实是,中国利用低廉的工资及廉价货币建立巨大的出口导向性经济增长引擎——同时利用其巨大的市场引诱公司向中国转移其下一代技术,否则将赶出市场。现在,这种战略对中美双方都造成伤害。

China is spending tons of money manipulating its currency downward and, in the process, creating domestic inflation and a real estate bubble, which is weakening its competiveness. Meanwhile, it is hair-raising to hear stories in Hong Kong about the number of American companies feeling the need to transfer advanced technology to China under pressure from Beijing officials — and being afraid to complain to Washington about unfair trade practices. Yes, China’s leaders, fearing unemployment, will revalue their currency at their own pace. But if pushing this bill even marginally slows the pace of American firms shifting operations here, and gives others more time to adapt, it will be worth it.
中国花费巨大的金钱操纵货币贬值,在这一进程中制造了国内的通货膨胀和房地产泡沫,其竞争力正在收到削弱。与此同时,在香港听到大量的美国公司在北京官员的压力下,感到必须需要向中国转让先进技术——又害怕向华盛顿抱怨不公平贸易的做法,这种情况使人感到毛骨悚然。没错,由于担心失业,中国领导人将按照自己的步伐调整货值。然而,如果推动这项法案哪怕能够稍微放慢美国公司向这里转移业务的步伐,给其他方面更多适应的时间,这样做也是值得的。

But, Lord in heaven, do not let the House pass this bill. That would trigger a trade war in the middle of our Great Recession. We tried that in 1930. It didn’t end well. Worse, today it would distract us from thinking about the real issue: How do we adjust our labor market to the simultaneous intensification of globalization and the I.T. revolution, the biggest thing happening in the world today? The intensification of globalization means more parts of any product or service can be produced anywhere, and the intensification of the I.T. revolution means more parts of any product or service can be created by machines and software.
然而,全能的上帝,别让众议院通过这一法案了。我们深陷“大衰退”之中,通过这项法案有可能触发一场贸易战争。1930年的时候,我们试过,但结果很不好。今天,这样做的后果会更差,它会转移我们思考真正问题的注意力。而我们现在面临的真正问题是,在全球化和信息技术革命同时进一步深化这一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的最大事件的环境下,如何调整我们的劳动力市场?全球化的深化意味着一个产品或一项服务中的更多部分可以在任何地方生产,而信息技术的深化则意味着一个产品或一项服务中的更多部分可以利用机器或软件来创造。

I am typing this column on a Dell laptop that says “Made in China” on the bottom. In fact, it was assembled in China — but the design, memory board, screen, casing and dozens of other parts were all made in other countries. And while the machine says “Made in China,” the lion’s share of its value and profit goes to the firm that conceived the idea and orchestrated that supply chain — Dell Inc. in Texas.
我写这篇专栏文章使用的是戴尔牌笔记本电脑,背面有“中国制造”的字样。事实上,它只是在中国组装——其设计、寄存器板、屏幕、外壳以及数十种其它部件都是其他国家制造的。虽然电脑上写着“中国制造”,但其价值及利润的绝大部分流到了从事产品构思及其供应链设计的公司——德克萨斯的戴尔公司。

We are never going to get those labor-intensive assembly jobs back from China — the wage differentials are far too great, no matter how much China revalues its currency. We need to focus on multiplying more people at the high-value ideation and orchestration end of the supply chain, and in the manufacturing processes where one person can be highly productive, and well paid, by operating multiple machines. We need to focus on “Imagined in America” and “Orchestrated From America” and “Made in America by a smart worker using a phalanx of smarter robots.” In total value terms, America still manufactures almost as much as China. We just do it with far fewer people, which is why we need more start-ups.
我们永远不可能从中国手里重新夺回劳动密集型装备工作——不论中国怎样调制其货币的价值,中美之间的工资差别都太大。我们需要将重点放在成倍地培养及造就高价值创意以及供应链设计的人才,而在制造环节,重心则应放在那些一个人可以操作多种机器,具有很高生产率,并且报酬很高的领域。我们需要将重心房放在“美国构思”和“美国设计”和“由使用大批智能化更高机器人的美国智能工人制造”。从整个价值的角度讲,美国生产的东西几乎与中国一样多。我们只是使用的人工非常少,所以需要更多的创业。

But we also need to stop thinking that a middle class can be sustained only by factory jobs. Thirty years ago, Hong Kong was a manufacturing center. Now its economy is 97 percent services. It has adjusted so well that this year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is giving a bonus of $775 to each of its residents. One reason is that Hong Kong has transformed itself into a huge tourist center that last year received 36 million visitors — 23 million from China. Their hotel stays, dining and jewelry purchases are driving prosperity here. The U.S. Commerce Department says 801,000 Mainland Chinese visited the U.S. last year, adding $5 billion to the U.S. economy. More Chinese want to come, but, for security reasons, visas are hard to obtain. If we let in as many Chinese tourists as Hong Kong, it would inject more than $115 billion into what is a highly unionized U.S. hotel, restaurant, gaming and tourism industry.
不过,我们还要制止这样的思维,即中产阶级只能有通过工厂的工作才能得以维持。30年前,香港曾是一个制造中心,现在服务业占其经济的97%。经济调整的巨大成功使香港政府现在有能力向其每一位公民派发755美元的红包。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香港已经实现经济转型,成为一个巨大的旅游中心,去年接待游客达3600万人,其中2300万来自中国。游客在这里的酒店住宿、用餐以及购买珠宝正在推动这里的繁荣。美国商务部说去年有80.1万中国大陆人到访美国,为美国经济增加了50亿美元。更多的中国人想来美国,但出于安全原因,很难拿到签证。假如我们让到访香港这么多的中国人到访美国,将为普遍存在工会组织的美国酒店、餐馆、游戏及旅游业带来1150亿美元的资金。

Another idea officials here offer is that the United States invites Chinese firms to invest in toll bridges, toll roads, and rail systems across the United States, in partnership with American companies. They could build them, and operate them for a set number of years, until their investment pays out, and then transfer them to full U.S. ownership. It may be the only way we can rebuild our infrastructure.
这里官员提出的另一个建议就是,美国可以邀请中国公司与美国公司合作,投资美国全国的收费桥梁、收费公路及铁路系统。他们可以建设这些项目,运行一定的年限直到收回投资,然后将整个所有权交给美国。这也许是重建我们基础设施的唯一途径。

Yes, China manipulates its currency and market access. But the reason we are so vulnerable is that we have no leverage. We don’t save; we overconsume; we don’t plan; and we have not invested enough in infrastructure and education. Dealing with a superpower like China without leverage? Let me know how that works out for you.
是的,中国在操纵其货币及市场准入。但是,我们之所以面临如此风险的原因是我们没有手段。我们不攒钱,又过度消费,还不做计划,我们在基础设施及教育方面投资不足。与中国这样超级大国打交道却没有手段?我真想知道怎么去做。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1 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7家美国太阳能电池制造商 共同对华提起反倾销诉讼

太阳能电池制造,中国几乎所有产能都面向出口,给美国太阳能电池制造商带来压力。人家着急了,一纸诉状提交政府,又一轮反倾销战掀起了序幕~

【纽约 小川义也】18日,7家美国太阳能电池制造商以中国太阳能电池制造商倾销为由,向美国商务部及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提起诉讼。由于中国势头已低价为卖点,与美国太阳能电池制造商竞争白炽化,致使美国太阳能电池制造商接连倒闭。对于因贸易赤字和人民币问题处于日益紧张状态中的美中关系,此次诉讼可能成为新的争端导火线。
 提訴したのは、独太陽電池大手ソーラーワールドの米子会社ソーラーワールド・インダストリーズ・アメリカ(オレゴン州)など7社。結晶シリコン型の太陽電池が対象で、薄膜型の太陽電池や、太陽熱など太陽光発電以外の技術は含まれていない。
提起诉讼的是德国太阳能电池巨头SOLARWORLD的美国子公司SOLARWORLD INDUSTRIES AMARICA(位于俄勒冈州)等七家太阳能电池制造商。起诉内容为结晶硅太阳能电池,除太阳能发电技术外,起诉还包含薄膜型太阳能电池、太阳能发热等技术。
 7社で組織する業界団体「コアリション・フォー・アメリカン・ソーラー・マニュファクチャリング(CASM)」の広報担当者によると、提訴対象には「かなり多くの中国メーカーが含まれている」。ただ、具体的な企業名は明らかにしていない。
根据这七家制造商组成的业界组织——美国太阳能制造商联盟CASM(COALITION OF AMERICAN SOLAR MANUFATURING)的发言人介绍,起诉对象”包含多家中国制造商“。但具体公司名称未透露。
 ソーラーワールド米子会社のゴードン・ブリンザー最高経営責任者(CEO)は声明で「中国政府による法外な補助金で生産能力を増やしてきた中国メーカーは不当に安い価格の太陽電池を米市場に大量に押し込み、公正な市場価格や太陽電池産業に従事する労働者の雇用を脅かしている」と主張。「中国の行為は違法であり、食い止め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と訴えた。
SOLARWORLD美国子公司CEO Gordon Brinser在声明中强调:中国制造商得到中国政府的过多补贴资金,提高产能,由此以不正当的低价大量涌入美国市场,给公正的市场价格及从事太阳能电池产业的劳动者雇佣造成了威胁".并控告"中国的行为是违法的,必须给予制止."
 CASMによると、今年1月から8月までの中国からの結晶シリコン型太陽電池の輸入額は16億ドル(約1230億円)で、すでに昨年1年間の輸入額を上回った。生産量のほぼ全量を海外に輸出する中国メーカーの攻勢により、世界の太陽電池価格は過去1年間で40%下落。提訴した7社は過去1年半の間に米国内の工場閉鎖などを余儀なくされ、「何千人もの雇用が失われた」という。
CASM称,从今年1月到8月,中国结晶硅型太阳能电池出口额为16亿美元(约1230亿日元),已经超过了去年一年的出口额。由于中国制造商生产的太阳能电池几乎全部出口海外,在此攻势下,全球太阳能电池价格在过去一年里下降了40%。提起诉讼的7家太阳能电池制造商在过去一年半里被迫关闭美国工厂等,据说造成”几千人失业“。
 今年8月にはオバマ政権の「グリーン・ニューディール」政策のシンボルといわれた太陽電池メーカー、ソリンドラ(カリフォルニア州)など3社も相次いで経営破綻。米国勢の苦境ぶりが鮮明になっていた。
被称为今年八月奥巴马政府”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象征的太阳能电池制造商Sorindora公司(位于加里福利亚州)等三家企业相继破产,美国制造商的困境油然可见。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1 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末日心态引发对冲操作 中国市场被推至极端水准

* 一些对中国的空头押注难以解释得通
* 缺乏其它针对中国的对冲工具导致投资者涌入CDS市场

* 中国CDS价差急升走势似乎过度

* 尽管有风险,中国的银行和地产类股仍存在一些投资价值

记者 Vikram Subhedar/Saikat Chatterjee 编译 白云/高琦/洪曦

路透香港10月19日电---欧债危机和美国经济衰退忧虑,毫无意外地促使极悲观的投资者动手反映再度发生全球金融危机的风险.但比较让人意外的是,他们也不敢在中国身上冒任何险.

中国身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当然有自己的问题.全球经济出现任何下行,中国都会受到影响.中国在美上市企业的会计丑闻已留给投资者很差的印象,地方政府债务累累也已激起外界担忧中国银行业的体质.

但说到中国,投资者的关切也许太过.一些投资者表示,中国市场已被推到荒谬的水准,这很难解释得通,除非中国真的发生严重的经济金融危机.而目前几乎没有证据说明中国会发生这样的危机.

"如果因为全球经济状况、二次衰退风险,或者任何其它宏观忧虑而看空市场,投资者会用做空中国题材的仓位来体现这点,"瑞穗证券驻香港的亚洲固定收益交易主管Jeffrey Yap称.

"从当前水准看,我认为市场反应太过了,中国公布的数据并未暗示经济有硬着陆或其他风险."

参阅中国CDS图表,请点击(r.reuters.com/qyw44s)

参阅中国主要银行及房地产企业评级图表,请点击(r.reuters.com/nax44s)

参阅中国主要银行估值图表,请点击(r.reuters.com/dez34s)

参阅中资银行H股卖空情况图表,请点击(r.reuters.com/vux34s)

投资者争相对冲中国题材的原因之一可追溯至2008-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当时雷曼兄弟倒闭引发金融海啸,显示投资者没料到会出现所谓的"尾部风险",即发生鲜见且可能是灾难性事件的风险.

随着市场担心全球经济重又濒临绝境,投资银行开始大谈对冲"尾部风险"--万一发生危机即能赚取高额回报,因此很多投资者纷纷确保其投资有所保障.

数家交易商,机构投资者和对冲基金公司称,热钱也一直表现活跃,它们建仓试图从市场动能变化中牟利,以弥补其它投资的亏损.

一位香港的对冲基金经理指出,如果从金融市场的表现来看,中国的前景看起来比实际情况糟糕.

"大家都在说中国经济硬着陆.我希望他们给出硬着陆的定义.硬着陆是约7%的增长率,还是负1%?那可相差很远.我认为市场预期的东西完全不现实,"一位持有中国企业境外债券的投资经理说道.该经理因未被允许向媒体发表意见而拒绝署名.

投资者涌入主权信用违约互换(CDS)市场来实现他们对中国风险的押注,部分是因为他们难以在市场上找到其它工具来对冲中国相关风险.

"虽然CDS可能不是个好工具,但它们是目前唯一可供使用的工具."瑞穗的Yap说道.
汤森路透CreditViews的DTCC数据显示,中国主权CDS的净名义价值总额自年初以来几乎涨了一倍,达到92亿美元.五年期CDS的价差在本月初曾升至200个基点,远高于年初的68个基点,暗示投资者对中国债务违约的忧虑大增.

如果说CDS价差迅速走阔是发生在欧元区一些国家身上,那还合情合理,但鉴于中国外债负担近乎零且外汇储备超过3万亿美元,出现这种情况就绝对说不过去了,价值估计显然发生错误.

"一直以来购买中国主权CDS实际上就是在对冲风险,无论是对冲债券还是股票投资组合的风险."HFT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执行长Chi Lo表示.该公司管理着数家中国题材的投资基金,涉及股票、债券和货币市场等多个资产类别.

此外,投资者在中国这片广泛的卖压中似乎忽略了中国政府的行政干预能力.中国政府向来有决心动用各种政策来对付各类经济问题,这其中也包括在必要时开动印钞机增发货币的举措.

就在上周,中国主权投资基金--中投公司旗下的中央汇金开始买入中国国有四大银行的股票,以提振市场对沪综指的信心.


由于很多中国市场都向海外投资者关闭,因此包括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和高盛等在内的投资银行都向客户提供大量交易中国相关风险的策略,比如:针对韩国股票和台湾台币进行价外卖权的押注,还有在澳洲互换工具上做文章.

鉴于澳洲市场同中国的经济表现息息相关,那里已经成为各路基金施展拳脚的舞台.

由此产生的影响可能是极其巨大的.当全球市场在8月剧烈动荡时,澳元互换利率挫跌至暗示澳洲央行会多次降息,包括在9月就会降息.但实际情况是,几乎没有分析师预期澳洲将发生这样激进的降息情景,而且澳洲央行本身也未暗示将采取类似的减息行动.

投资者要对冲中国危机的另一种方法是买入便宜的澳元/美元卖权,比如执行价在0.50美元,这要比周三的实际汇价水平1.03美元低了一半多.


**中国地产股及债券或现买入契机**

中国政府推出政策为楼市降温,因此该国房地产企业股票和债券都严重受挫,其中一些或许已经展现出买入机会.

恒大地产集团是境外债券遭遇重挫的多家中国大型地产公司之一.标准普尔和惠誉给予其评级为BB,低于投资级两个级距.

该公司13.5亿美元、2015年1月到期的美元债券发行时票息定为13%.而上月其债券价格大幅下跌,致使收益率达到35%.即使当前,该券收益率仍居于25%.

自2011年初至今,中国大陆房地产企业和银行的股票价格跌幅在30-50%之间,使得沪市整体预估市盈率跌至历史低位.

多数投资者是运用中资银行H股来对冲投资组合中的中国风险,因其流动性相对较好并可做空.

因此,尽管市场一直担心中国银行业易受非正规贷款渠道、地方政府债务和房地产业的影响,但银行股卖空活动或许也反映出中国缺乏足够的对冲工具.

卖空者正开始回补仓位,部分投资者也看到机会,悄悄回到此前跌幅较深的债券.

2011年迄今,雅居乐地产(3383.HK: 行情)已大跌45%.汤森路透Starmine一项模型给予其BB+的评级,该模型是以市场对其信用风险的看法作为评级依据.
这比Starmine另一项模型给出的雅居乐评级低四个级距,这个差距在香港上市的中国房地产企业中首屈一指,暗示雅居乐地产股票的跌势或已过火.後一个模型的评级依据是前瞻性的信贷基本面情况.

中国建设银行(0939.HK: 行情)基于其股价表现的评级要比根据其基本面表现的评级低五个级距.

Starmine显示,建行未来12个月市盈率与长期市盈率均值相比低53%,与上述评级差异一并判断,可见该行股票已出现超卖现象.

没有外债,又坐拥全球规模最大的外汇储备,中国有能力印发人民币并修复地方政府和国有银行资产负债表.在各国均面临重大主权信用风险的背景下,中国的情况并不需要担忧.(完)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1 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分析师下修明年基本金属价格预估

* 基本金属价格自7月以来持续下滑
* 全球经济前景仍旧脆弱

记者 Marie-Louise Gumuchian 编译 王冠中

路透伦敦10月19日电---路透调查显示,分析师下修了对明年基本金属价格的预估,近期的金融市场动荡给该领域带来冲击,且全球经济前景仍旧脆弱.

过去一周对23名分析师所做的调查预估显示,明年平均铜价料为每吨8,950美元,较7月调查预估的9,995美元下滑10.5%.

并非所有受访者都回答了所有的问题.7月调查时访问了38位分析师.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指标期铜在2月触及每吨10,190美元的纪录高点,但之後已挫跌逾四分之一,周三来到每吨约7,370美元.六种基本金属自7月以来持续下滑,投资人规避风险,因对全球经济放缓和欧洲债务危机感到担忧.

"这显然是宏观经济的问题,欧洲和美国成长会非常缓慢,中国成长则在放缓,这些都是值得担忧的问题,"法国兴业银行的分析师David Wilson说.

2012年平均铜价的预估区间为每吨7,500-10,125美元.

明年锡价预估下修幅度最大,下修12.1%至每吨26,750美元.LME三个月期锡在4月触及纪录高点33,600美元,但之後回落,因对于全球经济成长的不确定性,引发对于工业金属需求的忧虑.

预估区间从每吨23,259美元到每吨29,250美元.

"...前景很少有这麽高的不确定性,单一事件风险可能会引发骨牌般的连锁反应,"巴克莱资本在研究报告中称.

电池原料铅的2012年价格预估下修11%至每吨2,369美元.

"铅市场的基本面对价格来说是正面的,但我们预期明年平均价格下滑,反映需求趋疲,"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的资深商品编辑Caroline Bain说.

参看铝价相关图表,请点击(link.reuters.com/hej54s)

参看铜价相关图表,请点击(link.reuters.com/kej54s)

参看铅价相关图表,请点击(link.reuters.com/pej54s)

参看镍价相关图表,请点击(link.reuters.com/jej54s)

参看锡价相关图表,请点击(link.reuters.com/nej54s)

参看锌价相关图表,请点击(link.reuters.com/mej54s)


**市场忧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月就欧洲债务危机和美国缓慢复苏严重影响全球成长提出警告.

市场殷切等待欧元区债务问题有所突破,但德国本周警告称,周日的欧盟峰会不会产生解药,显示还有一段路要走.

关注焦点仍在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该国是全球最大的金属消费国.本周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第三季经济成长9.1%,为2009年初以来最低,且略低于市场预期.

中国钢铁和电力产出亦下滑,是西方经济问题和中国货币紧缩开始带来影响的进一步迹象.

"我想大家都很警慎看待希腊,直到对其发展有信心之前,要判断价格走势是非常困难的.如果情况恶化,那麽需求将下滑,价格也会下滑,"Raw Materials Group的企划经理Damian Brett说.

"中国经济会再次强劲,通胀可能会是问题,但经济仍旧强健.如果欧洲难以摆脱困境,中国会视其为买进的机会."

铝价预估下修8.2%至每吨2,475美元.

"实货需求未来几个月内某程度上会受到制造业复苏和日本重建工作的支撑,但全球经济情况恶化会损及整体需求增长,"Caroline Bain说.

受大规模供应过剩影响,锌的价格涨幅会低于先前预估,锌2012年价格预估下修9.3%至每吨2,222美元.

"市场中的多头关注焦点放在上海库存触顶,以及全球LME供应下滑.中国钢铁市场热络亦提供支撑,"澳新银行(澳盛银行,ANZ)在研究报告中称."然而,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是一项风险因素,且从历史观点来看,库存仍高,而库存提取的状况可能不会反映基本需求."

镍价预估下修8.3%至每吨22,000美元,预估区间从每吨18,125美元到每吨25,500美元.主要不?钢产业的需求前景目前来说差强人意,但年底时情况可能改变.(完)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7 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颠簸之忧:中国经济会面临困难但不会是很多人担心的硬着陆
wc5wlj
【经济学人】认为,中国经济的慢性问题并不会马上演变成剧烈的危机。依靠财政控制政策以及扭曲的刺激政策,中国政府当前还可以稳住其金融系统。然而治标不治本的应对措施不可能永远勉力维持而不遭遇严重的后果。只是在中国封闭的体系下情况可以比其他地方维持得更久一些而已。

Tags:中国 | 经济 | 信贷紧缩  
    唯一比中国经济增长得更快的可能就是对它的担忧了。本周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GDP的增长仍然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快,第三季度其GDP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9.1%。然而鉴于香港股市中中国股票的黯淡表现,针对中国主权债务违约保险的价格上涨,以及少有的人民币贬值压力,对中国经济的担忧同样快速蔓延。

    有一些担忧反映的问题超出了中国的范围或者在其政府控制之外。中国对欧盟的销售上个月下降了7.5%,这是自1995年以来九月份最大的下降。但最近几周中国又成了令人忧虑的净出口国。通货膨胀在下降,但它已经比当局预期的更高,持续得更长。房地产市场也开始萎靡。由于开发商们徒劳地等待着市场回暖而不是降价促销,销售额急剧下降。

抑制经济过热

    因为信贷迟来的紧缩,开发商等待的会是更大的痛苦。在中国的地下借贷市场(反映信贷环境最敏感的指标),高利贷利息过分地高达到每月6%。有些负债的商人抛弃家庭和企业出逃以躲避巨额的高利贷。

    大部分地下金融对房地产或者投入其中的资金都不安全。人们担心负债过度的借款人将会甩卖高端别墅和普通公寓住房,重创房地产市场并对经济造成更大的伤害。比如土地价格下降,使依靠卖地拿钱的地方政府脆弱的财政陷入危机。

    部分分析人士认为地下金融是“矿井里的金丝雀”(旧时矿工下井时带上金丝雀,如果存在有毒气体,会首先令金丝雀死亡),即是一种前兆,预示着可能影响整个国家经济的更大范围的债务危机。另一些人认为地下金融是定时炸弹,本身就足以造成危害。然而这些比喻都不够准确。紧缩信贷是平息通货膨胀的必要手段。而过高的的高利贷利息则预示着即使在国家财政最遥远的边缘地带,政府收紧借贷的政策也开始产生影响。

    在通货膨胀依旧较高的情况下,中国政府不会愿意放宽货币或者财政政策。这会限制它在应对欧洲和美国经济疲软导致的出口放缓时的回旋余地。然而对外贸易的减弱本身就会释放通货膨胀的压力,减弱劳动力和原材料的竞争。在2008年的出口剧减之后,中国商品价格开始下降。因此经济越需要更宽松的宏观经济政策,当局就需要越大 的回旋余地来提供它们。

    之前过度放债之后的那些坏账怎么办呢?虽然一些建筑商负债累累,但房屋户主们并没有。即使住房的价格跌到比他们购买的时候还低,也还是比户主以住房抵押获得的贷款高。由于中央政府的显性债务比较低(大约GDP的20%),它可以救助下级政府和给它们贷款的银行。由于银行有充足的存款,而储户们又只有很少的选择,所以银行也可以通过降低存款的利率来走出困境。此外,由于银行系统仍然受到政府的控制,即使老账变成坏账,他们不会拒绝借出新的贷款。

    所以中国经济的慢性问题并不会马上演变成剧烈的危机。依靠财政控制政策以及扭曲的刺激政策(这些政策一部分是之前许多错误的投资导致的),中国政府当前还可以稳住其金融系统。然而治标不治本的应对措施不可能永远勉力维持而不遭遇严重的后果。只是在中国封闭的体系下情况可以比其他地方维持得更久一些而已。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7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经济还要经历什么样的大风大浪?何时才能修成正果?怎样修?

Tags:  | 经济发展模式转型必要性 | 当务之急   
中国经济是否会朝着“硬着陆”的趋势发展,这是很多人担心的问题,目前仍然没有定论,但其发展注定要经过一个瓶颈期。 2011年10月22日  图片 中国经济发展之快让人瞠目结舌,能与其发展速度相媲美的也就只有人们为此产生的强烈担忧了。据本周有关数据显示,中国的GDP仍然保持着无人能及的增长态势:第三季度GDP总额较上一年同期增长近9.1%。但同时,中国香港股市状态低迷,国债保险成本在持续攀升,货币方面也正遭受着罕见的巨大压力,从这些方面来看,人们的担心是不无必要的。 人们心头的种种担忧源于国外的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恰恰是不受政府部门控制的。比如说,中国对欧盟上个月的商品输出量下降了7.5%,这是自1995年以来最难过的一个9月。不过,最近几周,中国一直被自己的净出口问题弄得焦头烂额。虽然通胀的噩梦在逐渐退去,其影响力和影响期限却超出了权威人士的预计。房地产市场的运行似乎也不太尽人意,销售额急剧下降,虽然明知凶多吉少,可一些商家还是愿意坐等地产市场的再度升温,而不愿意放下身价将手里的房子折扣卖出。

民间资本暗流涌动

地产商的等待注定是充满艰辛,因为国家正在实施信贷收紧政策,这就使得很多企业将借贷触角伸向了民间借贷市场,而民间借贷月利率一度高达6%。一些破产商户不惜舍弃自己的企业和家庭,逃之夭夭,即使这样他们还是放不下身段打折出售手中的房产。大部分民间资本(非正式融资渠道)要么流向了地产,要么就投向了别处。其实,我们担心的是,民间资本融资具有盲目性,他们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就失去了自己的老宅或是别墅,这不仅救不了地产市场反倒对经济发展造成了更为严重的破坏。比如说,地价一旦贬值,就会使靠卖地皮赚取财政收入的本地区政府陷入严重的财政困境(何况本来的财政状况就不容乐观)。一些分析家称,民间融资好比是“煤矿中的金丝雀”(起警示作用的意思),它的兴起意味着债务危机将继续扩大化,而且会对整个经济气候产生影响。还有一些人说,这就是所谓的“定时炸弹”,它的威力足以摧毁一切。但是,以上的两种说法都不是很确切。政府实施信贷收紧政策是为了更好的缓解通胀压力,民间借贷利率如此之高正说明了政府实施的借贷收紧政策正在起作用,其影响范围正在波及金融体系的每个角落。当通胀压力居高不下的时候,政府是不会轻易放松手中货币(或是财政)政策这条线的。如果欧洲和美国的经济状况继续低迷的话,这种政策无疑会使其在面对出口压力时畏首畏尾。但是话又说回来,商品对外交易量的降低会很大程度的减小通胀压力,更使其在对人力、物力资源的争夺方面能够歇一口气。自打2008年出口经济一落千丈以来,中国商品的价格也随之大降。因此,在这经济发展越发需要宽松的宏观经济政策保障的当口,政府就应该加大力度拓宽其保障范围。

如果贷款过多而产生坏账怎么办呢?虽然地产商有可能债务缠身,可房子的买家却不用担心债务问题。即使他们的房子价格没有买时的高,可也不会低于房贷抵押的价值。因为中央政府的明显债务额较低(一般只占GDP的20%),必要的时候可以融资给相关政府部门以及那些借钱给政府部门的银行。银行持有大把的储蓄用户,用户一旦把钱存进了银行他们的选择余地就很小了,必要的时候银行可以采取降低储蓄利率的措施来弥补债务漏洞。由于银行的所有权总体上仍由政府把持,所以即使以前的贷款发生了坏账损失,它们也还是会继续把钱贷给新的贷款用户。 中国的顽疾一时半会儿还不至于发展到危机的程度。虽然政府对金融体系的控制有时候不太会被人接受,还有一些政策会让人觉得政府的投资取向不合理甚至对其动机产生误解,但是中国政府还是能严把金融体系宏观调控这一关的。中国的这种应对措施只能解决一时之急,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忍痛进行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才是解决问题的真正之道。但就目前来说,和其它国家或地区金融系统较为开放的地方比起来,在中国这个比较封闭的金融运行系统中,也许这种临时应对举措应用的时间可能会相对长一点。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8 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货币政策
   
Don't forget the Chinese consumer
   
切勿忽视中国消费者
Oct 14th 2011, 18:51 by S.J. | LONDON
2011年10月14日,18:51 作者:S.J. | 伦敦
IN CHINESE karaoke bars, the drink of choice is a good Scotch Whisky mixed with iced tea. Don't accuse the Chinese of being weak; they prefer a 50/50 mix between the two. This might horrify Scots, but after two hours of "dice" (a Chinese drinking game) you appreciate the tea.
在中国的练歌房(KTV)里,畅销饮品为上好的苏格兰威士忌兑冰茶。别说中国人不胜酒力;他们宁愿将两者等分混合。这也许会令苏格兰人惊骇,但在玩儿了两小时的“骰子”(中国人饮酒时的一种游戏)后,你大概就会对其中的茶充满了感激之情。
1
Chinese consumers are carefully following the currency politics in Washington this week. If the yuan is forced to rise, the Scotch gets cheaper. The ongoing debate surrounding the yuan’s appreciation focuses on the implicit subsidy of an undervalued yuan to Chinese manufacturing and exports, the resulting impact on jobs in China and America, the perceived influence of Chinese trade on the hollowing out of the American middle class. The effects on Chinese consumer are rarely considered.
中国消费者密切关注本周于华盛顿(出台)的货币政策。如果人民币被迫升值,那么苏格兰威士忌就会愈加唾手可得。围绕着人民币升值的持续辩论聚焦于估值过低的人民币对中国制造业和出口的暗补,对中美两国就业的影响以及中国贸易淡出对美国中产阶级的影响。却几乎从未考虑过其对中国消费者的影响。
For the Chinese consumer, a weak yuan increases the cost of imports. This decreases consumption of imports and protects domestic firms from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Michael Pettis, of the 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argues that the weak yuan is in fact just one of three implicit taxes on consumers in China. Mr Pettis believes there is a growing divergence between productivity growth and wage growth in China. In the time that it has taken for the productivity of the average Chinese worker to triple,  wages have only doubled. As a result, firms are taking an ever larger share of the benefits of rising productivity. Firm often reinvest this return into their businesses, but there are doubts about the value of many such investments given the bubbly nature of some parts of the Chinese economy.
对于中国消费者而言,人民币疲软将加大进口开销。这将会减少进口消费并在国际竞争中保护国内企业。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迈克尔·贝蒂斯主张,人民币疲软事实上对中国消费者而言就是三种隐性税收之一。贝蒂斯先生认为中国生产力的提高和薪资增长的差异愈加明显。中国工人的平均生产力需提高三倍才能使工资增涨两倍。这样一来,生产力的提升将会为企业带来更大的利益。企业通常会将收益再投资于他们的生意,但大量的此类为中国的部分经济带来不稳定因素的投资的价值令人怀疑。
By maintaining very low interest rates on deposits, Beijing is able to provide cheap capital to firms, mostly state-owned enterprises, leading to higher growth. But the low interest rates come at the expense of returns to Chinese household investors. This is big deal in China, where households have one of the highest savings rates in the world; consumption as a share of GDP in 2009 was 35.1%, a remarkably low level. By providing an artificially low return on savings Beijing decreases consumption.
低存款利率使北京能够为以国有企业为主的企业提供低息资金,使其加速发展。但此低利率是以中国房产投资者的利益换来的。这对房产拥有世界上最高储蓄率之一的、2009年房地产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35.1%的中国来说,如此低水平的利率事关重大。极低的存款利率使北京的消费缩减。
Subsiding and protecting Chinese firms increases their production. Decreasing the purchasing power of Chinese consumers decreases domestic consumption. The difference is phenomenal exports, which helps explains why the world is awash in Chinese goods. It is increasingly clear, however, that these policies aren't sustainable, either economically or in terms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Continued yuan appreciation, due either to American pressure or Beijing's self-interest, should ultimately facilitate a welcome rise in Chinese consumption.
补贴和保护使中国企业得以提高产量。削弱中国消费者的购买力降低了国内消费。区别在于可以解释为什么世界各地充斥着中国商品的惊人的输出物资。事情逐渐明晰,然而,不管是对经济还是国际政治而言,这些政策都不具备可持续性。不管是出于美国的施压还是北京的自身利益,人民币的持续升值最终会为众望所归的中国消费的提高提供便利。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8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关注文化产业,忽略别的内容!

中国共*产党
Searching for its softer side
寻找她软化的一面
Oct 22nd 2011, 10:33 by J.M. | BEIJING
J.M.写于2011年10月22日 北京

  在过去的几天里面,中国正在进行一场精神层面的探寻。中共的最有权力的300多名领导者相聚在北京探讨发展中国文化软实力的路径:一个事实是尽管中国现在是一个经济强国,但她缺乏如美国这般强大的吸引力。然而普通中国人,更为关注一起导致2岁女童死亡的交通逃逸事件。正如一位中国新闻评论员所说的缺乏道德文化力量被指责是小女孩死亡以及路人冷漠的原因。
The party’s meeting from October 15th to 18th was the first annual conclave of its central committee to focus on the issue of cultural soft power (a term that came into official party use after President Hu Jintao used it in a speech in 2007). The resolution it adopted (in Chinese) spoke of an urgent need to build up such power, which Joseph Nye, an American scholar, first drew attention to 20 years ago as a component of national strength. A country with soft power, Mr Nye contended, could bend others to its will without resorting to force or payment. “Success depends not only on whose army wins, but also on whose story wins,” wrote Mr Nye in 2005 (in what, from the party’s perspective, was a remarkably bullish article about the gains China appeared to be making in developing soft power).

  10月15日至18日举行的中共的会议是中共一年一度的中央会议首次将会议聚焦于文化软实力。(文化软实力首次出现在中共的正式场合是在胡*锦涛主席在2007年的一次演讲之后。)这表明了中国想要建设这样一种力量的决心。这种力量是20年前一名美国学者约瑟夫.奈在提到国家力量的组成时所关注的。奈先生主张一个拥有软实力的国家能不费武力或者钱财就使别国臣服于自己的意志。奈先生在2005年写道:“一个国家的成功不仅在于谁的军队赢了,还在于谁的故事赢了。”(在中共的视角里面,发展这种软实力能够帮助中国获得许多东西。而这篇文章也就具有显著的意义。)

The story of Little Yue Yue, as the Chinese media have nicknamed Wang Yue, who died on October 21st as a result of the accident eight days earlier in the southern city of Foshan, has been anything but a winning one. To many Chinese commentators, it has revealed a widespread callousness fostered by an amoral pursuit of wealth. Footage of the accident caught by a surveillance camera (be warned it is harrowing) showed Little Yue Yue being hit by a van, which stops and pauses, only to run over her again with a rear wheel, as its driver decides to proceed without checking what has happened. A little later a lorry rolls over her injured body. In the space of seven minutes, no fewer than 18 people walk by the bloody but still living girl before a rubbish-cleaner finally tends to her and summons Wang Yue’s mother.
  王悦,中国媒体昵称其为小悦悦的小女孩,因为发生在8天之前的中国南部城市佛山的一起交通事故,于10月21日离开了人世。她的故事绝不是一个令人动人的故事。许多中国评论员认为,这反映了中国近些年来急功近利追求财富所导致的道德滑坡。这次事故的监控录像(被认为非常的令人痛心)显示小悦悦被一辆货车撞击之后,这辆卡车有停止过但是目的却是用后轮再次碾过她。司机没有下车检查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是继续操作。之后一辆卡车碾过她受伤的身体。在她被撞的7分钟时间里面,至少18个人路过满是血的她,但是没有伸出援手施救在这个仍然存活的女童,直到一个捡垃圾的人靠近了她,并且呼叫了她的母亲。
The incident has triggered widespread soul-searching, with even the state-run media wringing their hands over the state of Chinese society. “These last few days the whole of China has been asking itself: is this just the way people are by nature? or have they only fallen to this state as a result of prolonged damage to their public morals?” asked one commentary in Southern Weekend, a newspaper (in Chinese). The answer, most analysis has concluded, is the latter. Caixin, a magazine, published an article on its website suggesting that China’s political culture might even be to blame. “At the same time as people’s rights have been suppressed, people’s sense of righteousness and justice has been restrained too,” it said (in Chinese).
  这个事件引起了广泛的精神层面的思考,甚至中国国营的媒体都关注这个事件。南方周末的一个评论员写道:“这些天整个中国都在扪心自问:这些人们的冷漠行径来源于天性,还是说这是公共道德丧失的表现?”多数分析者认为原因是后者。财新杂志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篇文章暗示中国的政治文化才更应该被批评。“当人们的权利被压制之时,人们的正义和公平观念也被抑制。”这篇文章写到。
This outpouring began even before the central committee wrapped up its typically secretive meeting. The furore thus created a problem for the party’s propagandists. The central committee’s resolution may have implied that China was lagging behind in the development of soft power, but officials certainly did not intend to signal that China was in a state of moral collapse. The party’s main mouthpiece, the People’s Daily, tried to rally enthusiasm with a commentary on October 18th saying the meeting had ended “victoriously” and that the party had already succeeded in “raising the ideological and moral qualities as well as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qualities of the entire nation”. Little Yue Yue’s mourners have begged to differ.
  这种情绪的流露早于中央委员会开始包装她典型的秘密会议之前。这种狂热使的党的宣传员很困扰。中央委员会的决议能够暗示中国的文化软实力发展远远落后,但是官方显然不想说明中国处在道德滑坡的困境之中。中共的主要宣传机构,人民日报在10月18日的评论文章中试图鼓舞人心,认为会议圆满结束,党已经成功地提高了全国的意识形态、道德素质、科学文化素质。王悦的情况只是少数。
There has, however, been another development in recent days that, while no less embarrassing to the party, paints a different picture of Chinese civic consciousness. An online campaign to draw attention to the plight of Chen Guangcheng, a blind activist in rural Shandong Province, has also drawn widespread attention in China (for the view of one Beijing-based supporter, Song Zaimin, see this post in Chinese).
  然而,这几天已经得到了一定发展的另一件令党感到尴尬的事情,在中国公民意识中展现了另外一幅画面。一个关注来自中国山东省盲人陈*光诚绝境的网络运动在中国国内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来自北京的支持者宋*再明(音)认为在国内看到了这种趋势)。
Mr Chen and his family have been kept under virtual house arrest since his release from prison a year ago, with thugs deployed by local officials to keep visitors, especially supporters and journalists, away. The New York Times published a fine account of how, inspired by online reports of Mr Chen’s suffering, admirers have been making their way to his village to see him in what the newspaper called “a rare wave of civil disobedience”. It described how one group of disabled people drove from the neighbouring province of Anhui, only to be stopped at the village by guards.  
  自从去年从监狱释放回家之后,陈先生和他的家人在他自己家中被软禁。由当地政府部署的暴徒阻挠游客,尤其是陈光*诚的支持者和记者进入。纽约时报报道了许多被网上关于陈先生遭遇感染的人们寻找路子进入陈的村子的故事。纽约时报称这是一种罕见的公民不服从潮流。它讲述了一群残疾人从邻近省份安徽驾车去看望陈,可惜被村口的护卫给拦住的遭遇。
On this issue too, some Chinese newspapers have broken ranks with the party. “Blocking information and hoping the inquiries go away will only lead to worse consequences,” said the Global Times, a Beijing daily. Some see signs that the internet campaign might be working, a bit.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reports that Mr Chen’s daughter is now being allowed to go to school. If China would ease up on all its dissidents, its soft power would stand a far better chance of growing.
  在陈的事情上,一些中国报纸和党产生了一些分裂。环球时报,一份北京的日报写到:“封锁消息,不理会人们的请求,只会导致更坏的结果。”一些人预见到网络运动起到了一些作用的迹象。华尔街日报报道称陈的女儿已经被允许去上学。如果中国能够对唱反调者更加宽容,那么中国的软文化力量将能够更好地发展壮大。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0-28 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平和效率可以兼得吗?如否,何为先?

我们将面临中国盛世之年?
iDo98
从陈冠中(Chan Koonchung)的最新科幻小说《盛世——中国2013》说起

Tags:中国 | 盛世-2013年  

陈冠中(Chan Koonchung)令人胆寒的最新科幻小说《盛世——中国2013》(The Fat Years)在中国早就是“地下流传”的轰动之作,而且将于2012年1月在美国出版。这部书最初于2009年在香港出版,其之所以如此令人不寒而栗,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向读者展现了一个实在太合情合理的情景。其时间背景是2013年,该书描述的故事发生在第二次金融危机(欧元危机,是吗?)之后,此次危机几乎摧毁了英美经济,并迎来了“中国崛起的黄金时代。”



在《盛世》这部书中引领世界的这个国家并不像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一九八四》(1984)中描绘的斯大林主义极权国家或者奥尔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在《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中描绘的处于严格生物学控制之下的社会那样凄凉无味地反乌托邦。然而,这个国家极为专制——对为数极少的持不同政见者进行骚扰甚至执行处决——并向供水系统投放药物以提高民众的幸福感。



这个科幻故事中的全能“中国”政府看起来感觉如此熟悉。它奉行的商业发展策略是掠夺世界各地资源丰富的地区,同时往往与诸如津巴布韦等最卑鄙的政体为伍。它利用并促进信息技术,同时狂热地对互联网实施严格审查,使网络空间成为政府的又一个宣传渠道。



而且这个国家越来越自信。正如书中的一个人物——该故事中一位身居高位的党员干部——所说,这种新的中国模式“因为它确实存在而成为世界上最好的选择。”





西方国家许多人早已接受了这个观念。据最近的一项皮尤调查显示,将近一半的美国人相信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同样这项调查还发现,大约三分之二的英国人——以及许多欧洲人——也持有类似看法。



华盛顿及纽约较高阶层的人士普遍认为盎格鲁-撒克逊式民主无法与更具命令色彩而又专制的中国模式相竞争。因目睹“中国绿跃进(China’s green leap forward)”而激动不已的《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宣称“一*党专制”具有更大的优势。毕竟,中国的独*裁统治者可以在无需征得选民同意的情况下采取“促使社会在21世纪向前发展的一系列政策”。即便一度曾相信市场自由主义必然获胜的保守派权威人士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也认为,“盎格鲁撒克逊式资本主义”已浪费了其历史性时刻。“美国式民主,”他指出,“可以教给中国的东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少了。”



前奥巴马政府管理及预算办公室主任彼得·奥斯泽格(Peter Orszag)是加入这个“民主衰退”运动赞同者行列的最新一员。奥斯泽格对美国无法应对财政问题、气候变化以及经济重建而深感忧虑,他提议将权力从国会转移到更多由非经选举所产生的决策者组成的“独立机构”。他认为民主可能“过犹不及。”奥斯泽格目前悠然隐身于花旗集团(Citigroup),他早已从越来越像中国的(国家与银行之间存在亲密关系)美国鑫融体系中受益。看来,权贵资本主义在太平洋两岸都是如鱼得水。



然而,或许以英语为母语的民主国家认输还言之过早。许多现在为中国在全球占有至高无上之地位而唱赞歌的人以前也曾认为日本——甚至欧洲——注定将主宰世界。然而,日本霸权(Pax Niponica)从未跨越1990年代初,日本这个曾经不可避免的全球霸权国家已降级为“亚洲病夫”。



中国和日本一样,面临着许多重大挑战——虽然这些挑战常常遭到忽视。中国面临着一个遭到严重破坏的环境、日益严重的社会动乱以及来自其他国家——尤其是印度次大陆——日趋激烈的竞争。中国劳动人口的增长正迅速放缓,目前处于结婚年龄的男性比女性多3,000万人,这几乎肯定会促发政治动荡。中央及地方政府做出的资源配置不当有可能催生出一场严重的房地产泡沫。



纵观近代历史,专制者以及最近这些中央集权国家已被证明非常善于“追赶”他国并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中国的共产党政权可以靠行政命令向任何领域——从高铁到绿色技术及大规模水坝建设——进行投资。其结果——就像曾经的纳粹德国和苏联时期的俄罗斯那样——往往在实体规模上及技术上都令人印象深刻,虽然往往对环境及那些挡道的人而言却非常残酷。



但是,一旦一个国家达到一定的发展高度——就像日本在1990年代那样——竞争格局的性质就会发生变化,要给那些自身处于不断变化之中的行业设定目标变得越来越困难。那些早已相当富裕的工作人群往往变得既不好威逼又难以利诱。



以网络空间竞争为例。日本大肆宣传的官僚体制试图通过传统渠道来征服这个新领域。这使得互联网成为主要是在相对年轻的美国公司——比如苹果、亚马逊、谷歌及Facebook——之间进行的竞争。在1980年代,我们还一度非常担心电脑及文化产业被日本接管,但现在这种担忧已成过眼云烟。



尽管中国最近每每取得惊人的成就,但以英语为母语的主要国家——即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及新西兰——仍然控制着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四分之一,而相比之下,汉字文化圈国家(Sinosophere)总计占全球GDP的15%。英语文化国家的综合人均收入是汉字文化圈国家的六倍。



更重要的是,美国及其最亲近的文化盟国——即新西兰、澳大利亚及加拿大——在物质方面还拥有巨大优势。所有这四个国家都跻身全球八个最大的粮食出口国之列。能源领域的最新发现使北美——尤其是大平原地区(Great Plains)——成为全球石油和天然气产业的一个潜在的主导力量。与这些国家相比,中国不但缺水,其他资源也很难企及。



但真正的优势在于文化——尤其是在过去二十年里已彻底挫败诸如法语、德语及俄罗斯语等所有传统竞争对手的英语。以难学著称的中文不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取代英语成为在文化、航空旅行、科技等领域占主导地位的语言。



在媒体这个领域也可以看出这种文化统治现象。美国及其以英语为母语的盟国在全球所有视听产品出口中占据大约一半的份额。英语世界主导着人们的思维、着装及娱乐,其主导程度可谓是前所未有。



可以说,美国最大的优势正是其上层人群越来越不屑的东西——即我们杂乱的多元文化型民主以及我们对法治的“执着”。 “美国成功的秘诀既非华尔街也非硅谷,而是其长期存在的法治及其背后的制度,”中国空军中将刘亚洲最近说,“美国制度是一种由天才们设计,是蠢材们可以运作的体系。”



令人震惊的是,中国缺乏这种宪法保障,而这仅仅是许多中国企业家精英设法移民到美国、加拿大或澳大利亚的一个原因。事实上,据中国招商银行及美国贝恩咨询公司(Bain & Co.)今年4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现,在中国两万名收入过亿(即1500万美元)的富豪中,有27%早已完成移民,还有47%表示他们正在考虑移民。



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及其盟国需要进行变革才能提升各自的竞争力。必须针对储蓄、投资及生产性行业推出一系列更大的激励措施,来取代那些鼓励资产投机活动及财务作假行为的政策。但我们可以在不需要引进亚洲国家等级结构的情况下实现上述目标。我们应该设法重振我们多样化的基层型经济,而不是试图在发展权贵资本主义方面超越中国。



在任何竞技比赛中,你都无法通过模仿对手而获胜,而是要以自身内在优势为基础。避免《盛世——中国2013》所描绘的那种情景的最佳办法不在于放弃那些正是推动我们历史性崛起的优势,而是通过调整并提高这些优势——从而使这些优势能在未来几十年里推动美国继续发展。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 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谁可以在融合中保持自我?

2012危机:中国比美国更艰难
兰心蕙译于2011-10-30 04:48:43翻译
2012将至。想来一次时间旅行吗?看看中国和美国到底谁将是最后赢家!我们出发吧!

Tags:中国 | 美国 | 金融危机 | 2012   
Crisis of 2012 May Be Harder on China Than U.S.: William Pesek
2012危机:中国比美国更艰难
威廉 白赛克
Economists were probably too busy watching markets gyrate to contemplate last month’s big news in science. Physicists detected particles travelling faster than light, which, if the reading was accurate, means time travel is possible.
经济学家可能都忙着关注市场运转,无瑕思考上个月的科技界要闻。物理学家发现粒子运行速度超过光速,如果测量度数准确无误,那就意味着时间旅行是可能的。
Now, let’s play a quick mind experiment that would surely captivate the deans of the dismal science: Pretend you have just been transported 10 years into the future to see how this incipient global crisis pans out. It would be hard to find anyone who isn’t desperate to know.
现在,让我们来一个快速的头脑实验,这一定会让(悲观科学)经济学系主任们感到兴奋:假设你刚刚被运送到了十年之后的未来世界,可以看到这场初期全球危机是如何结束的。恐怕人人都会疯狂地想知晓答案。
What if, a decade from now, the U.S. comes out the winner of today’s market chaos at the expense of Europe and China?
如果十年后,美国成为了如今混乱市场的大赢家,但以牺牲欧洲和中国的为代价呢?
This intriguing contrarian view is the subject of “The American Phoenix,” a new book by Hong Kong-based economist Diana Choyleva and her Lombard Street Research colleague Charles Dumas. Bargain bins are loaded with China-crash titles. What’s different about this book is that it turns all we think we know about the interplay between the Group of Two on its head.
这勾起人们好奇心的冷门想法是《美国凤凰》这本书中的主题,此书是香港经济学家Diana Choyleva和她的朗伯德调查公司同事Charles Dumas合著的新作。特价书箱里有关“中国崩溃”类的文章早已充斥其中。这本书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从根本上转变了我们认为我们所了解的两国集团之间的相互作用。
If the last few years taught us anything, it’s that the unthinkable has an uncanny knack of happening. From Arab Spring protests to China bailing out Europe’s markets to a U.S. presidential candidate suggesting it’s treasonous for the Federal Reserve to do its job, the world really is upside down.
如果说过去几年的经历让我们明白了些什么,那就是意想不到的事情总会神秘般离奇地变成现实。从阿拉伯之春示威到中国救纾欧洲市场,再到美国总统候选人,都告诉我们美联储做事是叛逆的,这个世界其实是颠倒的。
So it’s worth considering an alternative trajectory for the U.S. and China as another meltdown seems to be unfolding. It’s hard to be optimistic for 2012 as Europe dithers, Washington bickers, Japan’s paralysis deepens and China experiments with ways to avoid overheating.
看起来另一场衰退即将到来,所以有必要为中国和美国另谋发展良策。欧洲犹豫不决,美国小吵不断,日本瘫痪加深,中国尝试避免经济过热,这一切无法让我们对2012持乐观态度。

G-2 World
两国集团
If there is an accepted narrative about the G-2 in Asia, it goes something like this: China will grow 8 percent or 9 percent a year indefinitely, grabbing global market share as it moves from sweatshops to a knowledge-based, innovation-driven model. Hiccups may happen, but China will surpass the U.S. economy 10 or 20 years from now.
如果说在亚洲对两国集团有什么共识,那就是:中国会实现无限期的8%或9%的年增长,随着国家模式从血汗工厂向知识,创新主导型转变,中国会逐渐攫取世界市场份额。尽管中途可能会出现些小问题,但是中国经济在10年后20年之后会赶超美国。
The U.S., meanwhile, experiences a slow, steady slide as the magnitude of its challenges overwhelms a political system ridden with gridlock, an excessive debt load and chronic joblessness. The reason Occupy Wall Street went global in ways the Tea Party didn’t is that the former reflects the reasons for America’s decline, while the latter is mere handwringing over it.
于此同时,美国在经历缓慢而平稳的下滑,因为巨大的挑战压垮了陷入僵局,过度负债和长期失业的政治体系。占领华尔街集会蔓延全球,其方式与茶党运动不同,原因是前者反映了美国衰退的原因,而后者仅仅展现了民众歇斯底里的绝望。
The question is whether the U.S. recovers relative to Europe and China as global markets swoon anew. The operative word is “relative.” No should expect the U.S. to prosper in some great way from a 2012 crisis. It’s that Europe and China will be far worse off as contagion whips around the globe.
问题在于全球市场重新呈现新气象后,美国是否会相对于欧洲和中国复苏。这里比较关键的词是“相对于”。没有人会期盼美国可以从2012危机中以某种伟大的方式重现繁荣。只是随着危机波及全球,欧洲和中国情况会更加糟糕。

Bubbles, Imbalances
泡沫,失衡
“When you look at the problems facing the world, the bubbles and imbalances, America’s are easier to fix than most,” Choyleva told me in Hong Kong yesterday. “It says a lot about the state of things globally.”
“当你看到全球面临的问题时,比如泡沫和失衡,美国的问题比其它大部分国家要好解决,”Choyleva昨天在香港如是说。“它说明了很多全球性的事态。”
It would surprise few to imagine Europe having a harder decade than the U.S. A Greek default is a given and may drag down Portugal, Spain and, in the worst case, even Italy. Europe may be lucky to get away with just one lost decade.
欧洲下个十年会比美国更加艰难,这不难想象。希腊违约就足以说明问题,葡萄牙,西班牙,甚至意大利也可能被拖累。欧洲如果幸运的话也仅仅可以熬过一个艰难的十年。

Many would be taken aback to think that China, too, might experience its share of setbacks compared with the U.S. Some are well-known, including inflation that fans social unrest and a financial crisis erupting as the massive stimulus of 2009 comes back to haunt Beijing. All that investment created the illusion of economic vitality. Too much of it was funneled into unproductive sectors of the economy, setting up China for a banking meltdown.
中国也可能和美国一样经历衰退,这会让很多人感到吃惊。有些事件已尽人皆知,比如引起了社会骚乱的通货膨胀,以及2009大规模刺激计划阴影重新笼罩北京,金融危机爆发。所有的投资制造了经济活力的假象。很多资金都注入了非生产性产业,使中国的银行业遭遇衰退。
Inflation China
使中国通胀
Choyleva adds a less obvious twist to the critique: how China’s financial proximity to the U.S. is a bigger problem than many people appreciate. By tying itself to the dollar and amassing more than $3 trillion of currency reserves, China essentially merged with the U.S. financial system. When the Fed pumps money into the economy, it inflates China more than America.
Choyleva 在评论中添加了较暗示性的转折:中国与美国鑫融接近的程度,是个比人们想象更棘手的问题。 与美元挂钩,积累超过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国实质上已经融入了美国的金融体系。当美联储向经济注资时,它对中国造成的通胀程度要远高于美国。
There are rumblings in Washington about punishing China for its undervalued currency. Yet China is only now realizing the extent to which it surrendered sovereignty to the U.S. As the Fed adds more cash to markets, China’s inflation becomes more entrenched and Beijing loses even more control. Over time, this dynamic will harm China’s competiveness more than if Beijing had allowed the yuan to strengthen, as per the U.S.’s demands.
有谣传称美国会因为低估的人民币币值而对中国施压。然而中国现在只是认识到主权屈服于美国的程度。随着美联储向市场注入更多资金,中国会陷入更严重通胀,中国甚至会丧失更多的控制。经过一段时间,这种力量会削弱中国竞争力,从单位美国需求来看,此影响要比中国同意人民币升值更严重。

China could increase interest rates to temper rising prices, but that would devastate growth. The thing about the G-2 is that pundits often view China as being in the stronger position -- its massive reserve holdings are both leverage and a fortification. Yet China is trapped. It’s addicted to cheap U.S. financing and is increasingly feeling the side effects.
中国可以提高利率来抑制高物价,但是这会摧毁增长。对于两国集团,权威人士经常将中国置于优势方-中国强大的外汇储备可以起到杠杆作用而且很坚挺。然而中国陷入了危机。它对美国廉价融资上了瘾,并且逐渐体会到了这一切的负面效应。
For all its troubles, the U.S. has inherent strengths: It’s home to many of the world’s top 20 universities; it has institutions that may still get their act together in ways Europe can’t; a fertility rate that exceeds deaths, meaning America can ultimately outgrow its debt -- unlike, say, Japan and Europe.
尽管美国麻烦不少,固有优势还在:美国有世界顶尖20所高校,那里有欧洲无法比拟的学院集体行动的方式;生育率高于死亡率,这一切意味着美国可以最终摆脱债务危机-这与日本和欧洲情况完全不同。
If Japanese and European officials could travel in time, it wouldn’t be to fix mistakes of the past. If Chinese officials don’t act more assertively to tweak their model, they’ll have similar regrets a decade from now.
如果日本和欧洲官员进行时间旅行,目的将不会是修正曾经的错误。如果中国官员不采取更果断的行动来调整他们的模式,那么十年后他们将会有和当前相似的遗憾。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 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房子不是仅仅用来住的,更是自上而下所有人身上的负担!

中国房地产的万圣节提前到来
staymillion于2011-10-31 14:47:34翻译
多个城市出现业主抗*议开发商降价,中国房产近况如何?将何去何从?是否重蹈日本旧摺,坠入一场楼市崩盘的噩梦呢?

Tags:恐怖 | 中国房产  
原作者 Craig Stephen香港 (市场观察) — 一涉及到中国,事实总是比官方数字严重的多,尤其是抗*议的行动。去年,由于生活成本加大,一场工人要求加薪的运动在中国爆发,也说明了中国严重的通胀问题,这远比有关部门加息早的多。

上周,众多业主抗议房价的突然下跌又在内地多个城市上演,由此也得到一个结论:中国内地的房产市场开始出现拐点。虽然9月公布的数据显示70个内地城市楼价几乎全部上涨,但这些抗议行动却道出了真相:中国房产业主的美梦正在迅速的变为万圣节噩梦。


中国日报(China Daily)报道了上周发生在上海的业主抗议事件,多达几百名房产业主冲入龙湖地产售楼处要求补偿,因为他们签订买房合同后至今,该楼盘价格已下降了30%。这些不幸的业主,一些人直到明年三月才能拿到钥匙,却已经因此损失了30万元。




中国南方早报也报道了类似的抗议行为,这次分别是发生在北京和杭州的绿地集团和中国海外地产投资公司售楼处,一些抗议甚至升级为暴力冲*突。
投资性买房本来就是高风险的经济行为,而且买家也没有法律依据可以申诉。但可以想见的是,无论如何,结局都将是一场噩梦。


官方也意识到了这些冲突升级带来的潜在危险,上海政府已经要求开发商汇报超过20%的降价。目前,多数中国房产市场的评论是关住在银行而非买房者。仅两周前,银行监管机构压力测试数据显示中国内地商业贷款能够承受房地产多达40%的降价。如果降价是官方给过热的房地产(也是限制大多数购房者的原因)降温的信号,那么他们目前要面对的就是这个转变过程中日益增大的压力。




一个原因就是买房者投入了大量的存款,新购房者投入占30%,二次购房者占60%,而今年年初只有50%。所以中国的银行不想次贷危机的美国,有更多的缓冲。




但这对于不满的购房者要面对的继续增长或永久性财富蒸发的风险仍然杯水车薪。
房产降价是毫无高明市场策略指导的仍未完成工程。事实上,曾有房产代理商描述过这个噩梦般的场景:当他刚签了一单,开发商却把同一楼盘以更低的价格出售。
香港房产商也曾宁可让楼房空置数年也不降价。但他们是在一个有大量、资产良好的开发商主导的市场中运作,并且有OPEC都为之自豪的价格规范。
而内地的房产市场不仅更加巨大而且非常脆弱。据统计有仅20000家开发商,其中超过200家在大陆或香港上市。貌似强大的开发商现在不得不被迫痛苦的销售。

在当前的环境中,有良好财报的高质量开发商对潜在购房者和投资者都是很重要的。




之前,任何房产政策的出台都只是引起观望。上周,广东佛山似乎要有所行动,但很快又恢复了对房价的维持。
最近,温*家宝称要“坚定的”执行房价控制政策,但又说政府要在“合适的时间以适当的尺度”微调,似乎又让人们对未来的变化不乐观。

然而,相比于食品涨价和房价下跌,温家*宝似乎又对业主抗议更担忧。




另一个关心的问题是:政府能对市场有多大的行动。大家似乎已经有共识,就是一旦政府出台政策,房产市场马上有变动。这让我们不由的想起2008年,中国A股的崩盘,虽然北京奥运需求的信号似乎是买进的时刻,但至今,股市依然持续低迷。




官方还能成功的控制房产市场吗?很大程度依赖于中国房产市场是会像香港那样进行强有力的调控还是会走日本的老路。1989年日本股票市场崩盘两年后,日本房产市场也开始一蹶不振。时至今日,日本仍然在这个房产僵尸的万圣节噩梦中深受折磨。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0 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破洞

欧洲债务危机正在失去控制



随着雅典和罗马的政治动乱以及隐现的衰退造成全球市场的惊慌,对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失控的担忧正与日俱增。



来自布鲁塞尔的报道称,在对意大利太大而无法拯救的担忧中,德国与法国已经开始就欧元区的解体进行初步会谈。



尽管Silvio Berlusconi宣布一旦紧缩政策在国会通过他将下台,投资者对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信心的丧失,已导致意大利的利率升至引发对葡萄牙、希腊和爱尔兰施以援助的利率水平。



意大利债券收益率冲过7%大关,一度达到7.5%,人们担忧衰退形势已经将危机推到新的阶段。



在雅典,任命代替George Papandreou的新首相的讨论陷入僵局,并将在周四上午重启。意大利总统Giorgio Napolitano承诺Berlusconi将很快离职,以稳定市场。



德国总理Angela Merkel说,形势已经“不容乐观”,并要求欧盟成员国加紧计划,以便实现更紧密的政治一体化。“是时候重造欧洲了,”她说,“世界变化如此之大,我们必须准备好应对挑战。这就需要欧洲更加一体化。”



欧盟委员会主体José Manuel Barroso再次号召欧盟,在面对意大利不断升级的经济危机时“要么团结一致,要么啥都不是”。他说,“我们正见证经济和地域政治秩序的大变革,这使我相信,欧洲现在需要一同前进,否则就面临分裂的危险。欧洲要么改变自身,要么走向衰落。我们正处于决定性时刻,我们要么团结一致,要么啥都不是。”



报道称,巴黎、柏林和布鲁塞尔的高级决策者们已经讨论一个或更多国家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剩下的核心国家继续推进,实现更深程度的经济一体化,包括税务和财政政策。一名在布鲁塞尔的欧盟高级官员告诉路透社,“法国和德国在过去数月中就这一问题进行了包含各个层次的深入磋商。”由于这一讨论的敏感性,上述官员要求匿名。



昨晚,欧洲所有的金融监管机构密切监测它们处于高度危险的银行,担心这一市场混乱会导致债务违约,甚至是欧元的终结。



George Osborne在三周前刚就经济的健康状况发表秋季声明。他认为,欧洲的问题正影响英国的发展前景,但他会在必要时出售意大利债券,以表明他的紧缩计划毫不动摇。



副首相Nick Clegg周三在布鲁塞尔敦促委员会主席 Herman Van Rompuy以及一班欧盟委员关注增长,不要再协商改变,并警告,如果欧洲不能变得更具竞争力,它将陷入永恒的不断升级的衰退。他和David Cameron都敦促欧盟一体化支持者尽快认识到,在接下来几个月修改欧盟条约会大大分散精力,而无法治愈底层的经济危机。他指出,他将在至少四个国家要求公民投票。



持续的主权债务危机最近的表现,是英格兰银行决策者们每周两天的利率确定会议。上个月,货币政策委员会宣布增发750亿英镑的货币,以努力防止衰退。



罗马的分析者认为,最近的欧元区混乱指向欧洲更深层次的衰退。澳大利亚国家银行战略负责人Nick Parsons说: “无法避免的是,本年度第四季度会完全收缩,可能是本年第一季度衰退的60%-70%。”



大西洋两岸股价大跌。意大利股市市值损失4%。FTSE100主要股票指数以下跌106.96点收市。道琼斯下跌389点,以11,780.94点收市。



IMF 主席Christine Lagarde告诉一家位于北京的金融论坛,欧洲债务危机可能将全球经济拖入“日本式”的低增长和低通胀之中。



“我们觉得,如果我们不果断一致行动,全球经济可能陷入下降趋势的不确定性、金融不稳定和全球需求崩盘的危险之中……我们面临某些评论者所说的失去十年的危险。”



纽约梅隆银行的货币战略专家说:“我们现在得问问,要是我们把钱给意大利,我们能收回来吗?事实是,没有一个安全网。”他还说,现在罗马的气氛让人想起1992年9月的黑色星期三,英国退出欧盟货币汇率机制。



意大利债券收益率的上涨最终被欧洲中央银行所阻止,后者干预市场,购买一定数量的意大利债券。但分析人员称,欧洲中央银行最终不得不升级其措施,作为最终借款人以使得利率下降至危机前水平。位于布鲁塞尔的智囊团Re-Define的负责人Sony Kapoor说:“我们可能离欧元区存亡之秋已经很近了,因此,欧洲中央银行出现了。这很容易失去控制。”



欧洲中央银行被视为唯一有能力拯救意大利的机构,因为欧盟缺乏对如此之大的经济体进行援助的资源。Capital Economics的Ben May说,意大利需要6500亿欧元的援助资金,以在未来三年左右时间内脱离金融市场。他说:“欧洲金融稳定机构无法提供如此大的援助资金。”



布鲁塞尔的官员在周三坚称,不会对罗马进行援助,其说道:“财务援助,免谈。”周四上午将是一个考验,这时,意大利必须从债券市场投资者那里筹集50亿欧元。



经济和货币事务委员Olli Rehn在给财政部长Giulio Tremonti的措辞严厉的信中对意大利施以更大的政治压力。在信中,Rehn要求意大利就其如何执行它所承诺采取的39条改革措施作出详细的书面说明。



在罗马,国家首脑Giorgio Napolitano坚持Berlusconi将很快离职,并称,他的离职不会导致长期政治不稳。



他在与国会两会议长协商后开始进行干预,以确保尽快批准欧洲机构同意的一系列经济改革和紧缩措施。周二晚上,在下院失去多数支持后,Berlusconi告诉Napolitano他会辞职。



但是,为了避免经济措施因其政府解散而受阻,他说他得在上述措施获得批准后辞职。



人们越来越担心他会延误立法的通过,而这已成为意大利市场信用的试金石,Berlusconi说他坚持重新选举,其政府的一位部长预测,时间会是在明年二月。



在意大利基准债券收益率飙升至7%,并导致利率升至先前欧元区债务危机受害者寻求援助的水平之后,意大利总统发表声明,称新经济措施将会“在未来几日内获得批准”,并且“总理辞职决定不存在不确定性”。



Napolitano在Berlusconi离职前无法与各政党首脑协商,他说,或者成立新的政府“以做出必要决定”,或者“尽快”举行选举。



这意味着在一月前不会进行选举投票。但一位总统身边人士向卫报强调,“提前选举并非必然结果。”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0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危与机

拯救还是蚕食?这是个中国问题
索菲•莫尼耶
2011年11月3日

沃尔沃、比雷埃夫斯港、波尔多地区维奥庄园的葡萄种植园和酒厂,它们在西班牙债务和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发行的债券问题上有何共同之处?它们都已经被中国投资商收入囊中。
中国人除了手握庞大的欧洲主权债务和组合资产之外,过去四年,中国的私有和国有企业在欧洲开始了疯狂的购物之旅——并购。尽管同其他国家在欧洲的对外直接投资(FDI)相比较,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占比很小——根据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的最新测算,仅占欧洲全部外来投资的0.2%。但中国已经在所有27个欧盟成员国都有直接投资,而且受其政府推动和自身盈利的驱动,鼓励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它们对欧洲的直接投资还会继续增长。
中国的直接投资会改变欧洲的政治经济吗?如果是这样,这是欧洲人担心的真正原因吗?中国的投资是否会威胁到欧洲的团结?
欧洲国家一贯投资新兴的、起伏不定的经济体,而不习惯被人当作这样的经济体投资,这对于欧洲国家来说是个新课题。贯穿整个20世纪,直接投资几乎完全是从发达经济体流向发展中经济体。欧洲和美国曾经是、现在仍然是全球最大的投资方,也是彼此经济的最大利益关联方。然而,过去十年以来,源于发展中国家的对外直接投资暴增,主要投向其他新兴经济体,如印度投资巴西,中国投资非洲。最近出现了新情况,新兴国家,主要是中国,现在开始投资于发达国家。全球金融危机、中国积累的大规模货币储备、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合力把中国推上了可能拯救欧洲的救世主位置,也许吧——反之,也可能蚕食陷入困境的欧洲经济。
救世主的故事源于中国表面上正在向一些主权经济体“用直升飞机撒钱”,这些经济体需要现金,别无选择。瑞典汽车制造商萨博刚刚得以苟延残喘,就在法院强迫工厂永久关闭之前,两大中国汽车制造商同意投入资金。刚一达成拯救欧洲的一揽子计划,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掌门人克劳斯•雷格林(Klaus Regling)就赶快奔赴北京,乞求中国投资该基金。
另一方面,媒体和某些政治言论又把中国描绘成蚕食者。此时此刻,它开始蚕食弱小的欧盟国家,然后不知不觉地渗透富裕的欧洲经济体,购买主权债务和直接投资是其接管世界的总体计划的一部分。欧洲各地权威杂志的封面上,来势汹汹的龙向欧洲大陆喷射钞票或者是印有帝国主义标志的当代人物形象。
不管是把中国看作救命神仙也好,还孱弱的欧洲经济愿意向其卖灵魂的魔鬼也罢,中国实体对欧洲直接和间接投资的意愿日益高涨,引发了悬而未决的多重性政治问题。这会导致欧洲依赖中国并受中国操纵吗?中国投资有幕后操纵吗?会不会就是一只特洛伊木马,会影响到欧洲的规范和政策,从劳工权益到环境?尤其是在可能的技术转让方面,中国的投资是否会导致安全忧患?
面对这一前所未有的局面,欧洲的决策者和公众看法不一。民意调查显示,对于中国是一个机会还是一种威胁,欧洲人有两派立场。跨大西洋趋势2011年的民意调查显示,在12个欧盟国家的个人中,41%的人视中国经济为一种威胁,而46%的人认为是契机。这反映出各国分歧巨大,一头是法国,有56%的人认为中国是一种威胁,另一头是荷兰,只有22%的人觉得中国是威胁。欧洲金融稳定基金宣布向中国寻求救助资金时,民众的直接反应也呈现出类似的分歧。
也许,目前最大的问题是,鉴于目前欧盟政治脆弱,中国投资很有可能加以利用,导致欧洲一盘散沙。首先,对于是否愿意接受中国投资,欧洲的意见不一,从政界到文化圈都有反对的声音。其次,欧盟层面目前没有审查外国投资资格的机制(除非以竞争政策的名义)。第三,欧洲国家自然会相互竞争,运用各种优惠条件吸引中国投资。所有的这一切有可能联手形成一场完美风暴,摧毁欧洲的团结。
不出意外,中国在欧洲的投资将激增,带来巨大的机遇;毕竟,比起欧洲公司去东方聘用中国工人,还是中国公司到欧洲来聘用本地工人对欧盟更有利。但是,为了保证这项投资真正拯救欧洲经济,欧洲人必须要小心谨慎、统一口径,以防中国各个击破、分而治之,迫使欧洲做出根本性让步,枉留历史笑柄。

索菲•莫尼耶(Sophie Meunier)是伍德罗•威尔逊学院公共和国际事务的研究学者,普林斯顿大学欧盟计划的合作主管。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2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中国有你的脚印吗?

美媒:全球最佳CEO



Justice  编译




      2011年尚未过半,上周六出版的美国《巴伦周刊》就评出了本年度全球30位最佳CEO(首席执行官),名单如下:

      1、杰夫•贝索斯(亚马逊公司)

      2、卡洛斯•布里托(百威英博公司)

      3、沃伦•巴菲特(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

      4、杰米•戴蒙(摩根大通公司)

      5、沃伦•伊斯特(ARM控股公司)

      6、拉里•埃里森(甲骨文公司)

      7、拉里•芬克(贝莱德公司)

      8、里德•黑斯廷斯(奈飞公司)

      9、史蒂夫•乔布斯(苹果公司)

      10、高瑞斯(必和必拓公司)

      11、博珂龙(阿尔斯通公司

      12、罗旭德(西门子公司)

      13、马化腾(腾讯公司)

      14、御手洗富士夫(佳能公司)

      15、艾伦•马拉利(福特公司)

      16、戈登•尼克松(加拿大皇家银行)

      17、戴维•诺瓦克(百盛集团)

      18、迈克尔•奥利里(瑞安航空)

      19、塞缪尔•珀尔米萨诺(IBM公司)

      20、乐裕民(利丰集团)

      21、冼博德(渣打银行)

      22、吉姆•西内格(好市多仓储公司)

      23、吉姆•斯金纳(麦当劳)

      24、弗雷德•史密斯(联邦快递公司)

      25、蒂姆•索尔索(康明斯公司)

      26、雷克斯•蒂勒森(埃克森美孚公司)

      27、约瑟夫•图奇(EMC公司)

      28、迈尔斯•怀特(雅培制药公司)

      29、史蒂夫•温(永利度假公司)

      30、迪特尔•策彻(戴勒姆公司)

      鉴于全球有一半人口在亚洲,而且亚洲正日益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从而任何渴求在21世纪实现业绩大幅增长的大公司,必定都制定了针对亚洲市场的计划,因此,该刊在评选本年度全球30位最佳CEO时,很看重每位候选人在亚洲以及其他发展中地区市场的表现。

      例如,博彩大亨永利度假公司的史蒂夫•温,就在中国澳门于2002年寻找赌场开发商时,抢得了其中一个令人垂涎的牌照。去年,该公司在澳门两家赌场酒店的税前现金流为8.93亿美元,系其两家拉斯维加斯赌场酒店的3倍。

      又如,百胜集团的CEO戴维•诺瓦克执掌百胜十年,从未放松在中国的扩张,还计划将其旗下肯德基的中国门店数量,由现在的3300家增加至1.5万家。目前,中国是该集团最大的单一赢利市场:2010年,其在中国的收入,已由1998年的2000万美元升至7.55亿美元。

      当然,上榜的CEO们均具有全球视野,并未忽视世界上的其他市场。

      能够进入榜单的CEO,都具有远见,都极具管理能力。例如,百威英博公司的卡洛斯•布里托,就将南美一家酿酒厂打造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啤酒公司。他运用精简化、扁平化的管理模式经营公司,采用的物质刺激不多,在员工升职方面不看中资历,鼓励员工发挥想象力。

      该刊本次遴选最佳CEO时,要求候选人至少在该CEO的岗位上做满了3年,而且优先从市值不少于50亿美元的公司中挑选本年度的最佳CEO。

      被评为最佳的大多数CEO,在其任职期间,所在公司的股票表现均好于大市,有许多是大幅领先于大市。最佳CEO所在公司的股价,在过去12个月,平均上涨了24%,而标准普尔500股票指数的同期涨幅只有9.6%。

      毫无疑问,世界上最具价值的CEO,是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他把一家无甚价值的个人电脑生产商改造成了美国股市市值第二高的公司。目前,苹果市值为3150亿美元,仅次于埃克森美孚公司。乔布斯通过推出一系列世界各地消费者必购的产品而取得上述成就。乔布斯不屑于做市场研究,但是,他具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在消费者还不清楚自己需要什么样的产品时,他就知道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产品。

      入选的一些CEO,在同龄人早已经退休后,仍然在工作岗位上展现创业激情。最突出的是年龄高达80岁的沃伦•巴菲特,似乎是越老越突出。巴菲特之所以是投资天才,就在于其极其勤奋工作。在前不久的一个星期六,他花了数个小时研读其伯克希尔公司拥有大笔投资的富国银行“10—K”年度报表。其实,无须如此研读该份报表,他一样可以掌握富国银行的最新动态。正是因为巴菲特这么投入工作,才造就了伯克希尔公司在其执掌期间表现非凡,股价从20美元一路涨至12.7万美元。

      另一老当益壮的,是目前拥有582家仓储式会员店的好市多仓储公司创始人兼CEO吉姆•西内格。他虽然已年届75岁高龄,但仍然把出差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的,每年都要一一视察大多数会员店。

      在六年前,巴菲特、西内格等上榜CEO的名字,除华尔街外,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

      腾讯公司的CEO马化腾,也被该刊选入2011年度最佳CEO。

      《巴伦周刊》自2005年开始推出年度30位最佳CEO名单。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新浪微博达人勋

荣誉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1-11-12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胀与流动性,相伴拟或有顺序优先?

央行的两个目标
Kelsi1014于2011-11-11 16:30:41翻译
此文中长句较多。

Tags:通胀与流通性  
牛津 - 中央银行现在的目标不仅仅是通胀,还包括流动性。过去十年的信贷繁荣突显了只关注价格的不足,并强调了货币当局对于检测一个国家(或欧洲央行和欧元区中的国家团体)的金融机构的重要性。宏观审慎监管是中央银行所要掌握的新技能,以补充他们已成型的通胀目标机制。



这种重心的转移会从根本上改变货币政策,但是好还是坏?英格兰银行可能会迈出转移的步伐,但欧洲央行和美联储会也采取更多的金融监管措施。事实上,欧洲央行的欧洲系统性风险委员会和英国的新财政政策委员会(FPC)职能相似。

安迪霍尔丹是英格兰银行负责金融稳定的执行董事兼FPC的成员,最近在与他的讨论末尾,我问:“如果通胀率高而贷款率低,将会怎样?在这种情况下,英格兰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MPC)将会倾向于提高利率,而FPC则希望放松银根。



我仍旧在琢磨我向霍尔丹提出的问题,因为从目前来看,已无法避免出现这种矛盾政策。



过去的十年 - 直到2008年9月雷曼兄弟倒闭 - 被称为“大稳定”时代,那段低通胀和大增长的时期有了多项重大新发展,如新兴市场被纳入全球经济体系中、主要央行在90年代通过以通胀为目标的机制等。在英国,英格兰银行在1997年独立,并设立了每年2%的通胀目标。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物价保持了稳定,从而支持了高速增长。但是,这也意味着国际范围内的信贷繁荣没有受到监管,导致了现代社会中最大的泡沫破裂,包括银行系统几乎崩溃。

由于1997年英国制度的变革,金融监管的权利被交到了金融服务管理局(FSA)的手中。但FSA很快被FPC所取代,建立了一个更好的体系以避免“叠床架屋”无人负责的局面。 FPC如今已是英格兰银行的一部分,这意味着货币政策多少会考虑金融部门的利益。



这种变化反映了央行行长们的观点:若要以信贷或流动性为目标,需要另寻工具。英格兰银行副行长查理·本近期的调查表明,利率对市场反应迟缓,若用其戳破房市泡沫,将会给整体经济带来损害。因此,FPC更愿意用资本比率或贷款估值比率的方式实行对流动性的监管。同时,在英格兰银行中利用两种手段达成两个目标(流动性和通胀)将能确保政策的协调性。



但如果两个目标有冲突该怎么办?在危机爆发前的“大缓和”时期,通过管制工具限定放贷或许能起作用,因为它不太可能会像加息那样推动经济陷入通缩。但是这不是现在所面临的问题。



目前的问题是,衡量私人贷款的指标——货币总量(M4)正在十年以来的最低点,而通胀指数高出英格兰银行所预期的两倍。如果FPC降低资金需求以鼓励借贷,而MPC提升利率以抑制通胀,银行们将会面临竞争压力,放松贷款政策将会与更高的成本冲突。因为FPC和MPC都依赖于银行之间运行的货币传递机制,要把通胀目标和维持流动性分开并不容易。



全球监管也增加了复杂性。各国可能会协调实行反周期的监管措施,从而防止周围资本跨国界流动。但是,各国商业周期很有可能不协调,那又该怎么办?毕竟,在英国鼓励增加贷款的时候,中国实行的是信贷紧缩的政策。



与英国更接近的欧洲央行,由于担心银行“产生依赖心理”,也慢慢进入紧缩周期,同时撤回了在危机期间投入的数十亿欧元流动资金。它真的会为了与英格兰银行保持一致而放松资本需求吗?



同样,这样的政策在过去低通胀率和贷款剧增的十年中能起效。但是,时代已变迁,货币政策当然也得做出相应调整。问题是,如果FPC在央行中变得像货币政策委员会那么重要,当他们产生冲突时,我们该优先考虑哪一个?
长有短处,短有长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海风股票论坛 ( 闽ICP备05030991号-1 )|网站地图

GMT+8, 2017-10-19 13:3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